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織.月♬♫♪
關於部落格
暗殺教室、嘎修中心
  • 774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Scar》Ⅲ(業渚,BL)

 
 
 
 
 
蛇眼石是將蛇妖眼睛活生生取下而化成的寶石。
 
這個秘密只在蛇妖一族代代相傳,卻不知道從什麼時候外流,
進而引起一些寶石收藏家的興趣,然而取得的方式實在太不人道,
價格自然水漲船高,成為傳說中高價的寶石,
甚至還有『在蛇妖使出石化凝視時取下的蛇眼石更加珍貴』的傳言,
引來不少妖魔鬼怪覬覦。
 
 
這就是蛇妖一族被滅族的原因。
 
 
 
 
大難不死的水藍髮蛇妖在調養生息之後,
為了尋找族人的眼睛而踏上了暗殺這條不歸路。
他單憑一人就滅掉當初滅族的盜賊團,
從不斷求饒的盜賊團首領那裡得知部份寶石的去向,
大多是收藏家或貴族以高價買走。
 
隨著暗殺的次數越來越多,即使身上被噴濺到溫熱的血液也毫無所覺。
望著死屍的湖水藍眼眸如結了一層霜般漠然,顏面神經彷彿已麻木做不出任何表情,
水藍髮蛇妖拾起一旁成對的蛇眼石謹慎地收好,
用死者身上的衣料將染血的匕首擦拭乾淨,無聲無息地離開。
 
 
——好冷。
 
 
 
蛇妖的體溫本來就比較低,此刻剛完成暗殺任務的渚更覺得自己像塊千古不化的寒冰。
雖然都是隱密行動,但暗殺屢屢成功卻讓自己的名聲不脛而走,
就在偶然的機緣下接下了暗殺赤髮惡魔的任務,代價是那木雕盒子裡的蛇眼石。
即使接下了委託人認為相當艱難的任務,蛇妖的表情依舊沒有任何起伏。
 
水藍髮蛇妖甚至認為,自己在這輩子再也感受不到任何溫度了,
即使在強烈的陽光下,即使在熊熊燃燒的烈焰前。
 
 
 
然而赤髮惡魔的懷抱卻令水藍髮蛇妖感到熾熱。
這是為什麼?
 
「……為什麼,要救我?」
 
 
 
 
 
 
 
 
 
 
面對蛇妖的問題,惡魔只是定定回望著他懷裡的人兒,
隨即揚起一抹似嘲諷的壞笑:
「我倒想問你為什麼要尋死呢?」
 
「我……」等等,先發問的是我吧?而且是誰把我逼到無路可退的?
蛇妖一時語塞,只好挑了挑眉表達不滿的情緒。
 
「如果想要殺你的話,昨晚趁你昏迷的時候就動手了。」
彷彿已看穿對方心思的赤髮惡魔用帶著些微笑意的嗓音說道,
蛇妖注意到惡魔的一對虎牙會在他開口說話時若隱若現。
「至於把你逼到頂樓這點嘛……一般人身處這樣的高度通常都會退到安全的地方,我沒料到你會往下跳呢。」
惡魔收斂了笑意,但這事不關己般輕鬆的語氣令蛇妖皺了皺眉。
 
「……您想的並沒有錯,」水藍髮蛇妖雙眼微斂:
「但對一個已經沒有什麼可失去的人來說,或許這才是最佳的選擇……」
「……是嗎。」惡魔金棕色的眼眸流轉著不知道在盤算什麼的光芒。
 
 
「……如果你這麼執意尋死,那你的手為何抓著我抓這麼緊?」
水藍髮蛇妖睜大了眼睛,鬆開了下意識緊抓著黑色衣料的手,
迴避了惡魔似乎能透視一切的視線,抿著嘴窘迫地垂下了頭。
 
