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織.月♬♫♪
關於部落格
暗殺教室、嘎修中心
  • 9593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花ノ都——之十、啟程

 

 

 

 

 

 

 

 

 


 

 

 

 

等賈修再次恢復意識時,首先映入視野的,是清麿鬆了一口氣的神情。

「太好了,幸好我跟浩即時把你從正殿底下救出來,不然……」
「唔奴?」賈修眨巴眼睛,他還搞不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好不容易憶起失去意識前的片段,卻只有額頭灼熱的感覺而已。


在男孩昏迷的期間,應該是少年將他背回神社的。
清麿微笑,他端起一旁的水盆,裡頭放了幾條冰涼的溼毛巾,
見到賈修安然無事,他也可以放心地暫時離席。


少年將溼毛巾擰乾掛好,將水盆中的水倒掉。
師傅對他說的話依然繚繞在他腦中,久久不散。
雖然自己在學時就有隱約察覺到,但都歸咎於自己的錯覺;
一直到今天才發覺那是事實……

 

 

「這裡之所以建造為陰陽始培育的聖地,不僅僅只有風水的關係而已……」
中田娓娓道來,山中與清麿無不豎耳專心聆聽。

 

陰陽寮之落成可追溯至兩族尚未達成共識,彼此征戰之時,
來自異界的巨大魔物利用牠巨大的身軀以及力量,想要毀滅整個世界。

當時美族與亞族中傑出的陰陽使決定通力合作,將那巨大的魔物封印;
但那魔物的魔力太過強大,難保牠不會衝破封印再次危害這人間,
因此先祖們興建了這座陰陽寮,
以陰陽使源源不絕的靈力壓制住那魔物的魔力,並確保封印的完整……

而這也成為兩族休戰和平共處的契機,一直到今日……


這段兩族共和的歷史廣為人知,
但陰陽寮設立的目的卻只有寮長代代相傳,
就連陰陽生也未曾聽聞。

 

 

「……也就是說,您認為天皇的御旨有蹊蹺是嗎?」
清麿的思路一向都很敏捷。
「即使天下太平,但歷代先皇從未作過廢止陰陽生培育的決定……」
老者臉色一沉:「我在擔心卦象所顯示的結果是否成真了……」
山中似乎想到什麼,正要插嘴,卻被清麿搶先一步:
「您是指盤據在王城中的邪惡氣息嗎?」
中田師傅點點頭:「雖說只有一點,卻似乎潛藏著足以影響整個國家的能量……
「但幾乎沒有人察覺,也無法採取行動……」

 

 


清麿在與師傅會面之後,便有了潛入王城一探究竟的念頭,
但一般人未經正式許可,或是沒有什麼親友在宮中任職的話,
幾乎沒有管道可以進入的。

他抬頭望向夜空那一輪皎潔的銀盤,
對現在什麼事情都心有餘而力不足的自己感到懊惱。

 

 

 

 

一名身材姣好,身著闇紫色長旗袍,
手執比自己身高還長的鵝黃月杖的紫髮少女佇立在湖畔。
她的眼神如夜空般漆黑的湖面般平靜無波,
表情也是平平淡淡,看不出她的心思,也不曉得她一直靜立在此的目的。
唯一在閃動的,只有鵝黃月牙杖泛出的光澤,
一明一滅,似乎是少女正在用她的力量探求著什麼。


紫髮少女後方出現了腳步踏在草地上的沙沙聲,
她沒有回過頭就能確定來人是誰,
看她執杖的動作依舊不變來看,在她後方出現的人應該是友伴。

 

「占卜進行得如何了?」
是一名少年的聲音。
「嗯。」少女的嗓音也顯得平靜:
「不久之後,這個世界將會掀起巨大的戰爭。」
「這個我有聽妳提過。」少年的語氣帶有不滿。
「但是……在這戰爭平息之後,卻會掀起更大的餘波……」
少女皺眉:「若要恢復和平,只有依賴元素的力量……」

「……這是今晚占卜的結果嗎?」過了半晌,少年才開口問道。
紫髮少女微微點了點頭,算是回應。

「我知道了……」
少年銀白的髮絲隨著微風飛揚,
映著星光與滿月的湖面也掀起了波紋,
打亂了少女的力量。

她沉默不語,選擇了收回力量,月杖的光芒漸漸逝去,
這才轉過頭來面對那銀髮的少年。

銀髮少年顰眉,伸出手扯下一些髮絲,隨口一吹便消失在空氣中。
這大概是少年傳遞消息的一種方法,
但少女沒有問他究竟是要通知什麼人。


「……我先告辭了,蕾拉。」
少年的話音剛落,他的身形便從空氣中消失,一點痕跡也沒有留下。


「……我說,至少也該道個謝吧?」
名為蕾拉,闇紫髮際間有對如月牙般犄角的魔物少女無奈地嘆口氣。

 

