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織.月♬♫♪

關於部落格
暗殺教室、嘎修中心
  • 76991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159.5話《告白的時間》(業渚,BL)

 
 
 
 
 
 
在滿懷希望能夠在校舍後山等待異性送的義理巧克力的岡島回到E班教室時,
這坐落於椚丘中學主校舍後方半山腰上的木造舊建築裡已經剩沒多少學生了。
 
正收拾東西準備離開的潮田渚一臉汗顏地望著教室門口一臉心死,
背後似乎散發漆黑怨念,口中喃喃自語「今年又沒收到巧克力了」的岡島,
渚正在思忖著到底該趨前安慰幾句還是繞道從後門出去。
還好沒過多久,平日就常和岡島一起行動的菅谷和三村回到教室,
一人一邊把那傷心欲絕的平頭色魔給架走,
渚這才鬆了口氣和他們道別,不過也感到有些無奈。
 
……如果平常沒那麼好色讓女生反感的話,至少會收到一兩個義理巧克力吧。
潮田渚這麼想著。
 
 
「欸,渚你還沒回家?」
赤羽業從離他座位比較近的門走了進來,後頭跟著中村莉櫻。
從這兩位惡作劇天才臉上浮現的,幾乎是同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壞笑來看,
想必又有什麼人被他們惡整了。
「嗯,那個……」潮田渚覺得背脊有些發涼,語氣顯得有些緊張:
「剛剛是不是有發生什麼事……?」
「是殺老師啦。」
中村莉櫻走向自己的座位,拎起書包勾在肩上,
朝她身旁綁著雙馬尾的水藍髮少年調皮地笑了笑:
「業把奧田做的毒巧克力送給殺老師,結果殺老師開心的吃了之後啊——」
她從口袋掏出自己的手機,把拍下來的畫面給渚看。
 
殺老師本該是黃色的圓臉變得比業的髮色還紅,
後腦杓長出一對翅膀,額前也有類似犄角的突起,
渚湊近手機螢幕細看還發現照片中的生物正冒著大量的汗水,
咧開的大嘴彷彿下一秒就會噴出火似的。
 
「那個加了氰化物的巧克力裡包了大量的辣椒醬,」
赤羽業也拎著書包湊了過來,語帶可惜的說:
「原來這章魚吃了辣也會臉紅啊……我還以為會跟氰化物一起反應變成紫色的說。」
「……嗯,我突然覺得殺老師不是人類真是太好了……」
在一旁聽著業和中村興致勃勃地討論下次要餵殺老師什麼毒物好的潮田渚垂著肩膀無力地吐槽。
 
如果是普通人類,遲早會被眼前的好友惡整出人命的吧。
 
 
有事先一步離開的中村莉櫻收回手機,和兩人道別,
教室裡就剩赤羽業和潮田渚兩人。
「一起回家吧,渚?」
「嗯!」
 
一紅一藍的身影也跟著步出教室,離開了舊校舍。
 
 
 
橘紅色的夕陽將樹林鍍上一層金色的輪廓,
也把下山的小徑鋪了一層橘黃色的地毯,
兩人的影子被拉得老長,亦步亦趨地跟在它們主人的身後。
 
 
「明天就會收到錄取通知了吧,渚?」
稍早之前茅野在教室裡對自己說的話浮現在腦海裡。
 
就是明天,明天將會決定自己這一學期以來的努力是否付諸流水。
雖然明白殺老師並不在意學生們要就讀哪所高中,
他只在乎學生們換了一個環境之後是否有能力繼續自在的悠遊。
不過潮田渚還是非常希望能夠考上目標的高中,
無形之中給了自己不小的壓力。
 
 
「怎麼了,渚?」
就在渚陷入思緒的時候,業已經在前方有些距離的地方停下腳步回頭和渚對望。
「啊……不,沒什麼。」
渚笑著搖搖頭,他小跑步跟上赤羽業,試著想要找話題聊天。
 
「吶,回家前要不要去四處逛逛,順便吃晚餐?」
赤髮少年金棕色的眼眸彷彿能看穿水藍髮少年的心思,
因為明天對渚而言是學習生涯中很重要的日子,
會像剛才那樣下意識放慢腳步是因為不想太早回家,不想太快面對吧。
「業……」
水藍髮少年讀懂了對方這麼提議是想讓自己轉換心情的心思,和赤髮少年相視而笑:
「謝謝你。」
 