「真是有趣呢。」惡魔輕晒,
如果要對蛇妖此時的反應做個評語,他應該會毫不考慮地使用『可愛』這個詞。
 
 
漆黑的惡魔之翼一振,將兩人帶回頂樓的石磚地面,
如子彈般向上衝的速度令蛇妖不禁再次抓緊惡魔,
直到雙腳再度接觸到地面時才鬆開手。
 
 
巨蟒連忙滑行至主人的身邊,琥珀色的蛇眼流露擔憂的色彩。
「……抱歉。」蛇妖對著乖順地任由自己撫摸的巨蟒輕語。
 
「看來你並非一無所有啊,」赤髮惡魔望著眼前一人一蛇的景象說道:
「如果我來不及救你的話那這條蛇要怎麼辦?先說我可沒有飼養寵物的興趣。」
蛇妖聽出了惡魔藏在諷刺話語間的另一層意思,
他停下了動作,昂起頭與惡魔四目相接。
 
「……謝謝您救了我,陛下。」
水藍髮蛇妖微微頷首,原本平靜無波的湖水藍眼眸增添了些許生氣。
「叫我業就好,城內已經沒有人會用『陛下』來稱呼我了。」
赤髮惡魔揚起嘴角:「話說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
「……渚。」蛇妖回答道。
「渚君嗎……真是個好名字。」
惡魔搓了搓下顎,像是想到了什麼事情而頓了一下,
接著他掏出一把收進皮製刀鞘的匕首丟還給眼前的蛇妖。
「這是你的東西,還給你。」
業朝渚的方向走近,伸出的右手掌心向上,
憑空冒出的一團紅金色的火焰令蛇妖嚇了一跳,
火焰閃現一會隨即消失,就在此時惡魔的掌中多了一個木雕盒子。
「還有這個,這麼『貴重』的禮物,我的寶物庫實在放不下。」
蛇妖小心翼翼地接過木盒子,雙手十分珍惜地包覆著它。
 
「至於保全蛇妖一族的要求我可以答應,只是渚君你必須待在這座城堡裡,作為條件交換;」
惡魔的語氣依舊是一派輕鬆:「而且這樣我比較方便保護你。」
「保護……我?」渚露出不明所以的表情。
「暗殺任務失敗的殺手很有可能被雇主處理掉吧,」業聳聳肩:
「而且既然都已經答應渚君的要求了,當然要做到囉。」
 
「……欸?」自己的要求……保護一族……保護自己……
蛇妖的思緒正在運轉,乍聽之下沒有什麼特別之處的對話內容似乎隱藏了什麼。
「怎麼,渚君口中的『族人』應該包括你自己吧?」
正要轉身離去的赤髮惡魔停下腳步回望:
「即使只有渚君一個人,這項要求一樣可以成立吧?」
 
業閃爍著光芒的金棕色眼眸裡倒映著水藍髮蛇妖下意識握緊匕首的警戒模樣,
他揚起一個得意的笑容:
「有什麼疑問,到餐桌上再談吧,正好我最近悶得慌想交流一下城外的情報。」
 
水藍髮蛇妖戒慎地盯著惡魔離去的背影,不發一語。
 
「……還有,用餐前先把你身上的舊衣服換掉吧,渚君。」
赤髮惡魔丟下這句話後,他的身影便沒入昏暗的室內,直至完全消失,
留下若有所思的水藍髮蛇妖。
 
渚攥緊了木雕盒子,他不用打開盒子就可以確認裡面的一對蛇眼石是否完好。
只有蛇妖能感應到蛇眼石殘留的,原本眼睛主人的氣息。
 
「媽媽……」蛇妖囈語,眼眸裡盡是悲傷。
 
 
靜靜地躺在盒子裡的,是渚母親的眼睛。
 
 
 
 
 
 
 
 
 
 
與那溫熱的懷抱接觸過後,肌膚彷彿恢復了對溫度的感覺。
 
渚泡在大到可以讓幾十個人一起游泳的豪華浴池裡,水面覆蓋著一層熱氣,
浴池旁立著的雕花銅柱不斷注入新的熱水與池水循環,
沙沙的水聲在除了渚以外就沒有任何人的廣大室內迴盪。
 
水的溫度適中,是恰好能讓人感到放鬆的熱度,
渚輕撫覆蓋著自己的蛇鱗,抬起視線環顧了四周,
確定四下無人之後,他催動自己的魔力,
鱗片就在自身魔力的作用下一點一點地褪去,露出底下白皙的肌膚。
 
蛇妖的鱗片具有防禦的作用,對渚而言更是對人存有戒心保持距離的象徵,
在必須時時保持最高警戒的暗殺生活中自然要保持防禦狀態;
然而在這令人感到舒適自在的浴池裡,應該不需要什麼保護了吧,
而且正好可以整理一下自己的思緒。
 
