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織.月♬♫♪

關於部落格
暗殺教室、嘎修中心
  • 76991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假戲真做⑦(業渚,BL)FIN.

 
 
 
 
 
 
 
 
其實現在的赤羽業非常後悔為什麼沒有在接吻的當下對潮田渚告白。
當他們的唇瓣分開之後,面對眼前一臉呆滯的人兒,
原本想順勢告白的赤羽業突然語塞,
只能依依不捨地鬆開自己的臂彎,生硬地向對方道別。
 
不知道在哪本小說上看過「再聰明的人遇上了愛情都會變笨」這樣的語句,
用來描寫赤羽業現在的心境一點也不為過。
 
 
 
 
至於潮田渚,他在自己家公寓的樓下站著發愣了許久,
手指覆上自己的唇,彷彿不希望對方留在上面的餘溫消散似地,
心臟噗通噗通跳個不停,而意識還沉醉在那纏綿的吻裡。
 
——被自己喜歡的人吻了。
 
但是潮田渚不曉得這個吻究竟只是因為國王遊戲而演出的交往戲碼,
還是對方的一片真心?
 
 
——因為業君除了那個吻之外就沒有特別多說什麼了。
 
 
 
陷入思緒的潮田渚直到自己的母親從二樓住家呼喚自己的名字才回過神,
他甩了甩頭,彷彿這麼做就能將所有的思緒拋掉似地,連忙回自己家。
 
 
 
 
 
 
 
 
 
 
今天是星期日,也是交往遊戲的最後一天。
 
昨晚潮田渚再度輾轉難眠,他沒辦法停止猜測赤羽業對自己究竟抱持著什麼樣的想法,
就在這時他驚覺原本只是朋友關係的赤羽業在自己心裡已經佔了很重要的地位。
 
 
即使在中學二年級時一度疏遠,但當時的潮田渚仍舊無法不去注意赤羽業的一舉一動,
就在從別的同學口中輾轉得知業因為暴力事件而停學時,
潮田渚恨不得立刻蹺掉當天所有的課程去找赤羽業,
口才不好的自己可能說不出什麼安慰的話,
至少能夠默默陪著對方也好。
 
只是潮田渚沒有這個勇氣,只能羨慕著言行舉止不被他人束縛,我行我素的業。
 
 
直到新學期開始,兩人在這三年E班再度成為同班同學開始,
潮田渚決定不再像中學一年級那樣等著赤羽業主動過來搭話。
在業來到E班展開暗殺行動卻屢屢失敗的那一天,
渚在舊校舍後的某個懸崖邊找到了業。
心有不甘咬著指甲的紅髮少年坐在從懸崖邊伸出去的樹幹上,
絲毫不畏懼那稍有不甚就會跌落的危險和一旦跌落就會致命的高度。
 
「業君……不如跟大家一起暗殺吧?」
潮田渚吐出他決定在找到業時想對他說的話。
「才不呢,不是我親手殺死那隻章魚就沒意思了。」
業在回應渚的時候並沒有回過頭看著渚。
 
——果然……我們已經不是朋友關係,而是一般同學的關係了嗎?
 
 
接下來殺老師出現在渚的身後,
用他黃綠相間代表輕視的顏色和輕蔑的語氣說要繼續打磨業的殺意。
赤羽業這時才回過頭,背對懸崖,對著殺老師問了幾句話:
「殺老師……是『老師』吧?是不顧性命也會保護學生的人吧?」
得到了肯定的答覆後,潮田渚眼睜睜看著赤羽業掏出對殺老師用手槍,槍口對準殺老師:
「那麼,這次可以殺掉你了,確實地。」
接著便毫無畏懼地從懸崖邊倒下,
那一臉輕鬆寫意就像只是在教室裡討論功課般的神情讓潮田渚好一陣子都忘不掉。
 
潮田渚發出一聲驚呼,連忙起步伸出手想拉住赤羽業,
只是有隻章魚的速度比他更快,潮田渚只看見黃色的殘影飛過眼前,
緊接著就看到殺老師張開觸手網接住業。
 
殺老師把業帶回地面後,鬆了一口氣的潮田渚在懸崖邊用一副不可置信的神情遠眺懸崖下的風景:
「業君你還真敢跳下去呢……」
「這是我目前能想到最有可能殺掉殺老師的手段了。」
業瞟了黃色章魚一眼,語氣有些無奈。
「喔呀?打磨的工具還有很多,這就江郎才盡了嗎?沒想到業同學你意外的好對付呢。」
面對完全輕視暗殺對象的章魚,渚看見業回以爽朗的笑容,放了「明天會繼續殺你」的話。
 
「那麼走吧,渚君,」業回過頭對著渚微笑,從口袋裡掏出一個錢包在手上拋啊拋:
「放學回家的路上順便吃個飯吧。」
 
渚先是楞了一下,隨即會過意,
這時的潮田渚沒有理會業偷走殺老師的錢包還把裡面的零錢全部捐掉的事情,
反而感到很開心,因為自己的主動關心再度拉近自己和業的距離。
 
 
之後的修學旅行也是,E班大部分的同學對赤羽業依然抱有暴力份子的印象而不敢與之親近,
深知業的暴力行為都是事出有因的渚主動找業一起分在同一組,
自此兩人的關係越來越親密,漸漸地回到中學一年級時的友誼關係。
 
