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織.月♬♫♪

關於部落格
暗殺教室、嘎修中心
  • 76991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假戲真做⑤(業渚,BL)

 
 
 
 
 
 
 
 
 
 
就如同往常的上學日,鬧鐘鈴聲盡責地在訂好的時間響起,
潮田渚下意識地伸長手臂摸索自己的手機,
但就在觸碰到床上另外一個人的時候立刻抽回自己的手臂,猛然驚醒。
映入眼簾的是赤羽業近在咫尺的睡顏,他的手臂正微微圈住自己的身體,
睡意似乎沒有被鬧鈴驅散,雙眼依舊是闔上的。
潮田渚終於在沒有驚動對方的狀態下摸到自己的手機,連忙將鬧鈴關掉,
意識就在這麼一折騰下完全清醒,但卻沒有起床的打算。
 
 
這是潮田渚第一次在這麼近的距離下看著赤羽業的睡顏。
 
 
睡著了的紅髮少年少了平常的傲氣,看起來就像是個普通的中學生,
從兩人初識以來就令渚覺得相當帥氣的面容讓他移不開視線,
不知為何,此時的潮田渚不自覺地感到臉紅心跳。
 
有一種想要再更靠近一點的衝動。
 
 
 
可是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衝動?
 
 
 
 
正當潮田渚的內心正在天人交戰的時候,在他面前的紅髮少年已經悠悠轉醒。
出現在赤羽業朦朧的視野裡的,是雙頰微微泛紅的潮田渚,
他的嘴角勾起一個不懷好意的笑,
一恢復意識就散發小惡魔氣息的他和睡著時給人的感覺天差地遠。
 
「早安啊,渚君。」
「早……早安,業君。」
潮田渚發現自己不敢直視眼前的紅髮少年,連忙別開視線,
這讓對方有了可乘之機,一股溫熱溼潤的觸感覆上了自己的額頭。
 
「早安吻。」赤羽業帶著滿意的笑容和絕佳的好心情坐起身:
「再不快起床的話就要遲到囉,渚君。」
「呃……嗯……」
潮田渚滿臉羞紅,他伸出手摀著自己的額頭,那動作彷彿是摀住的地方被打了一拳似的,
或許對他而言剛剛那個吻帶來的衝擊性確實可以這麼比喻,可是——
 
 
 
——心頭癢癢的。
 
 
 
 
水藍髮少年連忙甩甩頭,迅速坐起身,無視紅髮少年「這樣的渚君真可愛呢——」的調侃,
再度把心中浮現的疑惑和衝動,還有明明跟業睡同一張床卻沒有感到任何排斥的感受一併壓了下去,
但額上的吻,那個觸感,卻一直揮之不去。
 
 
 
 
 
 
 
 
 
 
赤羽業和潮田渚正在交往,是假裝的。
 
才不過短短幾天,班上的同學已經習慣那一紅一藍的身影同時出現在教室門口的情景,
不過今天圍繞在兩人間的氣氛很明顯的不太對勁。
潮田渚一早就滿臉通紅,立刻被鄰座的綠髮少女關心是不是感冒發燒,
渚連忙搖頭否認,隨即被金髮藍眼的少女戳臉頰:「少來了,明明就有事——」
中村莉櫻隨即語氣一沉:「昨天放學後在業家發生了什麼事對吧——」
 
這句話就像是開關,今早的畫面立即浮現在渚的腦海裡,
他努力地維持平靜的表情,死命搖頭否認,但雙頰的紅雲還是露了餡。
「嘿——」正當中村莉櫻要再度開口逼問時,殺老師剛好走進教室要大家準備上課,
渚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在內心對殺老師感謝了千萬遍,這才拿出課本。
在殺老師開始講課前,渚偷偷往後瞥了一眼,以為業會對早上的事情耿耿於懷,
但對方依舊是一派悠哉悠哉的樣子,漫不經心地轉著手上的自動筆,
不需要聽課的他把專注力擺在眼前的預習進度上。
 
 
看見此情景的渚暗自咒罵擔心赤羽業的自己活像是個笨蛋。
 
 
 
 
一整天下來,潮田渚發現自己沒辦法好好專心,
就連體育課的時候揮刀出招也有些反應不及,
被烏間老師一句「你今天有點反常,出刀有些猶豫,先到旁邊休息一下吧」請下場。
 
「欸,業。」一旁正在熱身的杉野友人見狀,叫了在身旁的紅髮少年的名字。
「嗯?」已經和烏間老師演練過的業收回正在觀戰的視線,「怎麼了,杉野?」
「你是不是有對渚做了什麼?」杉野疑問的語氣帶有一些敵意:
「如果是我搞錯了的話我道歉,但今天的渚真的有點奇怪……」
「我沒有對渚君做什麼啊,」業的語氣涼涼的:
「要怪就怪殺老師沒事玩什麼國王遊戲,讓我和渚君交往一個禮拜囉,」
業的嘴角勾起一個不懷好意的弧度:
「既然是在交往中的情侶,作一些親密動作也不過份吧?」
 
果然有做了什麼對吧——!杉野友人忍住不把這句吐槽說出口。
杉野本打算繼續追問,就在這時烏間老師已經喊到他的名字,只好作罷。
他在走向操場時和潮田渚擦身而過,渚笑著對他說聲加油,隨即往業的方向走去。
「辛苦啦,渚君。」業遞給渚一條乾淨的毛巾還有水壺。
「嗯,謝謝你,業君。」渚綻開笑顏。
 
