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織.月♬♫♪

關於部落格
暗殺教室、嘎修中心
  • 76991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假戲真做⑥(業渚,BL)








 
 
 
 
 
 
 
 
昨晚幾乎是輾轉難眠的潮田渚在窗外漸漸變得光亮時放棄了繼續睡的念頭。
 
床上被隨意從衣櫃拉出來的衣物佔據,
而它們的主人正在鏡子前對自己的裝扮傷腦筋。
 
 
約莫半小時過後潮田渚才驚覺自己的行為活脫脫就是跟期待第一次約會的少女一樣,
對甚至考慮到穿女裝的自己感到羞愧之餘,最後決定簡單的裝扮,T恤搭牛仔褲就好。
水藍髮少年將散落在床上的衣物收拾整齊,放回衣櫃內,
梳洗穿戴整齊,出門前朝時鐘瞥了一眼,距離約定時間還有很充裕的空檔,
確保不會遲到之後輕輕道了句「我出門了」,關上了家門。
 
 
 
 
 
 
 
 
 
 
一如預期,在約定時間快到的時候來到見面的地點,
潮田渚遠遠地就看到那一抹顯眼的紅髮。
赤羽業出乎潮田渚意料的早到,明明也是時間快到了才會出現的人呢……
 
「早安,業君。」水藍髮少年臉上的笑容就像朝陽般溫暖。
「早安啊,渚君。」紅髮少年摘下連結手機音樂的黑色耳塞式耳機:
「渚君有想好要看什麼電影了嗎?」
 
赤羽業的裝扮和暑假在普久間島時差不多,
黑色的牛仔褲,左側腰間繫了一條銀鍊,
上衣是黑色的無袖汗衫外披了一件紅白相間格紋短袖襯衫當外套。
 
「嗯……」水藍髮少年從背包裡拿出一本當期的電影雜誌,指著封面:
「我想看這部,剛好今天上映!而且是那佐尼導演的新作品,業君應該也想看的吧?」
「嘿——」紅髮少年接過雜誌,毫不掩飾對喜愛的導演執導的新作品期待的神情:
「原本以為那佐尼導音速忍者續作的這段期間應該就沒有新作品了,渚君消息真靈通呢——」
「其實業君早就知道有這部電影的吧。」渚打斷業的話。
 
喜歡的導演有新作品,身為忠實粉絲的業不可能不知道。
 
「哈哈,果然是渚君呢。」業笑道,把雜誌還給渚:
「那麼就決定是這部囉?」
「嗯!」渚點點頭。
 
 
兩人相偕走進電影院,手很自然地十指交扣,
從背影看過去,不知情的人還會以為他倆是一般去電影院約會的情侶。
雖然是假日早場,電影院仍舊擠滿了人,
業加深了握著渚的手的力道,就怕對方被人潮沖散,
渚也緊緊地回握,彷彿是在告訴對方自己還在,不要擔心。
 
 
 
直到兩人捧著可樂和爆米花坐定位,一直到電影播放結束,
那牽起的手未曾分開過。
 
 
 
 
 
從電影院離開的兩人決定在附近的速食店用餐,
一邊回味和討論剛才電影的情節。
 
咬著飲料吸管的紅髮少年微笑著看著面前的水藍髮少年對剛才那部電影發出衷心的讚嘆。
「原來塔羅牌四處翻飛的那幕還有這層意義在……!」
渚聽完業對電影裡一些場景的分析後,恍然大悟道。
「嗯,這就是這導演迷人的地方,」赤羽業將漢堡吃完後餘下的包裝紙揉成一團,放回托盤:
「他很喜歡把伏筆埋在一些需要仔細觀察才能注意到的細節裡。」
 
潮田渚一邊啃著手中的漢堡,雙眼直盯著正在長篇大論的赤羽業。
以前渚自己會在看完電影後上網搜尋一些專業影評人的文章,
從他人的評論角度重新看待自己觀看過的電影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自從和業因電影這相同的興趣認識以來一起看過不少電影,
也會在電影結束後一起討論劇情,
渚覺得業每次的影評和分析都很鉅細靡遺,甚至比過大部份的專業影評。
而且……渚覺得眼前充滿自信地表達個人見解的業相當帥氣。
 
 
「……嗯?渚君你有在聽我說話嗎?」
業舉起手在出了神的渚面前晃啊晃。
「……啊,抱歉,業君!」回過神的渚連忙道歉。
「渚君剛剛差點就把漢堡的包裝紙一起啃下去了喔。」業笑嘻嘻地回應。
「哪、哪有!」
為了掩飾自己的窘迫,潮田渚連忙把手中的食物塞進嘴裡,
拉過裝飲料的紙杯,灌下好幾口可樂。
 
赤羽業托著腮,嘴角彎起一個饒富興味的弧度,笑看眼前有些慌張的人兒。
 
 
 
這樣的渚君也好可愛啊。
 
 
 