 
 
 
 
 
 
 
 
 
當渚掛斷與母親通報要吃完晚餐再回家的通話時,兩人已經走到椚丘車站前。
隨著夜幕降臨,街上的路燈和夜空的星點跟著喧鬧了起來,
車站附近是椚丘市最繁華的地帶,正值下班放學時間人車本來就多,
加上今天對情侶而言是特殊的日子,
熙來攘往的人群中不乏成雙成對的伴侶。
 
「那個……業,我們要不要——」
正打算提議要不要避開人潮到別的地方去的渚卻被身旁的業牽起了手,
帶著往商店街裡走去。
業的手直到剛才都插在口袋裡,
沒有被寒冬的低溫奪走的體溫就這麼沿著潮田渚冰冷的手指傳了過來,
像一道暖流,流進渚的心田裡。
 
不過兩個男學生這樣光明正大牽著手走不會很奇怪嗎?
 
 
「反正今天幾乎都是雙雙對對的人,不差我們兩個啦,看起來也很像情侶;」
察覺到身旁的人一臉疑惑的表情,赤羽業用輕鬆的語氣說道,
不過這語氣還帶了一絲戲謔:
「而且渚太小隻了,萬一不小心走散了就難找了。」
 
渚無語,雖然已經習慣這位好友時不時的拿自己的外貌開玩笑,
不過還是用湖水藍的眼眸瞪了對方一眼。
 
 
赤髮少年沒有理會那帶有怒意的視線,
帶著輕鬆寫意的微笑緊緊握著水藍髮少年的手。
他明白對方不喜歡待在人多的地方,
更何況本來就是出來散心轉換心情的,不必要人擠人找氣受,
於是兩人走進一條不那麼擁擠的街道,沿途也還是有不少商店可逛。
 
一路上幾乎都是業帶著渚去他想去的地方,
在遊戲店裡看看有沒有新遊戲的發售情報,
在雜誌店裡翻閱當期的電影雜誌。
渚本來就沒有特別想要去哪裡逛,就讓業領著自己到處逛逛,
在業對渚分享感興趣的事物時,渚一直都是個好聽眾,
偶爾也會附和表達自己的看法,
在這樣令人放鬆的氛圍下,放學時一直盤據在渚心頭的放榜壓力似乎沒那麼重了。
 
 
而兩人牽著的手,一直都沒有放開。
 
 
 
 
 
 
 
 
 
 
不知不覺就到了晚餐時間。
 
很少在外面打理三餐的潮田渚對於晚餐要吃什麼實在沒個頭緒,
剛剛路過速食店發現店內已經沒有座位,幾乎都被來逛街的學生佔據,
這時候只能倚靠經常一個人在家也幾乎不開伙自然對外食比較瞭解的赤羽業了。
 
熟門熟路的業帶著渚拐了幾個彎,走進狹小的巷弄內。
遠遠就傳來蕃茄醬汁和奶油的香味,
兩人最後在香味的源頭——一家招牌畫著義大利麵的家庭餐廳前停下腳步。
從木造的窗櫺就能窺見店內的擺設走鄉村田園風格,桌椅等家具也大多是木造的,
可能是位於巷弄內而不是大街上,即使是在用餐時間店內的座位還沒坐滿。
 
「這家的義大利麵還不錯,而且不必擔心,」
紅髮少年看見水藍髮少年臉上微微的擔憂補上一句:
「價格也是一般學生負擔得起的。」
「好吧,那就在這裡吃晚餐——」
渚話說到一半,就被擺在店門口,寫著本日推薦餐點的小黑板吸引了注意力。
業順著渚的視線望過去,看見黑板上寫的內容後,
臉上浮現在惡作劇時看起來有點壞壞的笑容。
 
「吶,渚,我們就點這個吧?」赤羽業指指黑板,瞟向潮田渚的眼神有些不懷好意。
「不要。」潮田渚立刻果斷回絕,他彷彿能看見眼前的紅髮少年長出了惡魔角和尾巴。
「而且這通常是男女情侶點的吧!?」
 
兩個男生一起享用雙人情侶特餐什麼的,光只是想都覺得很害羞啊!
 
