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織.月♬♫♪

關於部落格
暗殺教室、嘎修中心
  • 76991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E班吻技排行的腦補XDD
















 
 
 
 
 
 
伊莉娜.葉拉維琪非常後悔當初在課堂上點名赤羽業回答問題。
 
 
 
那不過是為了賭一口氣,她從剛來這間教室執行暗殺任務時就看這個紅毛小子不順眼,
從剛見面時就覺得這小鬼狂妄自大、目無尊長,甚至還幫自己取了個「bitch」的綽號,
這等屈辱她當然嚥不下去!
 
 
說巧不巧,常常蹺課的赤羽業這天似乎心血來潮想乖乖聽課,
伊莉娜自然不會放過這個可以復仇的好機會,
她在黑板上用龍飛鳳舞的書寫體寫下對中學生而言算是艱澀的句子,
然後指名赤羽業上台回答。
 
只見被點名的紅髮少年從容地走上台,從頭到尾都保持輕鬆的微笑,
幾乎沒有猶豫就寫出了標準答案。
這當然在伊莉娜的預料之內,從第一學期期中考的成績就知道紅髮少年的學力強大,
以她精通各國語言的能力,雖然也不是不能從英文知識上取勝,
不過要狠狠教訓這小鬼,還是用自己的得意技最保險。
伊莉娜從一開始就將重頭戲擺在學生答題正確後作為獎勵的法式深吻,
先前被點名過的學生不論答對還是答錯都逃不過她的吻,
她最期待的就是親眼目睹面前的紅毛小子被吻得面紅耳赤、全身僵硬的樣子,
就和先前被「獎勵」或「處罰」過的學生們一樣。
 
 
伊莉娜纖細的手臂勾住赤羽業的後頸,唇瓣順勢貼上對方的唇,
她對紅髮少年微微驚訝的表情感到滿意,
舌葉挑逗著對方的牙關,像是在引導似地勾引著對方讓自己的舌瓣能更深入,
整個動作行雲流水,對伊莉娜而言就像吃飯喝水一樣簡單自然。
台下的學生們對這特別的「獎勵」早已見怪不怪,
頂多就只有擺出不耐煩希望趕快繼續上課的表情。
 
 
但很快地伊莉娜就發現了,眼前的紅毛小鬼驚訝的表情已不復在,
又恢復往常一派輕鬆悠閒的神情。
紅髮少年金棕色的眼眸閃過狡黠的光芒,
他用身高上的優勢讓金髮女子微微向後傾,
背對著台下的右手臂順勢摟著金髮女子的腰際,
口內的主導權此時也不在伊莉娜這裡,
紅髮少年靈活的舌葉開始侵城掠地,
不僅成功突破牙齒的防線,將對方的領地舔了個遍,還更深入地撥弄對方的情緒。
 
 
覺得臉頰發燙的伊莉娜在心中暗叫不妙,
以她豐富的暗殺資歷總有遇到幾個吻技在自己之上的暗殺對象,
但是被一個中學生搶走親吻的主導權,這還是第一次。
 
 
 
……哪有中學生接吻還能擺出這麼氣定神閒的表情啊!!
真是,一點都不可愛!!!
 
 
這麼在心中吐槽的伊莉娜推開了赤羽業,
用冷淡的語氣和表情掩飾適才將要一觸即發的欲望,請紅髮少年回座。
赤羽業的允諾拉了一個長長的單音,
走下台時正好和在教室前方座位,綁著雙馬尾的水藍髮少年四目相對,
他朝著水藍髮少年吐了吐舌,而後安分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好。
 
 
 
接下來的英文課時間對整個E班而言堪稱是這一整學年最正常的英文課,
伊莉娜一本正經地講課,雖然時不時地點學生回答問題,
卻沒有再給特殊的獎勵或處罰。
 
對伊莉娜而言這應該是她覺得最漫長的一堂課,
好不容易盼到下課鐘聲響起,
她立刻把講課內容告一段落,隨即衝出教室,頭也不回。
 
 
而此刻的伊莉娜發誓,她再也不在自己的課堂上指名赤羽業。
 
 
 
 
 
 
 
 
 
 
教職員室的門被伊莉娜重重地關上,震落了不少陳年粉塵。
 
身為暗殺目標的黃色章魚不在,
只有四個座位的職員室只有伊莉娜自己和正對著筆記型電腦螢幕辦公的烏間惟臣。
專注於手邊工作的烏間對剛才門碰撞發出的巨大聲響完全沒有理會,
不過他可以感受得到入門的同事情緒不太好,
基於關心同儕的心理,烏間惟臣隨口問了一句怎麼了,
隨即他感到後悔,因為接下來的一個小時他得忍受來自同儕如連珠砲般的抱怨,
大部分都和對方口中的紅毛小鬼有關,
還有會令他分心的撒嬌攻勢。
 
 
 
 
「業,我說你剛剛在課堂上對bitch老師做了什麼啊?」
在潮田渚後方座位的杉野友人對一下課就拎著草莓歐蕾過來和渚一起翻閱當期電影雜誌的赤羽業問道。
「嗯——也沒做什麼啊?」赤羽業聳聳肩:
「bitch老師很常在課堂上對我們施展她最得意的吻技啊。」
「不……總覺得有哪裡和平常不太一樣……」
今天的bitch老師太過正常了。
杉野本想繼續追問,不過對方似乎沒有要繼續回答的意願,只好結束這個話題。
 
 
一旁的潮田渚卻沒有看漏剛才赤羽業在回答杉野時那一閃即逝的惡作劇笑容,
從bitch老師企圖掩蓋的那又羞又惱的神情大概可以推知,
bitch老師可能想用吻技讓業吃癟,卻被業反將一軍。
 
 
潮田渚大概是班上唯一知道赤羽業為何這麼習慣接吻的人了。
 
理由之一是業的父母長年旅行在外,一年之中就只有回國兩三次,
業的母親每次回國都會對她的寶貝兒子來個闊別已久的深吻,
這樣熱情的母親是不少見,
可是會把「用吻技來訓練舌頭的靈活度給未來的女朋友幸福」拿來教導小孩的母親,
潮田渚不敢說全日本,至少在他所認識的同學家長中,赤羽伯母是唯一一個。
為什麼渚會知道這件事,是因為某次拜訪業家時正巧遇到業的父母回國,
之後發生的一切都被他親眼目擊。
業雖然沒有特別要渚不准提起這件事,不過渚也不是隨便把朋友的秘密到處宣傳的人。
 
 
至於理由之二,潮田渚更不可能說出口了。
 
 
 
……因為赤羽業現在熟練吻技的對象就是在吻技排行上被bitch老師列為第一名的自己。
 
 
 
 
 
 
 
 
 
 
 
 
 
 
 
 
FIN.
---------------------------------------------------------
腦補無限大XDDD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