♪♫♬織.月♬♫♪

關於部落格
暗殺教室、嘎修中心
  • 76991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假戲真做④(業渚,BL)

 





 
 
 
 
 
 
 
 
對潮田渚而言,赤羽業是憧憬的對象。
帥氣的外表、挺拔的身材、瀟灑的行事風格,還有聰明的頭腦和打鬥的身手,
如果沒有惡魔般的性格可說是幾乎集所有優點於一身,
潮田渚有時甚至會覺得上天實在不公平。
 
可是這樣的業君願意接近自己,和自己做朋友,
雖然曾經一度疏遠,但再次同班的兩人又漸漸回到中學一年級初識後的相處模式。
 
 
 
……這樣就好。渚心想。
業君的感覺是很敏銳的,如果被察覺除了憧憬之外的其他感情可能又會被疏遠的吧。
每次被那對金棕色的眼眸直視的時候總有從頭到腳從裡到外被X光掃射的感覺,
什麼都會被那對眼睛的主人看透的感覺。
 
 
 
 
 
 
 
 
 
 
「那麼,現在就發下昨天隨堂小考的試卷。」
殺老師用他20馬赫的速度在話還沒說完的時候將全部的試卷發還給所有學生。
「為師這次出的題目比較偏難,如果成績不理想的話也別氣餒,下次再好好努力吧!」
黃色章魚輕輕舞動觸手,語調也比授課時柔和許多,像是在安慰學生們;
感受到講台上的老師心意的潮田渚放鬆地垂下了肩膀,嘴角泛著一絲笑容,
周遭也有不少同學發出鬆了一口氣的嘆息。
 
 
 
「……真不愧是業君呢……」
渚利用課間休息時間向業借試卷來對答案,
拜殺老師教學相當用心每個人的試卷內容難度都不大相同之賜,
只有寥寥幾題是相同的,其他甚至連題目都看不懂,
也難怪渚會對試卷上的滿分下如此的評語。
 
此時的業正撫著下顎,盯著渚的試卷,似乎是在思考什麼。
 
「業君?」渚抬起頭望著沉吟中的業。
「……渚君,放學之後有空嗎?」
業的視線從渚的考卷上移開,和座位上的渚對望。
「嗯……應該沒什麼事吧,怎麼了?」水藍髮少年一臉疑惑。
 
 
「……放學後來我家補習吧,如何?」
紅髮少年此話一出,水藍髮少年立刻感到被好幾個人盯著瞧的不適感,
尤其是在業身後的金髮少女和講台上的黃色章魚,
這兩人打量自己的視線特別讓人感到不舒服!
「呃……等等這也太突然了吧業君——」就算現在跟家裡講也太晚了啊!
「這倒好解決,」業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
「渚君跟伯母聯絡的時候就把我上學期考試的名次報上去就沒問題了。」
「唔……」
渚有時候會覺得,說不定業比自己更瞭解自己的母親,
「今天要在資優生的家裡補習」這類有助於成績進步的事情母親是絕對會同意的。
 
「渚同學你就答應吧,為師很樂見學生互相討論課業的喔!」
黃色章魚唰地變成了粉紅色,附帶周圍愛心泡泡特效。
「我說為什麼殺老師會變成粉紅色啦!!!」
激動地吐槽的渚幾乎是從座位上彈起來的。
「業你這直球也丟得太大膽了吧——」
中村莉櫻則是用手肘頂了頂業的後背,悄聲說道。
「囉唆!」業有些惱怒地撥開金髮少女的手。
 
 
 
 
——結果還不到一堂課的時間,全班同學都知道潮田渚放學後要去赤羽業家補習的事。
 
 
 
 
 
 
 
 
 
 
渚的母親聽到自己兒子要去資優生同學家補習時的反應就如業的預期,
他刻意忽視身旁紅髮少年的得意神情,掛斷了和母親的通話。
 
 
「打擾了——」
水藍髮少年跟著紅髮少年進了屋內,前者禮貌性的打了招呼,即使他曉得不會有任何回應。
 
赤羽業的父母因為投資發了大財,兩人便開始過著環遊世界各地的生活,
獨留兒子在日本繼續升學。
也多虧業獨立自主的個性,一個人生活完全沒有問題,
換做其他人大概不出幾個月就會被刊登在社會新聞版面了吧。
 
