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織.月♬♫♪

關於部落格
暗殺教室、嘎修中心
  • 7525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Scar》Ⅴ(業渚,BL)

  
 
 
 
 
視野所及之處被怵目驚心的赤紅所填滿。
 
倒臥在血泊中的赤髮男孩不顧自己幾乎被毀了的左臉,
一心只想要找到自己的雙親,心繫著他們的安危,
可掙扎了好一陣卻起不了身,身體每動一下便感到來自臉頰強烈的痛楚,
彷彿能將自己活生生撕成兩半。
 
與自己髮色相同的赤紅火焰盡情地肆虐,啃噬掉它們能夠燃盡的一切事物,
所散發的燒焦味令赤髮男孩覺得一陣嘔心,
然而無力脫逃的男孩卻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無情不長眼的火焰包圍了自己,
他咬著牙,流下不甘心的淚水,痛恨自己的弱小——
 
 
 
 
 
 
 
 
 
 
猛然驚醒的赤髮惡魔撫著隱隱作痛的左臉,
他施了個術法將這令人感到毛骨悚然的白骨遮掩起來,
術法形成的皮膚不論是從外表,甚至伸手觸摸都不會露出破綻,
然而只要自己使用了其他術法就會被迫解除。
 
 
——這是被詛咒的傷痕,沒有辦法完全治癒。
 
曾經照顧自己,並訓練自己的照顧者這麼說過。
 
 
 
「……業君?」
不知何時已經清醒的水藍髮蛇妖坐起身,掀開帷幔,
有些疑惑地望著對方完好無缺的面容。
見到對方湖水藍的眼眸如此清澈,
看來在意識層面的衝突沒有對蛇妖本人帶來什麼影響,
也不枉赤髮惡魔在這裡作陪整夜。
「……看來應該沒什麼大礙了。」
鬆了一口氣的業嘴角上揚了一個難以察覺的弧度。
「……那個,業君,我……」蛇妖垂眸,語氣有些結巴:
「……對不起。」
「嗯?」惡魔挑起一邊的眉:「為何要道歉?」
「業君不是問我委託我暗殺的人是誰?我想不起來……」
渚按著自己的額頭:「連一點印象都沒有……」
腦海裡殘留的只有被赤髮惡魔從偽造的痛苦記憶中解救出來的記憶片段。
「因為渚君你在接受委託的時候就被下了暗示,一旦被問到關鍵的字句就會啟動,導致自我毀滅。」
赤髮惡魔站起身,轉而倚著牆,手臂環抱在胸前:
「不過既然被我阻止了,他也只能摸著鼻子將關於自身所有的一切從渚君的意識中抽離,
「所以渚君才會什麼都不記得。」
 
「不過呢,」惡魔注意到蛇妖臉上有些落寞的神情:
「在那傢伙逃離的時候被我發現了,那是怎麼樣的人物我大概有個底。」
 
惡魔瞇細了金棕色的眼瞳,思路開始運轉。
看來這個幕後主使者是把渚君當成棄子使用了,
而且還想回收渚君的眼睛,看來也是覬覦著蛇眼石的人物之一。
只是渚君的眼睛有特別到在人與地都對其相當不利的狀況下也要拿到手?
如果是這樣的話,蛇妖滅族一事可能就不只為了高價的寶石這麼單純。
 
 
業望著正在輕撫巨蟒頭顱的渚,
原本想把心中浮現的疑問說出口的他又把話吞了回去,
想著以後有機會再問吧的他不發一語離開了渚所在的房間,
卻在踏出房門的時候感受到一道銳利的視線,
那視線充滿了惡意與殺意,卻稍縱即逝,
快得令赤髮惡魔無法精確捕捉來自於誰。
 
 
 
這是對我下的挑戰書嗎?有意思。
 
赤髮惡魔勾起一抹笑,他的身影隨即沒入了黑暗中。
 
 
 
 
 
 
 
 
 
 
「只要不離開這座城,要怎麼走動都是你的自由」,
這是赤髮惡魔對水藍髮蛇妖做的允諾。
 
先前差一點被雇主當作棄子,被惡魔救回來的蛇妖自然選擇安分的待在城堡裡,
雖然一開始為了暗殺事先調查過這座城堡的內部構造,
不過既然對方都說了可以隨意走動,蛇妖就當作是消磨時間,
開始詳細探索城堡內部。
 
惡魔所居住的城堡分為主城與左右兩側的尖塔,
主城內部有餐廳、宴會廳、遊戲室等等會在貴族城堡內存在的設施,
以及大大小小,豪華程度不一的寢室與客房,
或許是以前嬪妃或部下居住的房間吧。
只是所有的裝潢與擺設就像沒有被使用過一般嶄新,
包括客房與寢室的床褥,摸起來冷冰冰的,完全沒有任何人睡過的氣息。
 