 
帶路的盔甲與昨日帶自己晉見惡魔的是不同一副,
相同的是盔甲移動時金屬碰撞發出的空洞聲響,
這讓渚不禁懷疑,城堡內除了赤髮惡魔和自己之外是否還有其他人的存在。
 
至於這座城堡的主人——
赤髮金瞳是炎魔一族的特徵,雖說能夠操縱火焰的妖魔所在多有,
但能夠將火焰化為自身魔力一部分的炎魔一族是最頂端的存在,
他們能夠自由自在地使用火焰,靈活地運用火焰的各種型態,
甚至能夠透過火焰取物和移動地點。
然而炎魔一族生性好戰,基本上除了血親之外無法群居,
或許這就是赤髮惡魔獨自一人待在城堡裡的原因了吧。
 
 
 
蛇妖離開了浴池,拿起放在一旁的浴巾擦乾身體後換上同樣備在浴池旁的長袍,
即使蛇妖對衣料沒有多作研究,單憑肌膚的觸感也能曉得新長袍用的是好料子。
 
就在換上衣服的同時,蛇鱗再度覆蓋全身,
即使惡魔拯救過自己的性命,但仍然無法對他放鬆警戒。
 
 
 
 
 
 
 
 
 
 
「你來遲了,渚君,」
在長餐桌一端的赤髮惡魔把玩著酒杯中的紅色液體,眼神透露一絲玩味:
「我正在考慮要不要去浴室找你呢。」
「……幸好我沒有來得太遲。」水藍髮蛇妖輕吐鼻息,坐在長餐桌的另一端,
面對送上來的佳餚,他有些猶豫要不要動手取餐具。
「放心,既然沒有危害你的意圖,我也不會動任何手腳。」
業看出了渚的遲疑,他托著腮,視線從酒杯移向了渚。
 
 
這是蛇妖離開生長的村子以來吃到最豐盛的一餐,
飢腸轆轆的他禁不起食物的誘惑,
只能暗自祈禱在這昏暗的室內,赤髮惡魔看不清自己狼吞虎嚥的模樣。
 
 
 
「……蛇妖被滅族的事情我有聽說,」
惡魔轉動著酒杯,輕啜了一口,見蛇妖大概吃得差不多了便繼續說道:
「雖然我很久沒有踏出城門一步,但城外傳得比較大的消息我是不會漏掉的。」
 
渚放下刀叉,垂下眼瞼,那被滅族的慘狀猶如錄放影像般清晰地浮現在腦海中,
湖水藍的眼眸再次結上一層霜,那是對任何事物都漠然的眼神。
「……所以,在我到來的時候,業君已經曉得我在撒謊?」
「差不多吧,而且渚君行刺了好幾位擁有蛇眼石的大人物了不是?」
惡魔將杯中的草莓酒一飲而盡,金棕色的眼眸直視蛇妖:
「所以從見到渚君的時候我就在警戒了,不過渚君還是差一點就要取下我的性命呢——」
惡魔的眼神充滿了興致:
「這還是我第一次這麼命懸一線,還有那充滿戰慄感的舒服殺氣,讓你死了就太可惜了呢。」
 
 
蛇妖不發一語。
自己想問的問題先一步被對方看穿了啊……
 
 
 
「……不過我比較感興趣的是,渚君你的情報來源。」
赤髮惡魔的語氣一沉,顯得嚴肅:
「就渚君的復仇大業來看,我應該是個局外人,那麼又是誰委託渚君來殺我?」
 
 
 
渚的腦海中頓時浮現一道身著灰白色連帽斗篷的人影。
那人影的臉龐在面罩的遮蔽下完全看不清,
但不知為何渚很清楚,那面罩下的表情是在笑著,
兩片薄唇扭成一個難看的獰笑。
 
 
 
「任務失敗的壞孩子沒有任何利用價值。」
那人影在渚的意識中拋下這句話,而這話語彷彿是一道開關,
關掉了渚所有對外界的一切感知覺。
 
 
 
 
 
 
 
 
 
 
TBC.
------------------------------------------------------------------
草莓牛奶會破壞氣氛只好用草莓酒了(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