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織.月♬♫♪
關於部落格
暗殺教室、嘎修中心
  • 87981

    累積人氣

  • 103

    今日人氣

    14

    追蹤人氣

花ノ都——之十二、崩毀

 

 

 

 

 

 

我聞到了……封印的氣味……

男子咧開嘴,大喜過望。


古老的結界因自己的侵入而被侵蝕、破壞,
整個崩毀也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雪莉將近來宮中的怪異向帝夫說了一遍,
大致上和陰陽學士的說法沒有什麼出入。
不過天皇是她的父親,她會是第一個察覺天皇異樣的人。


「……所以,您的意思是說,天皇已經有一年沒有親自參與政事了?」
帝夫將雪莉的敘述稍微整理一下。
「而且,父皇越來越少接見大臣,最近連我都沒有辦法去探望父皇……」
雪莉的語氣開始焦躁了起來。

「稍等,帝夫,」桑比姆打斷兩人的談話:
「外面似乎有什麼騷動……?」

休奈特焦躁地叫著,帝夫對傑昂一去不回也開始感到納悶,
此時窗口見一道銀白色的雷光閃過,帝夫想都沒想便直接衝出去。

 


「……你是誰?」
主殿前的狐狸男孩,一雙紫晶瞳眸緊盯著站立在主殿頂端的男子。
狐狸敏銳的嗅覺告訴自己,眼前的傢伙是人類;
但身為魔物的直覺卻不斷地在發出警告。

而且男子所散發的力量,那股刺痛感——


傑昂不加思索便一躍而起,右手掌心凝聚更多的雷之力,
一道巨大的銀色雷柱筆直地射向男子所在地。

腳底有什麼力量將自己輕輕地托起,使自己能在空中穩住陣腳,
男孩的眼角餘光掃過幾道人影,他知道帝夫已經趕到,
也確信對方能夠看到自己嘴角的微笑。

然而眼前的男子只是嗤笑一聲,隨即消失了蹤影,
銀色雷柱直轟向無盡的藍天,發出隆隆的聲響。


「父皇!」
雪莉焦急地想要破門而入,卻被帝夫伸手制止。
「你……!」
「看看自己的腳下吧。」帝夫還是一貫地冷靜。

越來越多的黑色藤蔓漸漸有了實體,開始對入侵的獵物張牙舞爪,
只要雪莉再往前踏一步,很有可能被它們抓住。


「淨!」
桑比姆取出念珠,黃綠色的靈力抵擋襲來的藤蔓:
「雪莉殿下,請待在我身後!」

傑昂再次匯聚雷電,朝底下的邪氣攻擊。


好不容易清出一條路,眾人連忙衝進主殿,
照理說應該是明亮的主殿內部,
現在卻顯得晦暗,而且瀰漫著陰濕的氣息。


「小心。」
帝夫張開了微弱的風之結界,隔絕充斥整個空間的毒氣,
原本堅守崗位的侍衛跟侍女全部癱軟在地,且已沒了呼吸。


「雪莉,該不會……」一直隨侍在側的可可一臉擔憂。
「……不,父皇沒事的,一定!」雪莉咬著牙。


帝夫利用風的力量驅散毒氣,一行人才得以快速前進。
雪莉望著能夠不需要使用任何符令及法器就能操縱大自然力量的帝夫,
滿腹的疑惑與擔憂父親安危的情緒在心頭拮抗不下。
她突然憶起,在自己很小的時候,曾經有那麼過一次,
只是驅動了自己的靈力,就阻擋了想要侵犯她的邪靈。

 


「……有微微的屍臭味。」
傑昂低聲說道,只有帝夫聽得見。


終於來到天皇的起居室,但雪莉卻沒想到接下來呈現在她面前的,
竟是如此悲痛的沈重打擊……

 

 

 

 

「那是……傑昂的雷?」
一道銀色的雷光從皇宮內部發出,劃破天際。
「他怎麼會在皇宮呢……那帝夫應該也……」

突然有種陰冷的寒意從腳底直竄上來,
清麿打了個冷顫,不自覺地將視線移到腳邊,
雖有結界的阻隔,但依然可見結界外有不少如漆黑水蛭般的物體在地面上蠕動。
它們想要穿破結界,清麿立刻掏出師傅送給他的八卦鏡,
漆黑的物質在一照射到八卦鏡所反射的炫目亮光後便消失殆盡。

「清麿!」
狐狸男孩隨後跟上,一臉嚴肅,
他從掌心發出金色的電擊束,連同清麿祭出的八卦鏡,
再一次擊退蜂擁而至的漆黑物體,清出一大片空地。


黑髮少年在這個空檔發現,漆黑的物體似乎是衝著自己而來,
然而還有一部分正往某個方向爬行。

那個方向,難道是……!


