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織.月♬♫♪

關於部落格
暗殺教室、嘎修中心
  • 7525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Scar》Ⅱ(業渚,BL)

  
 
 
 
 
「渚!快逃,不要管我!」
 
同族的淒厲慘叫刺激著水藍髮蛇妖的聽力神經,
族人們被剜去雙眼的慘狀映入了他的眼簾,
他被自己的母親使力推開,差一點就跌了個踉蹌,
因恐懼而麻木的雙腳不聽使喚,全身不停地顫抖。
 
「渚!」
眼前架著雙刀抵禦敵襲的黑短髮中年婦女再次回過頭望著自己的孩子,
她的吼叫猶如電流一般貫穿水藍髮蛇妖的全身,
四肢再度恢復知覺的年輕蛇妖緊握著雙拳,緊咬著牙關,
隱忍著要衝上前拯救母親的衝動,最後遵照母親的意思逃走。
 
「對,這樣就好,渚……」
女蛇妖望著兒子離去的背影,終於放下心來,
因為她明白,這一去就是永別。
 
 
蛇妖一族基本上沒有什麼近身肉搏的能力,
他們擅長的是迷惑人心或隱藏氣息伺機而動,
趁獵物放鬆戒心時以短刀等武器或是口中分泌毒液的一對利牙奪去其性命。
而蛇妖注入魔力的凝視能夠將所有對上視線的生物化為石頭,
但用上這一招時,施術者本身將會處在毫無防備的狀態下,
倘若沒有同伴掩護,等於是將自身暴露於危險之中。
 
可女蛇妖顧不了這麼多,一心希望兒子能順利逃走的她使出了石化的凝視,
眼前的盜賊連聲音都來不及發出便化為堅硬的石像,
然而最糟的情況就在這一刻發生,
一把利刃摜破她的腹部,溫熱的血液染紅了銀白的刀刃,
在女蛇妖的生命隨著流出的血液消逝之前,
她感受到雙眼被活生生挖走的劇烈痛楚,卻已沒有慘叫的力氣。
 
 
「渚……」
直到意識消失前最後的一刻,依舊惦記著自己的兒子。
 
 
 
 
 
水藍髮蛇妖沒命似地在叢林裡狂奔,在茂密的樹林裡要隱藏身形比較容易,
他咬著牙,隱忍著不讓泛熱的眼眶流下淚來。
沒有蛇鱗保護的右半臉頰被尖銳的樹枝劃開好幾道傷痕,
但水藍髮蛇妖已無暇顧及這些,他深信在前方一定有逃脫的可能,有求救的可能……
 
 
然而在撥開樹叢後映入眼簾的卻不是希望。
 
 
 
前方是高聳的懸崖,是一旦跌落便粉身碎骨的高度,
底下雖有何流,但流水湍急,河床上佈滿了大大小小的礁石,
就算幸運落水也可能撞上礁石而送命。
 
跑得上氣不接下氣的水藍髮蛇妖眼裡染滿絕望的顏色,
他正想回頭尋找其他出路,眼前的樹叢便傳來窸窣的聲響。
 
 
——追兵嗎?
 
 
 
渚掏出他身上唯一的武器,架起亮晃晃的匕首警戒著前方,
當他看見從樹叢竄出的是熟悉的族人身影時,這才稍稍放鬆警戒,
但隨即又驚愕地瞪大雙眼。
 
眼前的同族雙眼已被挖空,從深邃的眼窩中伸出數條不斷扭動的黑色藤蔓,
那蒼白凹陷的面龐扭成一個猙獰的笑,水藍髮蛇妖只覺一陣作嘔。
「找到……了……」
徒具空殼的軀體發出無音調起伏的聲音,
藤蔓倏地竄出,朝渚的方向襲來,一點一點地將渚逼到懸崖邊,
只要再往後退一步便會從懸崖邊墜落。
水藍髮蛇妖本來就不擅於搏鬥,單用匕首砍斷藤蔓已經快要接應不暇,
加上逃跑時耗費大量體力,現在基本上連站著都很吃力,
視線也隨著疲勞愈發模糊。
 
 
——往前也是死,掉下去也是死,不如……
 
 
渚發現自己的嘴角彎起一個代表笑容的弧度,那是一抹釋然的微笑。
他閉上雙眼,往後一仰,腳踏地面的切實感蕩然無存,
耳際傳來破空的咻咻聲,如此一來一切都結束了——
 
 
 
 
 
 
 
 
 
 
水藍髮蛇妖猛然驚醒。
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夢見那段驚悚的場景,
即使醒了依舊餘悸猶存。
他試圖平復急促的呼吸以及狂亂的心跳,這時才注意到自己身處何地。
水藍髮蛇妖坐起身,望了望這張柔軟的四柱雪白大床,
床的四周還有相同顏色的薄紗帷幔圍起。
 
