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織.月♬♫♪

關於部落格
暗殺教室、嘎修中心
  • 76126

    累積人氣

  • 2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Scar》Ⅵ(業渚,BL)

  
 
 
 
 
美杜莎,傳說中最強的蛇妖,
在蛇妖一族流傳著的她有著妖冶的外貌和姣好的身材,以及殘忍的性格。
她的眼睛和一般的蛇妖一樣,具有石化的能力,
但與一般蛇妖不同的地方是,
被美杜莎石化的生物會加速崩解、風化。
 
不過蛇妖最弱的就是近戰能力,這一點美杜莎也不例外,
最後她淪為異族剜去雙眼,活活燒死的下場,
但即使美杜莎的雙眼被取下化作石頭,依舊帶有石化的魔力,
即使不與它對視,單單持有就有被石化的可能,
在過去的妖魔界曾經掀起不小的波瀾。
因為唯一能解除蛇妖石化詛咒的只有施咒蛇妖的眼淚,
若是被已經化為寶石的美杜莎之眼石化根本無法可解,與死無異。
而這帶有無解詛咒的寶石最後被扔進不斷燃燒的地獄火山,
被火山裡滾燙的岩漿所熔解,石化詛咒的風波才見平息。
 
然而美杜莎在死前已有後代,她的血統在蛇妖一族內傳承,
只是就連蛇妖一族也不知道美杜莎的後裔究竟是哪些族人,
那帶有詛咒的眼瞳也沒有再出現過,
這曾經發生過的事實隨著時間沖淡了真實感,
最後淪為父母在床邊講給孩子聽的傳說故事。
 
 
 
 
「雖然是傳說中最強的蛇妖,但美杜莎是被族人視為不祥的存在,因為她當時帶給一族不小的動亂與浩劫……」
渚放下書本,抱著自己的膝蓋在階梯上蜷縮成一團:
「媽媽是在我練習石化之術的時候發現的,她要我假裝不會石化,對族人隱瞞我有美杜莎之眼的事實。」
 
「嘿——這樣啊……」
赤髮惡魔雙手抱胸,金棕色的眼瞳裡興味未減:
「不過讓我意外的是,渚君比我料想的還要來得坦率呢。」
原本已經做好各種旁敲側擊的打算,
沒想到只拋出一個關鍵字對方就全盤托出了。
「……那是因為,」水藍髮蛇妖抿抿唇:
「業君救了我很多次,我覺得需要做點什麼……」
「這的確讓我省掉不少麻煩,」業笑道:
「而且也證實了我的猜想應該沒有錯。」
「業君的猜想?」
「渚君應該不記得了,在意識被操控的那晚做了什麼,」
惡魔收斂了笑意:
「你想要把自己的眼睛挖出來喔。」
蛇妖聞言瞠大了雙眼。
「當時我就納悶這個舉動,渚君的蛇眼有特別到必須迫切得到,不顧渚君身在何處?」
原本倚著書櫃的惡魔挺起身子,踱向階梯的正前方:
「仔細思考只有『美杜莎之眼』這個可能了。」
 
蛇妖垂眸,正好與階梯下方的惡魔四目相接,
在這互相對視的短暫靜默中,兩方似乎都在整理思緒。
 
 
「這樣的話,又會衍生幾個疑問,」打破沉默的是惡魔:
「為什麼會提供情報,派渚君暗殺持有蛇眼石的貴族?渚君取回的蛇眼石又去了哪裡?」
「族人的眼睛……」蛇妖湖水藍的眼眸透著幾絲傷愁:
「……我埋在我生長的村子裡。」
「那麼,它們還完好無缺地在那裡嗎?」惡魔問道。
蛇妖聞言猛地抬起頭,語氣有些激動:「那是當然!除了業君之外,我沒有跟任何人提過——」
「——即便是你的雇主?」惡魔打斷蛇妖的話:
「而且,只要對蛇眼石與渚君的關係有點瞭解的話,也是有可能猜得出被你奪走的蛇眼石之後會在哪裡,」
惡魔托著下顎,開始來回踱步:
「畢竟那並不是可以大量隨身攜帶的物品,渚的身份也不好光明正大的行動,不是嗎?」
 
渚沈默不語。
 
 
「當然,這只是我的猜想,要證實這樣的假設是真是假最好的方法還是親自走一趟,」
業再次佇立在階梯正前方,朝渚伸出手:
「只是我的火焰沒辦法抵達我沒有去過的地方,我需要你的協助。」
 