 
杉野忍不住回頭看了一下那兩位同班同學的互動,沒有什麼異常,就和往常一樣。
是自己多心了嗎?不過渚似乎有些在避免和業有肢體接觸的感覺啊。
 
 
 
 
 
 
 
 
 
 
其實昨晚業把渚抱起來調整睡眠姿勢的時候,
渚雖然沒有睜開眼睛卻有意識到這件事,
當然也包括對於自己往業的懷裡縮的舉動。
 
業雖然很愛惡作劇、愛捉弄人,但渚覺得只要待在業的身邊就有一種莫名的安心感,
加上業常常會對自己表露一些若有似無,自己卻能敏銳察覺到的溫柔體貼,
對業的憧憬,對業的友誼……似乎就在朝夕相處下慢慢變質。
 
但是這樣的心態,業君能夠接受嗎?
會不會因為被業君察覺到後,兩人的友誼關係就到此為止?
潮田渚有時會這麼煩惱著。
 
 
托殺老師的國王遊戲所賜,雖然是假裝,一開始也很害羞,
渚也摸不清現在業對他做的親密舉動是認真的還是只是玩玩,
但渚的心中有個聲音,希望這樣的交往關係能夠一直延續下去。
 
 
 
 
 
 
好不容易捱到了放學,紅髮少年一如往常的在教室門口等著水藍髮少年收拾東西。
潮田渚已經習慣跟著眼前的紅髮少年一起放學回家,
但當對方伸出的手觸碰到自己的手時,
先是如觸電一般縮了一下,才慢慢伸向對方的掌心。
赤羽業對水藍髮少年的反應微微一愣,
在感受到對方的手指扣入自己的指間後才握緊了對方的手。
 
「走吧。」
「嗯。」
 
 
 
一路上,多少都會寒暄幾句的兩人都沒有開口說話,
不尋常的沉默令潮田渚的思緒更加混亂。
 
他很想知道,這幾天赤羽業對自己的親密舉動究竟是認真的還是只是配合演戲?
但這種問題……問?不問?潮田渚的內心正處於天人交戰中,
當他正猶豫要不要開口時,對方先一步說話了。
 
 
「抱歉抱歉,看來我今早對渚君做的事情有點超過呢,」
赤羽業道歉的語氣聽來還是一派輕鬆,
不過投射過來的專注視線和臉上的表情充分顯示他是很認真的在道歉:
「看渚君整天心神不寧的樣子,難道還在介意那個早安吻?」
 
關鍵字又惹得潮田渚的臉頰泛起紅暈。
 
「……那、那個,業君……」水藍髮少年連忙開口回應:
「早上那件事情,只是來得有點突然……其實我並不會感到討厭什麼的……」
潮田渚最後決定把內心的感受說出來,有點支支吾吾的他或許還有什麼想表達,
卻被對方突如其來的舉動打斷。
 
 
赤羽業一把攬過潮田渚的肩頭,收緊臂彎把水藍髮少年整個人納入自己懷裡,
16公分的身高差讓水藍髮少年的頭直接埋在紅髮少年的胸前,
在這零距離的狀況下,感受對方的體溫、平穩的呼吸節奏,和微微加速的心跳聲。
 
「業……業君?」
「沒什麼,就只是想抱抱渚君,」業一臉滿足地摩挲渚的後背:
「因為剛剛害羞不知道要說什麼的渚君太可愛了。」
「……這算稱讚嗎……」
力氣不大的渚決定放棄掙脫,已無力吐槽的他就順著對方的意,
整個人放鬆將全身的重量順勢往對方的懷抱裡倒。
 
 
——不想離開這令人安心又可靠的懷抱。
 
——不想放開這讓人珍視的重要存在。
 
 
 
 
此時他們的感官世界只剩下彼此,對於時間的流逝毫無察覺,
甚至完全沒發現躲在一旁偷拍的殺老師。
 
 
 
 
 
 
 
 
 
 
「渚君,明天有空嗎?」
陪著渚回家的業在渚家門前道別時開口問道。
「嗯……週末都沒有安排……啊,對了,」
渚突然想到了什麼,他立刻伸手在書包裡翻找東西:
「自從上次殺老師帶我們去夏威夷看電影之後,很久都沒有進電影院了。」
最後他拉出兩張電影票:
「要一起去看電影嗎,業君?」
 
對於想要邀請的對象先對自己發出邀請的狀況,赤羽業微微一愣,
隨即恢復了往常的輕鬆表情:
「真巧呢,我這裡有遊樂園的門票,不如我們先看早場電影再去遊樂園玩吧,渚君。」
「好啊!」潮田渚綻開大大的笑顏。
 
 
「……不過話說回來,為什麼渚君會有電影免費優待票?」赤羽業問道。
「業君也是啊,為什麼會有遊樂園的門票呢……」潮田渚露出疑惑的表情。
 
「……啊。」兩人同時發出了聲音。
「是殺老師給的吧?這傢伙真愛管閒事呢。」業扇了扇手中的入園門票。
「……是啊……」想說的話先一步被對方說出口,渚最後選擇附和。
 
 
「那麼,明天見囉,渚君。」
在夕陽橘黃色的光線照耀下,紅髮少年的笑容顯得更加溫暖。
「嗯,業君明天見!」水藍髮少年也回以笑容,向對方揮揮手。
 
 
 
 
 
 
但此時兩人所惦記的是,國王遊戲一個星期的期限,就到這個週末。
國王遊戲的效力結束之後,彼此之間的距離會不會發生什麼變化?
 
 
兩人都沒有再多想。
 
 
 







TBC.
----------------------------------------------------------------------------------------
就快進到正題了就快進到正題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