 
 
或許就在兩人的距離重新拉近的時候吧,
潮田渚漸漸察覺到自己再也無法以一般朋友的眼光看待赤羽業,
這份情感早已在兩人第一次成為朋友時悄悄地萌芽,
在關係疏遠時察覺到它的存在,然後現在已經成長到無法忽視的地步了。
 
 
 
 
 
窗外突如其來的聲響讓原本躺在床上的水藍髮少年驚坐起,
一隻巨大的黃色章魚正敲著房間的窗戶。
「蠕呀,渚同學早安啊,現在方便讓老師進你房間嗎?」
「殺老師你突然出現是想嚇誰啦!」
渚的吐槽帶有怒意,不過他還是開了窗戶,
畢竟讓眼前這隻國家機密一直待在室外也不是辦法。
幸好要加班的潮田廣海一早就出門,留下潮田渚一個人在家,
不然潮田廣海聽到聲響一定會衝進渚房間的。
 
「那麼,殺老師你今天怎麼會突然來這裡?」
渚皺了皺眉,開口問道。
「蠕呀!老師只是心血來潮想做個家庭訪問,」
黃色章魚有些心虛地蠕動著觸手:
「可是渚同學的媽媽不在,我只好直接來找渚同學了。」
雖然這理由聽來有些牽強,
不能隨意露面的殺老師肯定是在知道渚家現在只有渚一人才會來訪,
不過渚沒有開口,他靜靜地等著殺老師接下來會說什麼。
「渚同學最近有什麼煩惱對吧?」殺老師舉起一根指頭:
「身為老師的我很敏銳地察覺到了,於是來這裡給渚同學一個建議。」
「建議?」渚疑惑道。
「那就是,暫時不要去管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好好地把自己的心思傳達給對方。」
 
接著是一陣沉默。
而後渚那湖水藍的雙瞳似乎是領悟了什麼而睜大,閃著耀眼的光芒。
 
 
就在這時,渚的手機響起,手機螢幕顯示的來電者是赤羽業。
 
 
 
 
 
 
 
 
 
 
匆忙換上外出服來到赤羽業在電話中約定的,離兩人家不遠的公園,
潮田渚一眼就瞥見那抹熟悉的赤紅髮少年,就站在公園裡的鐘塔下。
 
赤羽業對著潮田渚露出一貫的微笑,等著來人稍作歇息喘過氣,
站挺身子抬起頭望著自己為止。
 
紅髮少年俯身按住水藍髮少年的肩頭,
一反常態認真的神情令水藍髮少年無法別開視線。
 
 
「……渚君,我有話想要告訴你。」
 
昨晚赤羽業也是輾轉難眠,除了對沒有即時表白的自己感到懊惱,
更多的是察覺自己已經無法再將潮田渚當普通朋友看待的心情之後的煩躁感。
 
一度疏遠的朋友因緣際會再度成為同班同學,
其實赤羽業不知道該用什麼態度去面對潮田渚,
他不否認來到E班能再次和渚同班是一件很開心的事情,
在火車站前替渚解危也只是順手,
只是赤羽業不曉得自己能夠再以怎樣的心態再度接近渚。
 
就在他煩惱之時,潮田渚主動對自己釋出善意了。
 
隨著時間的推移,兩人再度恢復友誼關係,
只是在赤羽業的心裡,這友誼關係已經變了質。
 
 
 
望著比自己矮了一個頭的水藍髮少年一臉疑惑的神情,
紅髮少年決定不再隱瞞自己的情感,
即使這份情感可能會傷害道兩人的友誼關係,他也不在乎了。
 
而且這是來自稍早去赤羽業家作家庭訪問的,一隻熱心過頭的章魚的建議。
 
 
「我喜歡你,渚君。」
赤羽業金棕色的眼瞳與潮田渚湖水藍的眼眸四目相對,
認真嚴肅的神情令潮田渚無法將剛剛那句話視為演戲。
 
「不是朋友間的喜歡,而是戀人間的喜歡。」
昨晚的吻已經表明了一切。
 
 
「……嗯。」
和赤羽業對視良久的潮田渚這才點了點頭,
瞇起那對漂亮的湖水藍眼睛,對赤羽業綻放欣喜的笑容:
「我也喜歡你,業君。」
然後整個人撲向對方的懷抱裡。
 
 
——原來我們對彼此都懷抱相同的感情。
 
 
 
赤羽業的唇順勢再度覆上潮田渚的,兩人就這麼在鐘塔下擁吻,
今天並不是什麼特別的日子,只是個普通的秋高氣爽的初秋上午。
 
 
 
 
 
 
 
但對赤羽業和潮田渚而言,這是兩人互相表明心意的紀念日,
就在假裝交往的最後一天,假戲真做。
 
 
 
 
 
 
 
 
 
 
 
 
FIN.
----------------------------------------------------------------------
第一篇業渚文終於完結!
感謝中秋連假和多出來的颱風假讓我把坑填完
因為很久沒寫文了,加上能寫文的時間幾乎都在半夜想睡覺的時候orz
品質良莠不齊啊啊
還有寫到一半的時候被原作的業渚回憶殺打臉
當時好想棄坑||||||||||還好還是完成了
謝謝你看到這裡w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