 

 

「……。」
名為傑昂的銀髮狐狸男孩從淺眠中甦醒,
如孩童般嬌小的身軀正適合坐臥在較粗的枝椏間,
黑夜掩蓋不了在微弱的月光下泛著柔光的銀白髮絲與柔軟尾毛。

「……原來我也會想起過去的事啊。」
他嘆了口氣,輕靈地從樹上跳下,
突然像是想到了什麼似地仰頭凝望那一夜星空。

 

月靈.蕾拉擁有通觀過去未來的能力,這在魔物中可是相當稀有的。
她是藉由倒映在湖面上的星象與月相來占卜,
雖說她的力量無法預知距離太遙遠的時間會發生什麼,
但占卜的結果可說是百分之百準確,
至少就傑昂在幾百年前認識她以來還沒有碰過例外。

 

 

但擁有極稀少且強大能力的她,為什麼要化身成小孩,
隱藏自己的力量呢?
……或許,理由和自己一樣吧。


為了等待時機,等待能夠一舉將亂源擊潰的時機。


據帝夫所言,四大元素使已經出現了三位,
現在就剩下地元素。
這幾天他倆使盡了渾身解數尋找,卻依然沒有任何音訊。

就在這時,看似無出奇之處的徐徐微風迎面拂來,
傑昂明瞭這是帝夫稍給他訊息的風。
他一旋身,狩衣振袖的瞬間將他的身形包覆在內,
就在下一刻失去了蹤跡。

 

 

 

 

「小蓮,妳的身體真的沒事了嗎?」
小惠的神情寫滿了擔憂。
正夾起一塊紅燒肉準備入口的少女停下了筷子,以微笑回應:
「我沒事了,休息一下讓靈力恢復就好了。」

餐桌上盡是色香味俱全的佳餚,雖然比不上豪華昂貴的貴族料理,
不過四人都吃得津津有味。

「不是我在說,妳的手藝又進步了耶,小惠。」
小蓮的筷子就和自己的嘴一樣沒停過。
「哪裡……每天都要下廚,練習久了手藝當然會進步啊!」
小惠連忙揮揮手否認,但掩蓋不了語氣中的自豪。
「對啊,」坐在小惠身旁的粉紅長髮女孩反倒語帶冷靜:
「像我就沒什麼感覺,每天都是吃差不多的東西啊……」
「蒂~歐~?」
「不過確實都很好吃啦!」面對與帶威脅的小惠,蒂歐趕緊補上一句。

 

喧鬧了一陣,就在飯桌上的菜餚幾乎一掃而空之後,
四人終於放下碗筷,臉上流露著滿足的表情。

「抱歉,我先出去散個步消化一下,先失陪了。」
小蓮面帶抱歉似的苦笑,黃雷連忙跟了出去,
留下面面相覷的小惠和蒂歐。

 

 

絨布似的黑夜似乎被潑灑了牛奶,
晚風拂過樹叢發出沙沙的聲響,
伴隨著奚奚落落的蟬鳴,
夜晚的沁涼舒緩了初夏的炎熱,
綁著包包頭的黑髮少女若有所思地仰望著天。
她知道黃雷就站在身後,但沉默不語的氣氛讓兩人都難以開口。

 

詛咒影響的時間變長了。

自出生以來就擁有操縱火元素的強大靈力的她,
在一次的大意中被種下了詛咒的種子。
剛開始還能夠力抗,甚至幾乎不受詛咒影響,
不過隨著詛咒時間越久,每一次都會一點一點地增加,
一開始還難以察覺,但是現在居然要休息兩三天……
再這樣下去,遲早有一天真的會被詛咒奪走生命的。


一直到現在,黃雷還在為了這件事內疚,
他認為是他沒有作到盡責保護的義務……
如果自己當初小心一點就好了。

 

兩人默默地保持距離,陪伴著彼此。

 

 

 

 

正準備入寢的黑髮少年望向一旁早已呼呼大睡,還咕嚕咕嚕說著夢話的狐狸男孩,
他不禁莞爾,順勢吹熄了油燈,只有柔和的月光透過窗戶灑落在室內,
在木製地版上留下朦朧的四方形。