他有些膽怯地伸出手撥開帷幔四處張望,寬廣的房間內除了自己之外就沒有任何人了,
而一直跟在身邊的翠綠巨蟒頂了頂蛇妖瘦弱的手臂。
「……妳沒事啊,楓。」蛇妖對著蛇輕語。
 
蛇妖小時候在一片青色楓林裡撿到了這條蛇,便將她帶回去飼養,
她的身軀色彩令人聯想到那片青翠的楓樹林,於是替她取名為「楓」。
 
這樣的場景讓渚不禁憶起,他在墜落懸崖後,大難不死地被河水沖刷到下游的岸邊,
當他恢復意識時,在逐漸變得清晰的視野裡是楓用頭顱不斷地頂著自己的畫面。
 
 
 
——我還活著。
 
 
 
當時在腦海裡閃過的想法在此刻重疊。
 
——既然還活著,就表示有逃離此地重整旗鼓的機會。
 
這麼思考著的蛇妖立刻動身,隱去自身存在的氣息,
小心翼翼地環顧四周,確認沒有任何人後,便朝事先調查好的逃脫路線前進。
 
 
然而此時的蛇妖疏忽了,在他待著的房間裡也有一副盔甲,
在他離開房間時,原本應該是空無一物的眼睛部位閃過一絲詭譎的光芒。
 
 
 
 
 
 
 
 
 
 
在敵人的陣地裡停留的時間越長,就越是把自身暴露於危險之中。
這樣的道理蛇妖不是不明白,
但預先準備的脫逃路線全部派不上用場,並非事先調查的情報錯誤,
而是所有能夠通往城堡外部的明道暗道不是被封鎖就是有手持武器的盔甲守著。
 
對方似乎也不急著找到這個暗殺者,或許正在某處觀賞著困獸之鬥的戲碼。
渚被逼得只剩往上移動這條路,不知走了多久的他終於看到來自室外的光源。
 
 
即使是在妖魔的世界,陽光依舊平等地給予它自身的光和熱,
讓眼睛已經習慣昏暗室內的蛇妖伸出手遮擋這令人刺眼的光線,
微熱的風拂過,揚起蛇妖的髮絲與長袍下擺。
 
在適應陽光後,渚發現自己身處城堡的頂端,
身後是比自己所處的平台更高的暗紅色尖塔。
在這裡可以將腳下直至彼端地平線的風景一覽無遺,
護城河不比他的小指寬,城堡周圍的建築物猶如米粒般小,
盡收眼底的遼闊景色的使得自身存在更加虛無飄渺。
 
纏在身上的巨蟒緩緩滑行至地面,用她琥珀色的蛇眼望著飼養她的主人,
她發現她的主人嘴角露出一絲苦笑,伸出手撫摸她的頭。
 
「……只有妳的話,應該可以從這裡逃走吧。」
蛇妖低語,蟒蛇似懂非懂地昂起頭顱,
看著她的主人一步一步地退至牆垣,背對著地平線。
 
 
就像當時被逼到懸崖邊一樣,那是一種面對絕望時的釋然。
或許現在的表情也和那時候一樣,是在笑著吧?
 
水藍髮蛇妖閉上雙眼,往後一仰。
 
 
暗殺這條路如同在伸手不見五指的懸崖上走鋼索,稍一不慎就可能喪命,
當自己決定走上這條路,尋找族人的眼睛時,就有一死的覺悟了。
 
 
 
渚感覺自己正在加速下墜。
 
 
 
 
——一切都結束了。
 
 
 
 
或許在死後的世界能夠和自己的母親、朋友、族人團聚……
 
 
 
 
 
然而迎接蛇妖的並不是死亡,而是一個熾熱非常的懷抱。
 
渚被一對強而有力的臂膀穩穩接住,耳畔傳來振翅的聲音,
他緩緩睜開雙眼,在視野裡逐漸清晰的是惡魔那在陽光下顯得更加張狂耀眼的赤色髮絲,
金棕色的眼瞳有著讓人無法移開視線的吸引力,
精緻帥氣的五官令渚不禁懷疑在王座前被掐著時看到的那半邊骷髏臉是不是錯覺。
赤髮惡魔一身黑裝在陽光下閃著皮製品獨有的光澤,
肩膀兩側與雙手銀白色的金屬護甲閃閃發亮,
漆黑的惡魔之翼上下擺動,維持兩人停留在半空中。
 
 
 
 
 
「……為什麼,要救我?」
 
面對面無表情,散發自信與威嚴氣勢的赤髮惡魔,
水藍髮蛇妖良久才虛弱地吐出這個疑問。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