「可是雙人特餐可以吃到比較多東西欸,而且也比較便宜。」
一向思路轉得特別快的業立刻想到解決辦法:
「這樣好了,我們就點雙人特餐,如果店員不會起疑的話就吃,不然就各點各的,如何?」
 
渚想了想,最後點頭允諾,
然而他沒有注意到走在前面的赤羽業掛著胸有成竹的笑容。
 
兩人一走進店裡,在櫃台前的女店員立刻前來帶位,
笑吟吟地等著兩人坐定位點餐。
當赤羽業說要點情侶特餐時,潮田渚發現女店員的眼瞼抖了一下,
但她依舊用完美的職業笑容完成了餐點確認。
 
坐在對面的赤羽業揚起一個勝利的笑容,
潮田渚簡直羞到無地自容,通紅的臉垂得低低的。
 
就算外表再怎麼像女生,可是自己還穿著椚丘中學的男生制服,
難道店員都不會稍微懷疑一下自己的性別嗎?
 
 
看著水藍髮少年羞赧的樣子,赤羽業不禁噗哧一笑。
或許就是因為覺得渚被捉弄後的反應很可愛吧,
所以才會常常對渚開玩笑,而且樂在其中。
 
聽到笑聲的渚抬起頭,抿著嘴,再次用帶有怒意的眼神無聲地吐槽。
 
 
「哈哈,抱歉抱歉,」
赤髮少年痞痞的語氣聽來完全沒有任何歉意,
不過他還是舉起了雙手作投降狀:
「畢竟是我堅持要點的,這餐就讓我請客吧。」
「……欸?」
完全沒料到業會說這種話的渚楞了一下。
 
 
店員恰好在這個時候送上餐點,
赤羽業比了個「請」的動作,便開始享用他自己的那份。
得知這餐是由對方招待的潮田渚稍稍平復了因為被捉弄而感到微慍的心情,
也就不辜負對方的好意了。
 
 
 
 
 
 
 
 
 
 
「……業,改天換我請你吃飯吧?」
 
離開家庭餐廳後,一向會在餐後喝甜飲的業在便利商店裡的飲料櫃前駐足了一會,
最後挑了一罐溫熱的鐵罐飲料去櫃台結帳。
跟著一起行動的渚這麼對業提議道,畢竟也不好意思白白接受對方的好意。
 
「嗯……這樣的話,」
結帳完的業拉開熱巧克力歐蕾的拉環,兩人正好經過擺放雜誌的貨架,
業指了指最下方的電影雜誌封面:
「那渚下次就請我看電影吧。」
渚順著業指的方向看到了那本以電影《音速忍者》主角的劇照作為封面的雜誌,
斗大的標題寫著「完結篇銳意製作中!!」。
「欸——不錯欸,」潮田渚難掩興奮之情:「那就這麼說定囉!」
 
兩人步出便利商店,再度暴露在室外寒冷的空氣中,
業再度挽起渚的手,熟悉的溫度再度連結著兩人。
他們望了一下大街上的明顯增多的人潮,最後決定從河堤走回椚丘車站。
除了偶爾騎自行車經過的行人,和幾對在河岸邊卿卿我我的情侶外,
夜晚的河堤幾乎沒什麼人。
潺潺流水聲聽來令人感到愜意,
沿著河堤和道路間的圍牆建置的地燈發出溫暖的鵝黃色光芒,
 
 
「說到音速忍者……」渚的語氣充滿懷念:
「多虧這部電影,我才有機會和業成為朋友呢。」
「是呢……」業低聲附和。
 
不少同學和共同朋友都曾對兩人如何結識成為朋友的過程感到不可思議,
在旁人眼中,赤羽業和潮田渚的個性就像是處於兩個截然不同世界的人。
 
 
如果沒有那部電影,赤羽業會不會就沒有主動跟潮田渚攀談的契機?
而潮田渚會不會就一直默默地崇拜赤羽業,不敢與之親近?
 