就在他翻身躺下的時候,圍繞在神社四周的結界似乎感受到什麼物體入侵,正不安地擾動;
原本睡得香甜的狐狸男孩動了動耳朵,也在這一瞬間警醒,
跟著匆忙只在睡衣外披上一件外衣的清麿追了出去。


一只身形近似鴿子的式紙隨風飄了進來,穩穩當當地降落在伸出雙手捧住它的清麿掌心。
「師傅的式紙……」
他沒有多加思索便打開了它。

 

致 清麿:

  我無法從陰陽寮中脫身,我擔心封印會因為沒有靈力的供給而遭受破壞。
為師的可否請你將式紙附帶的信箋交給現於宮中任職的陰陽學士?
我想他應該已經曉得了最近天皇下詔的怪異內容,
不過還是告訴他詳細的情形為好。
另外,或許可以藉此機會探知你的身世。

中田秀壽 親筆

 


清麿的神色又驚又喜,師傅認識宮中要職,
眼前正是能夠進入皇宮調查的大好機會。
不過最後一句話究竟代表什麼意思?
難道說陰陽學士跟我的父母有來往?

而且,深入皇宮,等於是直搗異變所在的中心,
接下來崎嶇道路似乎已可預見。

 

「清麿?」
狐狸男孩抬起頭,不解地眨眨眼。
「……賈修,也許我們……接下來會遇到很多危險……」
清麿低語,瞇細的雙眼鄭對著橙色的大眼:
「你願意繼續跟隨我嗎?」
「唔奴!」男孩幾乎是在瞬間回應了少年:
「不論清麿要去哪裡,我都會一直跟著你!」
那大大的微笑讓清麿有種吃下了定心丸的安心感,
清麿以同樣的笑容回應,牽起賈修的手,緊緊地握住。

 

 


「……那麼,我們該出發了吧。」
銀髮狐狸男孩倚著樹幹,口氣顯得有些不耐煩:
「還是你打算再通知什麼人?」

「不,」帝夫縮回剛才伸出去探測風的手臂:
「天還沒亮呢,這麼早去叨擾不太好吧。」
「……他們似乎跟我們一樣,要進入宮中呢。」
傑昂的雙手在胸前交叉。
「風已經告訴我了。」說真的,這能力還真是好用。


而且,幫手是越多越好。
因為接下來所發生的事情,似乎會比想像中還來得嚴酷——

 

 

 

 

「哈啊——」
山中大大地打了一個呵欠,還沒有睡飽的他被一陣急促的應門聲驚醒,
如果放任那道門再這麼被敲下去,全家人都會被吵醒的。

帶有睏意的山中在拉開木門的那一刹那,所有睡意頓時消失殆盡。


「清、清麿?怎麼這麼早……?」
他吃驚地望著門前已著正裝的黑髮少年,他和身旁的金髮男孩都在對山中微笑。
「師傅要我進宮,調查一些事情……我可能會有好一陣子不會回來。」
清麿直接開門見山地說明,並解下背在身上的弓與箭筒,遞上前去。
「清麿!?你這是……?」
山中對清麿遞出的弓箭感到猶疑,不知該不該伸出手接下。
「我想將它們暫時托你保管,事情告一段落之後一定會回來取的。」
「這……」
望著對方堅定的神情,山中曉得他再推託也沒有用。

「替我向鈴芽她們問好。」
清麿的笑靨凝結在山中的眼前,
一大一小的身影隨即轉身離去消失在晨曦之中。

山中揉揉眼,不知道為什麼,他剛剛有一種錯覺——

 

——好像清麿此行一去,就不再回來了似地。

 

 

 

 

「唔奴,清麿……」狐狸男孩抬起頭,露出與昨晚一模一樣的困惑表情,欲言又止。
「嗯?」少年大概猜得出男孩想要問什麼問題。

「……為什麼把弓箭交給山中大人呢?」
「這個嘛……我有種不祥的預感……都內很有可能發生災害。而且,」
清麿綻放笑容:「浩的父親可是製作那把弓的人,也是指導我箭術的師傅呢。」


要說山中有什麼比清麿厲害的才能,
除了體力充沛之外,就是家傳的箭術了。

 


「那把弓,一定會派上用場的。」

 

 

 

 

 

 

 

 


~To Be Continued~
-----------------------------------------------------
後記:
不斷地卡稿……囧

感謝你看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