在中學一年級,兩人走得比較近的時候,渚曾來過業家,
這是一棟兩層樓高的獨棟建築,客廳廚房等公共空間在一樓,二樓則是臥房和浴室。
屋內的擺設沒什麼變,令潮田渚有些訝異的是屋內一點也不髒亂——甚至可說是非常整齊乾淨。
業領著渚來到自己的房間,開了空調,從房間的一角拉出一張和式矮桌和兩張座墊,
他問渚想喝什麼,說著便離開房間走下樓去拿飲料,示意渚先坐著等他。
 
渚在等待的時間環視了一下周遭,書櫃的書比以前更多了,也多了不少遊戲片和電影DVD,
遊戲主機穩穩的收在液晶螢幕底下的玻璃矮櫃裡,
書桌上放著房間主人常常把玩的3DSLL,文具和這學期的參考書也擺在書桌上,
這些東西的共通點是,都分門別類擺放得相當整齊,就和以前一樣,
唯一勉強可說是格格不入的地方是床,業大概是起床懶得摺棉被的人。
 
 
……老實說還有點難想像業君在打掃房間的樣子哪。
渚泛著若有所思的笑。
 
 
「怎麼,我的房間很乾淨這點很奇怪嗎?」
不知道何時已經回來的房間主人一眼就看穿渚的心思,
赤羽業擺出輕佻的笑容,令渚看著有些心虛,不知道要怎麼回答。
「……畢竟是每天都會待的地方,如果太髒亂的話也會感到不舒服的吧。」
紅髮少年沒等對方做出回應便逕自回答了對方心中的疑問,
順手扭開烏龍茶的寶特瓶蓋,倒了兩杯,把其中一杯推到渚面前後便起身在書櫃前挑選參考書。
 
 
對於已經將所有教材都滾瓜爛熟的業,
在看過試卷答題狀況後就能明白渚在哪些部份的觀念比較不足。
而讓渚感到和以往有很大不同的是,業的教法改變了。
以前的業只顧著用自己懂的方式為渚解說,也不管渚是否能理解;
現在則是用渚能聽懂的方式講解,就像殺老師那樣,
看似艱難的題目在業的解說之下變得簡單多了,
那低沉帶有磁性的嗓音令渚感到非常安心,
那是一種彷彿只要有業在,任何困難都能迎刃而解的安心感。
 
 
 
 
 
 
 
 
 
 
時間悄悄地流逝,
好不容易把試卷不懂的題目和題目背後帶到的觀念都理解的渚正在寫今天的回家作業,
坐在對面早一步把所有事情做完的業則是繼續他在課堂上預習過的高二數學。
 
大部分的同學都認為業是天才,任何事情不需要花費太多心力就能精通,
但是他們都沒有看過渚現在所看到的景象,
而且渚認為把這件事情說出去的話也沒多少人能夠想像。
 
赤羽業的學習能力和天賦才能是真的高人一等,
但渚認為業最厲害的是他的專注力。
就在業講解完試卷內容開始做自己的事情之後,到現在渚抬起頭注視著他的這段期間,
渚不論伸手倒飲料或是起身去洗手間等等,
業的目光從沒離開過手上的書本,甚至連眉毛都沒抬一下,
像現在業完全沒有意識到對面的水藍髮少年正凝視著自己。
 
 
潮田渚很喜歡業專注在某樣事物上的神情,當然這是藏在內心深處的小秘密。
 
 
 
或許是因為坐在對面的人兒停下了筆好長一段時間,少了書寫的沙沙聲當背景音樂,
也可能只是因為生理時鐘作祟,業的視線移開了書本,
恰巧就對上了那雙湖水藍眼眸。
 
「啊,抱歉抱歉,完全沒注意到時間呢。」
業闔上書本,用一貫輕鬆的語調問道:「渚君肚子餓了嗎?要不要吃點東西?」
「呃……好啊……」
完全沒有料到會和業對視的渚點了點頭,掩飾因害羞而微紅的臉頰,
但在赤羽業眼中這舉動無疑是此地無銀三百兩。
「冰箱裡還有些食材,我就隨便弄弄吧。」業說著便起身準備離開房間。
「欸?那,我也來幫忙吧!」
「可以啊,那麼渚君先把這頁習題做完吧!」
業一邊翻著數學參考書,臉上掛著的是小惡魔般的壞笑,
讓渚突然感覺背脊一陣發涼。
 