雖說是假設,但惡魔直視蛇妖的眼神卻充滿了自信,
在這樣有著強烈意志的注視下,蛇妖其實沒有花多少時間考慮,
他闔上書本,書本像是有意識似地自己回到原本放置的位置,
接著他伸出手,回握惡魔的手。
 
赤髮惡魔給了水藍髮蛇妖一個讚許的微笑,
接著便要蛇妖在內心仔細回想蛇妖村落的所在地,
自己則是喃喃念著咒語,捧在掌心的火焰歡快地燃燒,
從捧在掌心的大小變得如赤髮惡魔般高。
 
「走吧。」業打斷了渚的思考,牽起的手沒有放開,
他料到渚會對穿過火焰這樣的舉動感到遲疑,
手臂使力一把將渚朝自己拉近,將渚圈在自己的臂彎裡。
不知為何,這樣的舉動讓渚安心了不少。
 
 
只是在穿過火焰時,渚再一次見到業那如骷髏般的左側臉。
 
 
 
面對蛇妖拋過來的疑惑眼神,惡魔只是淡淡地笑了笑:
「……總有一天會告訴你的。」
 
 
 
 
 
 
被盜賊襲擊過的蛇妖村落經過歲月的摧殘更加殘破不堪,
放眼望去盡是圯毀的建物,沒有生命的冰冷氣息,
就連空氣中都還瀰漫著淡淡的血腥味。
相較於強忍著悲慟的蛇妖,赤髮惡魔顯得比較冷靜,
他沒有催促觸景生情的蛇妖,反倒是對周遭警戒了起來。
 
 
有人。
 
 
正當赤髮惡魔想再進一步把不速之客揪出來的時候,
水藍髮蛇妖深深吸了一口氣,將情緒平緩了下來。
「……業君,往這裡走吧。」
 
隨著兩人往村子的更深處走去,
瀰漫在空氣中的血味越來越濃厚,還伴隨屍體腐化的臭味。
映入赤髮惡魔眼簾的是數不盡的墓碑,墳墓毫無章法地葬在一起,
墓堆前有幾朵已經枯萎的花朵,看來是蛇妖回來祭拜族人時供奉的吧。
 
水藍髮蛇妖不發一語,赤髮惡魔倒是明白了些什麼,
看來整村的犧牲者都是這身形瘦弱的蛇妖親手下葬的,
花了多少時間,又要咬牙吞下多少悲傷?
 
 
「咦……」水藍髮蛇妖指著某個土堆:
「這裡……有最近被挖過的痕跡……」
有個不祥的假設在蛇妖的腦內成形,他不假思索便徒手開挖,
惡魔在一旁好整以暇地看著蛇妖,卻提高了魔力進入備戰狀態。
 
 
從入村以來盯著自己瞧的視線一直沒有移開過。
 
 
 
「……沒有……」
蛇妖停下動作,絕望的眼神望著空空如也的坑洞,頹然跪坐在地:
「我埋在這裡的……族人們的眼睛……」
「如果渚君要問它們的去向,我這裡倒是有不少人選,」
惡魔的魔力毫不掩飾地高漲,掃視四周的金瞳帶有凜冽的殺意:
「如果不想被燒死,奉勸你們最好別躲了。」
 
數名盜賊打扮的魔物手執武器,從圯毀的建築物後方現身,
以實力而言就算一起上也不是赤髮惡魔的對手,
但赤髮惡魔從他們眼中卻讀不出任何懼怕之意,
只有滿滿的殺意。
 
嘖,如果是心靈被操縱的話,就算在這裡活逮也問不出所以然的吧。
 
 
「……業君,」
在惡魔身後的蛇妖不知何時已將悲痛的情緒壓了下去,
取而代之的是如蟒蛇般冷冽的殺意:
「他們就交給我。」說著,掏出了匕首,反射森冷的寒光。
「……請。」
惡魔側身讓蛇妖走上前,饒富興味地看著水藍髮的倩影伴隨著森冷的刀光,
在皎潔的月色下身手矯健地割過一個又一個的咽喉。
 
血花四濺,卻染不上蛇妖半分,
如此殘忍卻又美麗的場景,令赤髮惡魔忍不住發出讚嘆的嘖嘖聲。
 
 
「……你是最後一個,」蛇妖將盜賊猛力地按壓在未傾倒的牆上,嗓音低沉冰冷:
「說,墓裡的蛇眼石在哪裡?」
或許是蛇妖的殺氣稍稍解開了盜賊的洗腦,
只見盜賊懼怕地斷斷續續說道:「我、我也不知道……」
 
