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織.月♬♫♪

關於部落格
暗殺教室、嘎修中心
  • 7525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只屬於一個人的景色(業渚,BL)

 
 
 
 
 
 
 
在彼此相戀之後,就有這樣的心理準備了。
 
 
 
收到鄰國進犯必須出兵征討的消息,
全王宮上下都瀰漫著一種緊張的氣氛,
因為這次似乎是聯合好幾個國家的兵力一齊攻打,
絲毫不把和平協議放在眼裡。
 
王子殿下這次也要率兵出征,帶著磯貝悠馬與前原陽斗兩名男性副官,
唯一的女副官中村莉櫻留守宮中處理內務,
她倒是處得泰然,還不忘調侃她的上司與同事「要給我完好無缺的回來啊」。
 
 
身為王子妃的水藍髮少年則是充滿了不安,
不知怎地他有一種把枕邊人放開了就再也回不來的感覺,
他不希望在視野裡熟悉的那抹紅消失太久。
赤髮王子自然懂得伴侶的心思,
原本就可說是形影不離的王子和王子妃幾乎都是一起行動,
在出兵的前幾天更是寸步不離。
 
 
 
出征前夜,在王子寢宮裡交纏的兩人更是恨不得能在對方身上永遠留下自己的氣味,
赤髮少年不捨地撫弄水藍髮少年柔軟且散發淡淡香氣的髮絲,
深切的一吻牢牢地扣住對方的心思,
交扣的雙手和緊密的肌膚相親是在宣示彼此的存在。
 
「……渚,等我,我會回來。」
赤羽業金棕色的眼眸裡漾著心疼與不捨的情緒,更多的是溫柔。
回望著的一對湖水藍同樣充滿了不捨,但他必須更堅強。
「我會等你,業。」潮田渚用他中性的嗓音低聲且肯定地說道,
那猶如一顆定心丸,讓距離極近的兩人對彼此露出會心一笑,
至少在這一夜,能夠感受彼此的溫存。
 
 
 
 
 
 
 
 
 
 
在纏綿的當下誰能料想得到,此次出征,一去就是半年。
 
在這等待的時間裡,從一開始的引頸期盼,到最後的默默等待,
金髮女副官處理公事之餘也不忘以她的方式安慰水藍髮少年,
「放心,我們認識的赤羽業是不會食言的」她這麼說著,
還不忘拿一堆髮飾玩弄渚的水藍色及肩長髮。
 
 
 
 
然而等待的結果,卻不是一個好消息。
 
外患是平定了,但我國的軍隊也受了不少損傷,
當探子回報王子殿下與兩位副官都身受重傷的消息時,
潮田渚只覺得腳下踩著的地板突然空了,
連同他的內心一起破了一個大洞。
雖然都沒有生命危險,然而為了接受更完善的治療與確保能夠安靜休養,
三人都送往了御醫竹林孝太郎和奧田愛美那裡,在傷勢穩定前暫時不能回到王宮。
 
「渚……」金髮女副官望著一臉失了魂的水藍髮少年,臉上盡是擔憂。
「中村,我……我想……去業那裡。」
在聽到沒有生命危險時,渚確實鬆了一口氣,
但取而代之的是恨不得能儘快趕到心愛之人身邊的急迫心情。
 
只是潮田渚的理智告訴自己,眼下能做的選擇,只有繼續等待。
 
這樣的心情大家都能明白,也就不難理解當王子殿下的傷勢好轉送回王宮之後,
王子妃殿下說什麼都要親自照料,
據送傷藥和食物的僕從們轉述眼裡所見,
王子妃日日夜夜守在王子的寢床旁,緊緊握著沉睡中的王子的手,
眼裡盡是殷殷盼著對方睜開眼的那一刻的模樣,
如此深情,令人聞之動容。
 
 
 
 
 
 
 
 
 