 
「……我說連題目都看不懂是要怎麼做啦……」
房間的主人下樓去了,留渚一人在房裡對著一整頁空白的資優題直發愣。
 
不需要我幫忙的話可以直接說沒關係啊……業君還真是不坦率。
 
 
 
那頁習題在紅髮少年端著托盤回到房間的時候依舊沒有動過,
紅髮少年也沒有去在意,或者該說那也在他的預料之中。
烤麵包、培根和火腿的香味就在赤羽業回到房間的時候從托盤飄散開來,
潮田渚剛好在這時完成了他的作業,
順勢清理一下擱在矮桌上的書本和文具好讓對方把托盤放下,
這時才看到剛才香味的來源,是三明治。
 
說實在的,潮田渚很難想像眼前的紅髮少年親自下廚的樣子,對眼前的食物有點沒信心,
不過在對方直勾勾望著自己的催促眼神下,
還是動手拿了一個三明治,輕輕道了聲「我開動了」,然後咬下一口。
「……好吃。」潮田渚感到微微吃驚,卻還是直率地把自己的感覺脫口而出,
赤羽業聽見對方的反應,露出滿意的笑容,也開始享用他自己做的晚餐。
 
 
 
「……有點難想像業君會下廚呢。」
在灌下一大杯冰牛奶後,渚合掌道了聲「謝謝招待」後開口說道。
「嗯?會很意外嗎?」業吸了一口草莓歐蕾:
「一個人住會做一些料理很正常吧,當然論廚藝是比不上渚君就是了。」
「呃……」對方突如其來的稱讚害渚不知道該回答什麼,
飄上臉頰的兩朵紅雲倒是確切地反應了渚現在的害羞心情。
 
一通電話適時響起,打破了有些尷尬的氣氛,
對渚而言是得救了,他接起自己的手機。
「喂?媽媽?」
 
赤羽業感到有些失望,因為剛剛臉紅的渚實在太可愛了,
本想再多捉弄一下的,卻在這時來了電話,
只好繼續啜飲他的草莓歐蕾,靜待對方講完電話。
 
 
「……嗯,我知道了,請媽媽別擔心,晚安。」
渚掛斷電話,臉上的表情有點微妙。
「怎麼了?」業問道。
「媽媽說她今晚要加班,不會回家。」渚露出苦笑。
「欸——那麼,渚君要在這裡住一晚嗎?」
慣例的悠閒語調,不過藏不住紅髮少年的興奮之情。
「呃——沒關係嗎?」
渚顯得有些猶豫,畢竟已經麻煩對方指導功課,還吃了一頓免費的晚餐,
明天還要上課,這樣一直叨擾人家不好吧?
「沒關係啊,渚君你就睡我的床吧。」
喝完了草莓歐蕾的業撐著臉頰打量著渚現在的表情:
「畢竟現在時間也不早了,走夜路還挺危險的。」
「嗯……說得也是呢,那只好繼續打擾業君了。」
渚帶著有些不好意思的笑容,搔了搔自己的後腦杓說道。
 
 
 
 
 
 
 
 
 
 
洗完澡回到自己房間的赤羽業發現先洗好澡的潮田渚已經疲累到躺在床上睡著了
連棉被都沒蓋,縮成一團的瘦小身體不禁讓人聯想到可愛的小動物。
 
業放輕腳步和動作,深怕吵醒已被打橫抱在自己懷裡的人兒,
重新調整姿勢讓水藍髮少年躺好,蓋上被子。
望著渚的睡顏,業感到一股睡意沒來由地襲向自己,
最後他決定關掉房內的燈,爬到床的另一側。
 
似乎是在意識朦朧中感覺到身旁突然多了個重量,
半夢半醒間的水藍髮少年翻了個身,正好和紅髮少年面對面,
他伸出手四處揮動彷彿想要抓住什麼,就在碰到紅髮少年橫躺的身體後停了下來,
整個人就往對方的胸膛裡再次縮成一團。
 
面對潮田渚突如其來的無意識舉動,赤羽業先是一愣,
嘴角隨即滿意的上揚,順勢將對方攬進自己的懷抱中,
嗅著和自己相同的洗髮精和沐浴乳的香味,修長的手指輕輕把玩著水藍色髮絲,
在沉入夢鄉前輕聲向懷裡的人兒道了聲晚安。
 
 
 
 
 
 
 
 
 
 


TBC.
----------------------------------------------------------------------------------
總覺得他倆進展太緩慢了orz

真希望能有多一點時間打文QQ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