年邁的老人與魔物基度也出現在門前,
博士上前撫著石獅有些粗糙的天靈蓋,嘴裡喃喃唸著咒語,
牠的眼睛突然閃過一絲白光,護著房子的結界力量在這瞬間增強了許多。


「放心,這裡交給我們,」博士那滿是皺紋的臉綻放著笑容:
「這一點小東西,破不了我設下的結界的。」
「快點往城裡去吧!」
基度在一旁幫腔,他的嘴中冒出一根鐵灰色的槍管,
他將魔力轉化為發射的子彈,源源不絕地朝結界外的物體發射。

「謝謝……」
少年的表情像是卸下了千斤重擔,
他和男孩合力清出一條可供行走的道路,
兩人頭也不回地跨出結界的保護範圍,筆直衝去。


「……你的孩子,已經長這麼大啦……」
老人的手依然擱在石獅的上方,結界的力道似乎又增強了些。
「……清太郎……」
他注視著漸行漸遠的兩條背影,語氣充滿了懷念。

 

 

 

 

雖然背著光,但雪莉還是可以辨認眼前的形體——
應該安穩坐在龍椅上的人已成一具無法言語的屍骨,
早已開始腐爛的肉體發出陣陣惡臭,有些地方深可見骨,
雪莉明白那具死屍的身份,只是打擊過度的她喪失了言語的能力,
她多希望能夠一下子昏死過去——至少不用再目睹父皇這樣的死狀。


桑比姆別過頭不忍卒睹,休奈特則是緊緊抱著他;
可可在目睹的那一刻即昏厥過去,桑比姆正攙著她;
帝夫跟傑昂幾乎沒有任何反應,只有微微皺了皺眉。


「……是誰?」
冷靜地手一揮,帝夫將強勁的風壓化為刀刃猛然劈向龍椅後方的落地窗,
厚重的窗帘被劈成兩半,卻沒有任何物體在那,
反倒是從眾人後方傳來一陣竊笑,令人非常不舒服的笑聲。

漆黑的眼瞳襯著死白的臉龐,鵝黃色的捲髮垂在兩臏,臉龐看不出性別。
照著連帽斗篷的鬼影就漂浮在半空,紫色的唇擰成一抹扭曲的笑。

「元素使?我的運氣真好。」
那鬼影的嗓音也聽不出是男是女,
他的雙手交叉放在背後,似乎沒有出手的打算。

帝夫那雙湖綠色的雙眸對上了聲音的來源,
輕輕地哼了一聲,或許是在表達自己的攻擊居然被躲過的不滿吧。

但就在下一秒,一抹銀色的身影立即出現在那鬼影的背後,
伸出手又是一記雷擊,擊破了對面的牆壁;
但卻沒有預期的慘叫聲,連對方被擊中的真實感也沒有。


「呵呵,既然有元素使在場,我當然不方便顯露真身啊。」
那道虛影這次是出現在地面,一下子就飄到還沒從震驚恢復的雪莉身旁:
「我奉命要帶走公主殿下,就請你們配合一下吧。」
他伸出手,但還沒來得及碰到雪莉,休奈特已經將自己的身體橫在兩人之間,
身體多了刻有火焰紋路的堅硬鎧甲,以及額上銳利的紅色犄角。
「咩嚕咩嚕咩——!!」
火苗從休特的腳邊竄出,四道如鞭的火舌包圍住那虛影,
但當火焰的包圍往散去之後,那道影子又消失無縱。
休奈特轉過頭,卻看到應該被火焰吞噬的傢伙就浮在半空中,
右手掌心正對著自己,一團如爆炸的火球就朝著自己的背部襲來,
火焰與爆炸的能量相碰撞,炸出一團四散的暴風,以及炎熱的溫度。
桑比姆連忙護住自己的主子與昏迷的侍女,
而帝夫在這瞬間似乎察覺到了什麼,湖綠色的瞳正巧與銀髮男孩的紫晶雙眸相對,
男孩明瞭對方的意思,微微點了點頭。


「嘖。」
煙霧終於散去,露出那眉頭緊皺的蒼白臉龐,
那匹馬的火焰薰黑了自己的白色斗篷,身上也有多處被火燒傷的痕跡,
雖然那匹馬受到自己爆炸能量的攻擊也好不到哪去,
不過當下還是撤退為妙。