鋒利的匕首輕輕劃破咽喉的皮膚,點點血珠隨即滲出。
 
「等等,我說!我、我們只是奉命,奉命從這裡盜走蛇眼石交給他!」
慌亂的盜賊只求保命:「那人罩著白色的斗篷,看不清楚長相——」
湖水藍的蛇眼頓時發出青綠色的螢光,對上盜賊感到恐懼的雙眼,
盜賊的身軀就在轉瞬間化為石頭,隨即崩壞圯毀。
 
一道不合時宜的鼓掌聲傳來,
盜賊口中身著白斗篷的人影不急不徐地朝蛇妖及惡魔走來。
「……白……」蛇妖想起來了,眼前這個白斗篷男的名字,
以及這個白斗篷男曾經是提供暗殺對象情報給自己的人。
 
「果然不中用啊,這群盜賊。」
雖然面容籠罩在斗篷兜帽的陰影下看不清楚,
不過渚確信他用不屑的眼神朝盜賊的屍體瞥了一眼。
「……我奪回來的蛇眼石,就是被你偷走的嗎?」
渚的嗓音殺意未減。
「呵,事到如今我也沒什麼好否認的,」白倒顯得輕鬆以對:
「為了我即將要做的事情,需要籌備大量資金,將高價的蛇眼石奪回後再度賣出是最快的做法。」
 
渚緊握著染滿鮮血的匕首,從不斷顫抖著的手便可看出他究竟隱忍多少怒意。
 
 
「不過我不需要不會聽話的棋子,」白冷冷道:
「在我的計畫裡需要你的雙眼,在這裡解決你再挖走眼睛也不失為一個辦法。」
話音剛落,從白的腳邊立刻竄出十數條像藤蔓的漆黑物體,
先是在白斗篷男子的腳邊蠕動了一會兒,
接著彷彿收到攻擊命令似地,末端變得如尖刺狀,
朝蛇妖的方向急速刺來。
渚急忙後退,揮動匕首斬下自己來不及閃避的黑藤,
斷成兩截的藤蔓頹然落地,但沒過多久便又開始蠕動起來,
被斬斷的部份生長成新的藤蔓,再度對渚發動攻擊。
 
白呵呵冷笑幾聲,單純的斬殺對自己親手培養的武器可是一點用都沒有——
 
 
「轟」的一聲,紅金色的火焰光芒充斥著在場所有人的視野,
黑藤蔓敵不過惡魔的火焰,轉瞬間就被火焰吞噬殆盡。
赤髮惡魔噙著笑,不急不徐地朝水藍髮蛇妖的方向走過來,
右手捧著一團熊熊燃燒的魔火,
金棕色的豎瞳閃著帶有殘忍殺意的光輝,
那左半部森白的骷髏在火光的照耀下更加駭人。
 
「還想繼續打嗎,白?」
惡魔冷笑道,將蛇妖護在身後:
「你的對手,可不是只有一個喔?」
 
眼看著自己得意的武器眨眼間就被燒個精光,
白斗篷男也不戀戰,只冷冷拋下一句「果然應該要先除掉你啊」便轉身離去,
不過惡魔可不是會白白放敵人全身而退的角色,
手上的魔火化成長鞭,猛力朝白斗篷的人影甩去,卻被硬生生的擋下。
 
 
「嘖。」
惡魔眼見白色的斗篷不但沒有被鞭子燒灼的痕跡,
自己的火焰還被抵銷掉了,看來那件斗篷可以防火……
果然是做了些準備才敢現身啊,真是老奸巨猾。
 
 
「看來計畫需要稍微變更一下才行啊,呵呵。」
白斗篷男子冷冷地自言自語,身影隨即沒入黑暗中。
 
 
 
被業護在身後的渚感到有些困惑。
 
不知道為什麼,在看見業的背影時,
有這麼一瞬間——時間短得連自己差點就察覺不到——體內湧現對這背影的猛烈殺意。
 
為什麼?明明對眼前的赤髮惡魔無怨無仇,
對方甚至還救了自己好幾次——包括現在這次。
 
 
 
現在的渚無法預料,這個疑問在不久的將來即將獲得解答,
但,卻是以渚自己最無法接受的方式。
 
 
 
 
 
 
 
 
 
 
TBC.
------------------------------------------------------------------
美杜莎是借用名詞,設定是我流設定wwwww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