 
 
 
 
 
 
 
假日的遊樂園也是人山人海,一些熱門的遊樂設施都排了長長的人龍。
「業君有打算要先玩什麼嗎?」
潮田渚向正在觀望要排哪個隊伍比較快玩到的赤羽業問道。
「嗯……果然還是『那個』了吧。」
業指了指不遠處,高度直逼20層樓,不但有幾乎和地面垂直的軌道,360度翻轉也沒少的雲霄飛車。
「呃……該說果然是業君嗎……」潮田渚只覺得背脊發涼,汗毛都豎起來了。
 
 
不出潮田渚所料,赤羽業非常喜歡緊張刺激危險性高的遊樂設施,
被拉著四處乘坐的渚也只能硬著頭皮奉陪到底,
下場就是臉色蒼白地癱在食物攤位附近的座椅上。
 
去買冷飲的赤羽業冷不防地將手上冰涼的可樂罐貼在潮田渚的臉頰,
被嚇到的渚整個人幾乎是從座椅彈起來的,
他帶著微慍盯著呵呵笑的紅髮少年。
業察覺到水藍髮少年的怒意,連忙將手中的可樂罐遞給對方:
「喝點冰的緩和一下情緒吧。」
「……嗯。」水藍髮少年接過飲料,拉開拉環,在沁涼的飲料滑入胃中後緊繃感確實減少不少。
 
「時間也不早了呢。」
啜飲著草莓歐蕾的紅髮少年望著昏黃的天色,
橘紅色的夕陽逐漸沒入地平線,
幾顆比較亮的星星已經在變得漆黑東方的夜空閃現。
「最後我們去坐那個好嗎,渚君?」
業指著就算是站在遊樂園入口也能看見的遊樂設施問道。
「好啊!」渚順著業的手指望向摩天輪,點頭答應。
 
 
隨著夜晚的來臨,街道上的路燈一盞一盞地亮起,接著是住宅的燈火,
各色各樣的人工光線和夜空的繁星相互輝映,
兩人乘坐的摩天輪車廂正好運行到最高處,美麗的夜景盡收眼底。
 
 
 
「……渚君。」業收回眺望的視線,輕喚坐在對面的水藍髮少年。
「嗯?」渚也收回視線,和業四目相對。
「今天過得開心嗎?」業問道。
「嗯,非常開心!」渚露出滿足的笑靨,業也回以微笑。
 
說巧不巧,突然颳起的一陣風晃動了摩天輪車廂,
雖然不至於到需要暫停機器的程度,
不過這讓剛好沒坐穩的潮田渚就這麼往前跌進赤羽業的懷抱中。
 
「啊,抱歉,業君……」
渚掙扎著想要爬起來坐好,卻被業順勢抱住。
渚就這麼縮在業的懷裡,感受從那結實的胸膛傳來的心跳聲,
嗅著對方的味道,還有享受那令人感到安心的體溫。
 
業修長的手指輕輕撫著渚的水藍色髮絲,髮香撲鼻而來,
感受著懷抱裡的人兒依偎著自己的感覺。
 
 
 
直到車廂回到地面之前,兩人都不曾分開。
 
 
 
 
 
 
 
 
 
 
「業君就送我到這裡就好了。」
渚對著經過車站時順便買了一瓶草莓歐蕾喝的業說道。
 
一如過往的幾天,業都會陪渚一起回家,今天也不例外。
 
 
「那麼業君再——」
「渚君。」
業打斷了渚的道別,牽著的手也沒有放開的意願。
「嗯?」
一臉疑惑的渚望著朝自己走近的業。
 
 
接下來的一切都發生得如此突然。
 
 
 
 
紅髮少年的唇瓣貼上了水藍髮少年的,
雙臂順勢將對方納入自己懷中,
柔軟的舌瓣似是挑逗,似是欲強行突入,最終突破防線,
恣意地舔舐水藍髮少年的口腔內部。
視線朦朧的渚下意識摟住對方的肩,喉間不自覺地發出舒服的低吟,
這讓業更加欲罷不能。
 
良久,兩人的唇才依依不捨的分開,
連著一條在月光照耀下更顯得曖昧的銀絲。
 
 
 
「那麼,晚安囉,渚君。」
業慢慢鬆開手臂,身體彷彿還眷戀著對方的體溫般不肯太快離去,
臉上的笑容倒映在渚那對湖水藍的眼瞳裡。
 
「……嗯,晚安,業君。」
渚佇立在自家門前目送業離去,直到對方的身影消失為止。
 
 
 
潮田渚這才緩緩伸出手撫上自己的唇,
這才意識到自己被吻了,被暗戀已久的對象吻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對方才喝過相同飲料的關係,
剛剛的吻,業君的吻,就像業君愛喝的草莓歐蕾一樣甜。











TBC.
--------------------------------------------------------------------------
終於把約會篇(?)寫出來了
越寫越OOC……orz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