他從斗篷內掏出一顆如水晶般的藍綠色晶體,
那晶體發出微微的螢光,接觸到晶體的部份開始變得透明,
但隨即就被一束銀色的雷光擊碎。


「這次總算是實體了吧?」
帝夫驅使風將煙霧完全吹開,伸出手制止受傷的小馬怪再往前進,
傑昂就站在他的前方不到一步的距離,伸直的右手閃著銀色電流。

「呵呵呵呵……」斗篷隨著那鬼影的笑聲一起顫抖:
「就算抓到我的實體,也打不倒我索菲斯!」
他的右手往後一揮,將一條由爆炸能量組成的長鞭使力甩出,
只要被鞭子碰到的物體就會被炸開。
帝夫驅動靈力,一道風壁儼然成形,雖然薄弱但至少也能減輕攻擊的力量,
鞭子在碰到風壁的時候稍微停了下來,
緊接著擋在鞭子攻勢前的,是傑昂手中大如蒲扇的雷電之劍。

劍與鞭互相抵銷,爆炸的衝擊力道讓傑昂的動作遲疑了一會,
索菲斯這時猛然衝上前,一發比剛才更大的爆炸能量就砸在帝夫與傑昂身上,
天皇的起居室牆面應聲碎裂,天花板也搖搖欲墜,
從不斷響起的腳步聲與說話聲來看,
宮內已經有人注意到這裡的異狀而聚集在外面。


「哼,浪費我的時間。」
索菲斯也注意到外面的人群,要是現在不快開溜可能會很麻煩。
但眼前出現的並不是兩具焦屍,而是一面土牆。

一面厚實且牢固的土牆。


帝夫睜大了眼睛,望著剛剛伸出雙手釋放靈力的公主殿下,
土黃色的靈力正源源不絕地召喚地之元素,
土牆在承受爆炸後崩解成細末,隨即又組成尖銳的土劍,
數十發的土之武器朝著索菲斯襲來,
已經無法虛體化的他無法閃躲,被釘牢在牆上。

「……是你……」雪莉的聲音低沉:
「是你……殺了父皇的嗎?」


帝夫暗叫不妙,雪莉現在的動作都是下意識在驅使,
他連忙一個箭步衝向前,輕聲說道「抱歉了」,
手刀劈向少女的後頸,她隨即失去意識而癱軟在地,
地之元素失去了靈力的憑依,漸漸碎成細砂。

就在索菲斯竊喜能夠藉機逃走之際,冷不防有一隻手壓向自己的胸膛,
力道之強有如千斤重,完全動彈不得。


「放心,我會留活口問話。」
傑昂冷冷地道,巨大的銀色電流在霎那間奪走索菲斯的所有知覺。

 

 

 

 

「清麿,我們要去哪裡?」
金色狐狸男孩忙著掃蕩聚集而來的黑色物質,
趁著空檔急忙問道。
「陰陽寮,」
黑髮少年也沒有閒著,這樣一路奔來他不曉得已經冰凍了多少:
「我總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黑色的物質似乎有自己的意識,
不斷地朝清麿和賈修的方向湧來,
而一般人似乎看不見這些詭異的物體。

「奴喔!」
狐狸男孩將雷電的能量聚積在自己體內,
以如閃電般的速度掙脫包圍,拉著清麿的手便往陰陽寮的方向衝去。

 

 


此時的中田師傅在陰陽寮正殿中心盤腿而坐,閉眼沈澱心思。
所有的陰陽生都已經離開了,為了保全封印的力量,
身為寮長的他更不能棄這裡而去。

這讓侵入者如入無人之境,穿過了陰陽寮的正門,悠哉地來到正殿門前。


「……你是訪客?」中田師傅並沒有睜開眼睛,他能強烈地感受到「氣」的存在:
「還是……敵人?」

他用盡全身靈力轟向來人,卻在睜開眼睛的剎那,
對方漆黑的魔力如洪水般高漲,頃刻間便吞噬了自己的靈力。

「別這樣嘛,要是弄傷我的話,你這個寮長的位置可能會不保喔。」
白髮少年扶正戴在頭上的烏紗帽,高官的裝扮讓中田師傅遲疑了會。
雖是人類,卻擁有如此邪惡的魔力……
「……你到底是?」中田調整自己的呼吸,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呵呵。」
白髮少年從袖中取出一把亮晃晃的匕首,朝自己蒼白的手腕一劃,
但流出來的並不是人類該有的鮮紅血液,而是濃稠漆黑的物質。

「……被封印在這片土地下的巨大魔神,」
漆黑的物質夾雜濁黑的邪氣滴落,瞬間被土壤所吸收。

周遭的氣氛在此一瞬間,驟變。


「把你的力量為我鬼王所用吧!哈哈哈哈!!」

 

 

 

中田師傅驚愕地望著自己腳下,
有什麼東西即將破除古老的封印……

 

大地隨之搖晃,不知情的人以為是地牛翻身,
殊不知,接下來出現的會是什麼樣的惡耗。

 

 

 

 

 

 

 

 


~To Be Continued~
-----------------------------------------------------
後記:
卡文卡超久……orz

感謝你看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