 
「現在想想,我跟渚一起經歷了很多事情呢。」
業喝了一口開始變涼的飲料,說道。
「是啊,自從來到E班之後……」
渚開始細數兩人共同經歷的回憶,
從學校的活動、搭殺老師的便車去夏威夷看日本還沒上映的電影續作,
直到最近雖然短暫卻很難忘的外太空之旅。
 
在國中二年級關係疏遠了的兩人,國三時再度成為同班同學,
因為共同經歷的事情讓原本的疏離感漸漸消弭,
恢復到初識時的友誼,甚至比當時更親密一些。
 
潮田渚就是在這個時候察覺到在心中某個角落早已萌芽的情感,
在兩人消除內心的隔閡,使用更親暱的稱呼後,這份情感益發強烈。
 
 
已經到沒辦法忽視,必須說出口的地步了。
 
 
 
此時在水藍髮少年的腦海閃現的,
是名為茅野楓的綠髮少女在教室裡送巧克力給自己的畫面。
綠髮少女努力向自己表達心意的模樣讓水藍髮少年鼓起勇氣,
決定把現在最想說的話,好好地傳達給赤髮少年。
 
 
「那個……業,」潮田渚停下腳步,握著對方的手不自覺地收緊:
「我有話……想跟你說。」
「嗯?」正好把手中飲料一飲而盡的赤羽業順手把鐵罐丟進垃圾桶,
轉過身和潮田渚四目相對:「真是巧呢,我也有話想對渚說。」
 
 
熱切的對視令潮田渚不好意思地低下頭,雙頰再度浮上兩朵紅雲,不安地抓著自己的衣角。
這樣的舉動在赤羽業眼中像極了瑟縮發抖的小動物,
他忍著想要調侃對方好可愛的衝動,揚起嘴角開口提議:
「既然我們都有話想說,不如數到一之後一起說出來吧?」
 
得到對方的點頭允諾,業低聲倒數。
 
 
三……
 
二……
 
一。
 
 
 
 
「我喜歡你,業。」
「我喜歡你,渚。」
 
 
 
潮田渚猛然抬起頭,他不敢相信這只有可能在夢中出現的話語就在空氣與自己的腦中迴盪,
因吃驚而睜大的雙眸中映著對方難掩喜悅之情的身影,
接著便落入一個溫暖,令人安心的懷抱裡。
 
 
當初主動疏遠渚的業在發現渚也在E班之後,是感到高興的,
但不知道該用什麼心態去面對渚,直到渚主動接近自己之後,才漸漸恢復往日的情誼。
至於這份名為喜歡的感情,從兩人初識之後就已在業的心中生了根,
因為怕再次影響到兩人的友誼而一直壓抑在內心深處。
 
赤羽業對這樣的自己還能提出「不好好表達心意對方是不會明白的喔」這樣的建議感到不可思議,
既然都能這樣建議別人了自己也應該要做到吧,
「我喜歡你」明明只是簡單的幾個字,要能說出口卻如此困難。
 
 
 
——然而有些事情就是要說出口了才會明白,原來彼此想要傳達給對方的,是一樣的感情。
 
 
 
氣氛正佳,一向有了想法就會付諸行動的赤羽業俯下身,懷抱中的人兒微微踮起腳尖,
兩人的唇瓣從試探性的輕輕碰觸,到後來緊密地貼合,分不清界線,
舌葉在相連的口腔內繾綣,交換彼此的津液。
意識到這個深吻隱隱帶著些許巧克力歐蕾味道的渚這才明白,
平常幾乎都喝草莓歐蕾不換口味的業會特地在今天買巧克力口味的原因。
 
良久,兩人才依依不捨地分開,舌尖連著一條曖昧的銀絲。
赤髮少年修長的手指揉了揉水藍髮少年纖細的秀髮,
視線有些迷濛的水藍髮少年再度埋在赤髮少年的懷裡,
在冬夜的低溫中,他們互相感受對方炙熱的體溫和規律的心跳,
時間彷彿靜止,彼此的感官世界只剩下對方的存在。
 
 
 
 
「……我們交往吧,渚。」
赤髮少年附在水藍髮少年的耳旁,輕輕地用低沉帶有磁性的嗓音說道。
「……嗯。」
水藍髮少年綻開笑顏允諾,收緊了環著對方的臂彎,努力地將兩人的距離縮減到最小。
 
 
此時無聲勝有聲,還年輕的兩人想要高談闊論以後多得是時間,
當下只想緊緊地擁著對方,享受彼此愛戀的幸福。
 
 
 
 
 
 
 
 
 
 
 
 
 
 
FIN.
-----------------------------------------------------
官方沒發糖就自己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