 
數日來沒有好好休息的潮田渚忍不住伏在赤羽業的床旁小憩,
然而當他睜開眼的時候床上已無赤髮少年的身影。
 
「業……?」
潮田渚有些慌亂地搜尋原本應該好好躺在床上的愛人,
隨即在敞開的落地窗外,隨著初夏的薰風翻飛的薄紗帷帘後找到那抹再熟悉不過的紅。
 
赤羽業倚著陽台邊緣雪白的石雕圍欄,
微風輕拂他赤紅的髮絲與身上未繫著鈕扣的單薄襯衫,
察覺到身後有人走近的他回過頭,
看見原本趴在床邊的水藍髮少年蹙著眉,帶著苦笑,還不忘帶上藥膏與繃帶。
 
「傷口還沒好怎麼可以到處亂跑……」
嘆了口氣的水藍髮少年低聲抱怨,按著赤髮少年的肩頭示意他坐在一旁的木製涼椅上。
「抱歉抱歉,躺太久了不起來走走就怕在床上生了根。」
赤髮少年笑道,他乖乖服從,讓對方替自己換藥。
 
潮田渚微涼的指尖在替赤羽業纏上新的繃帶時滑過那結實的胸膛與腹肌,
一邊感嘆果然體格好傷口痊癒得快,
他沒有注意到頭頂上來自赤羽業的視線正在打量著什麼,
直到纏好繃帶抬起頭才與那對金棕眼眸對上。
 
「業?」一直被盯著瞧的水藍髮少年有些不好意思,
兩朵紅雲悄悄地飄上他的臉頰。
「好久沒見,又換了個髮型啊,渚。」
赤髮少年修長的手指玩弄著水藍髮少年的雙馬尾,
嘴角揚著的笑有些不懷好意。
「啊、這個……」水藍髮少年沉下臉:「……是中村幫我綁的……」
「還滿適合的啊,」赤髮少年忍著笑意,可是他的語氣早已背叛了他:
「這樣的渚很可愛呢。」
「業你——」氣鼓鼓的水藍髮少年正想抱怨「醒來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在調侃我嗎」,
話到嘴邊卻被對方深深的一吻塞了回去。
 
闊別已久的深吻格外地讓人無法抗拒,
交纏的舌葉弄得兩人有些恍惚,一層薄霧覆上了兩人的雙眸,
吞嚥的唾沫猶如蜜糖般甜美,令人貪婪地想一嚐再嚐,
而彼此溫熱的吐息與甜膩的呻吟是對方存在的證明,
不知過了多久才緩緩地分開,舌尖上的銀絲繫著兩人濃得化不開的情感。
 
兩人緊緊相擁,赤髮少年順著水藍髮少年的髮絲,輕輕解下束著的髮圈,
摸著懷中人兒的身子骨忖著是不是又瘦了一圈時感到揪心;
水藍髮少年的雙手緊緊扣著赤髮少年的背,
那力道彷彿打從心底不想再放開對方了似地。
 
 
「……抱歉,渚,讓你擔心了。」
赤髮少年附在水藍髮少年的耳旁輕聲說道,
那低沉的嗓音有如含著磁般牽引著水藍髮少年的敏感神經。
他輕啄被淚水濡濕的那一池湖水藍,
金棕色的眼眸裡映著的是他心靈唯一的歸宿,
那猶如在深邃的森林中,清澈靜謐的湖泊。
 
「……歡迎回來,業。」
水藍髮少年綻開了笑顏,
他發現自己已經很久沒有像現在這樣露出發自內心的笑容,
自從在半年前和赤髮少年暫別之後。
眼前耀眼的赤髮就連晚霞也相形見絀,漾著柔光的金棕色雙瞳有如夕陽,
這是水藍髮少年才能欣賞到的美景。
 
 
在身份懸殊的兩人彼此相戀之後,潮田渚就有這樣的心理準備了,
他自然希望就像童話故事的結局一樣能伴隨著赤羽業幸福地走下去,
然而現實與不確定的未來仍然有可能拆散他們兩人。
 
 
 
不過潮田渚確信赤羽業和自己一樣下定了決心,
在有限的時間裡要過得幸福快樂,
彼此欣賞並珍惜著只屬於對方一個人的景色。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