每間房間都有一尊漆黑的盔甲,和走廊擺設的盔甲大小和樣式都不同,
只是蛇妖從盔甲裡感受不到生體的氣息,
他伸手偷偷敲了幾下,立刻聽到盔甲內部迴盪的空洞聲響。
 
這下水藍髮蛇妖幾乎可以肯定,至少在主城裡除了赤髮惡魔和自己,
勉強再加上跟著自己亦步亦趨的巨蟒之外,就沒有活著的生物了。
 
 
沿著階梯往上走的渚來到之前縱身躍下的頂樓平台,
發現身後的尖塔也是主城的一部分,
可城堡內部的樓梯卻沒有再往上延伸。
所以上面會是這座城堡的主人所居住的地方嗎?
只是蛇妖不得其門而入,也只能作罷。
 
 
面向主城的左右兩側的尖塔由一樓的長廊與主城相連,
似乎沒有從外部進入的出入口,而門口都有盔甲看守。
左側的尖塔只有從入口匆匆瞥了一眼,
雖然光線不甚明亮,但從被微弱火光照耀而反射的銀亮光澤來看,
大概是擺放武器一類的地方吧。
 
真正令蛇妖感興趣的是右側的尖塔,
才一踏進去便有書籍特有的紙香味撲鼻而來,
沿著呈圓形的塔壁內側向塔頂延伸而上的是一層又一層的木製書架,
每一層書架都可以沿著圓形塔壁轉動,
書架裡擺滿了書,分門別類堆疊而上。
想要取閱上層的書籍可以爬上螺旋狀的階梯,
同樣是木製的階梯設計成可以隨意席地而坐的寬度與高度,
塔內的光線也很充足,這應該是整座城堡裡最明亮的地方吧。
 
水藍髮蛇妖緩緩步上階梯,
視線所及全部被書本和文字填滿的景象讓他回憶起,
過去在村裡最喜歡待的場所也是擺滿書籍的地方,
他喜歡由文字構築出來,讓思緒自由徜徉其中的世界。
 
一直待在身邊的巨蟒對這個充滿文字的空間不感興趣,
渚想她大概是到城堡後方那種滿奇花異草的後花園覓食去了吧。
最後渚挑了一本標題令他感興趣的書本坐下來翻閱,
隨著書頁翻動,他的注意力逐漸被劇情內容所佔據。
 
 
 
 
 
 
 
 
 
 
「……看來渚君很喜歡看書?」
水藍髮蛇妖的注意力被赤髮惡魔這句話從書本拉回了現實,
看來對方待在這裡好一陣子了,可是蛇妖完全沒有察覺,
太大意了啊……
 
「……業君什麼時候進來的?」渚的語氣帶有一絲警戒,
但對方一派輕鬆的模樣卻讓渚怎樣也緊張不起來。
這是他第一次看到赤髮惡魔卸下護甲之後的裝扮,
合身的黑皮衣襯出他沒有過多肌肉卻讓人感覺結實的完美身型。
「嗯……大概是渚君翻閱兩個章節的時間吧,對了,」
業伸出手朝空中比劃了一下,從上方的某層書櫃傳來轉動的聲音,
沒過多久那隻手便精準接住了掉落下來的書:
「渚君如果看完了,這本是那個作者的另外一部作品,我個人還滿喜歡的。」
 
蛇妖用覺得不可思議的眼神先是望了望幾乎看不到頂的書牆,
然後又盯著赤髮惡魔手中的書本瞧。
這樣的舉動換來赤髮惡魔的一陣竊笑,還有「渚君的反應好可愛啊」的調侃。
 
「這裡的書我全部都看過了,內容我全部都記得,」
赤髮惡魔被水藍髮蛇妖用帶有怒意的眼神死盯著依舊笑意不減:
「而且這件事情告訴渚君也無妨,城堡的主人擁有支配所有無生命物質的權利。」
只要我想的話也可以把渚君坐著的螺旋梯變成溜滑梯喔,
當惡魔補上這一句時,蛇妖下意識地緊抓著樓梯邊緣,
那慌張的模樣又換來惡魔噗哧一笑。
 
「……那麼,業君跑來這裡做什麼?應該不是專程跑來調侃我的吧?」
渚的眉間多了幾道皺摺,中性的嗓音沉了下來,宛如一條蓄勢攻擊的蟒蛇。
「當然不是囉,我來這裡是要來繼續未完的情報交換。」
業倒是很乾脆地回答了。
 
 
「比方說……渚君知道『美杜莎之眼』嗎?」
金棕色的眼眸完整地捕捉了對方聽關鍵字句時的反應。
 
水藍髮蛇妖原本平靜無波的湖水藍眼眸因為驚愕而睜大,反射了更多的光線,
雙唇卻緊緊抿著,下意識緊抓著長袍下擺的雙手微微顫抖,
彷彿剛才惡魔所說的話是不可告人的秘密。
 
 
 
 
 
「『美杜莎之眼』……身為蛇妖的我怎麼可能不知道?」
沉默了許久,渚才輕聲說道:
「那是傳說中最強蛇妖的眼睛,從有文獻記載時就只有美杜莎獨有,」
渚的聲音越來越輕,「同時也是……我的眼睛啊。」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