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織.月♬♫♪

關於部落格
暗殺教室、嘎修中心
  • 76991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戀人已滿(大人嘎清)

 

 

 

 

 

 

 

 

 

 

 

 

 

 

 

 

 

 

 


「我喜歡你喔,清麿。」
腦海中浮現的是那金髮少年的笑靨,以及那一句另自己難為情的話語。

清麿到現在還沒有從那晚的震撼中恢復過來,
他不斷地回憶著那時金髮少年的表情、說過的一字一句,還有接下來發生的事情。
那對注視著自己的橙色眼瞳是那麼地真誠,
清麿連說服自己「其實只是開玩笑」的理由都沒有。


「唔奴,清麿沒有辦法現在回答也沒關係。」
金髮少年的笑容在光影的捉弄下顯得有些落寞,
他即將回到魔界,清麿在他的身影穿過魔法陣時突然有股衝動想抓住他,
但還是沒有付諸實行,只能默默地目送對方離開。

 

……有時候真的很討厭自己的不坦率。

清麿非常明白,賈修對自己是真心的,
但當他用這個問題詢問自己時,卻得不到一個肯定的答覆。
在自己內心揪結在一起的,
究竟是是喜歡的感覺?又或者只是從前友情的延續?

 

 

 

 

回到魔界的魔王陛下還來不及休息,就被推往執政室去辦公了。
與賈修的面容幾乎一模一樣的銀髮少年不悅地將雙手交叉在胸前,
眼神彷彿可以噴出火來,再遲鈍的人都能明白這個人正在氣頭上,
連貴為魔界之王的金髮少年只有傻笑賠不是的份。


「……事情很多你又不是不知道!」
銀髮少年傳遞文件的時候幾乎是用摔的:
「突然就偷溜出去,近衛軍為了找你差點把王宮地板給掀了……」

「……傑昂。」賈修突然喚銀髮少年的名,打斷對方的抱怨。
「幹嘛?」語氣依然很衝,看來氣還沒消。
「我可以……再請幾天的假去人界嗎?」
金髮少年的話音剛落,隨即整個人被打趴在桌面上,
文件四處翻飛,已讀跟未讀的都混在一起了;
而銀髮少年才不顧這些,他的拳頭和額頭上爆出好幾條青筋。

「……你有膽就再說一次。」
傑昂忿忿地吐出這幾個字,銀色的髮絲遮住了他的眼神,
緊握的拳頭舉在胸前,增添了幾分壓迫感。
「我……呃……」
賈修覺得自己快被自己的冷汗淹沒了:
「因為……嗯……」

……這是相隔了八年,可以跟他一起過生日的機會啊。

 

金髮少年沒膽對正在氣頭上的銀髮少年說出理由,只好以傻笑撐場面。
這招似乎有點用,至少現在傑昂看起來沒有那麼生氣了。


「……如果你能把進度趕上的話倒是可以考慮一下。」
傑昂嘆了口氣後開口道。
「唔奴!」
金髮少年動作迅速地將飄落在地上的文件全數收拾並分類整理好,
精神抖擻容光煥發的模樣還讓送文件進來的下屬嚇了一跳。

此外,這幾天魔王陛下還展現了難得一見的辦事效率,
平常可能要拖延一個星期以上的工作量,不出三天就解決了。

 

「……如果這傢伙平常都有這麼認真就好了……」
目送賈修離去的背影,傑昂再度嘆了口氣。

 

 

 

 

「You got a message……」
返家的清麿習慣性地按下答錄機的按鍵,聽取留言。
來電的顯示是國際電話,看區域碼應該是從日本那邊打來的,
然後,熟悉的嗓音就從機器中傳出。

「喂,高嶺!好久不見啦!你有沒有打算回來一趟呢?我們很久沒見面了!」
清麿不禁莞爾,他確實很久沒有見到他們了,
那群國中時結交的好朋友。
接著山中浩的聲音繼續說道他們打算小聚,一起吃頓飯,
希望清麿有空能夠趕回來參加。

黑髮少年抬起頭望向掛在牆上的月曆,
上面佈滿了密密麻麻的行程預定,
雖然山中所說的聚會時間剛好有空檔,
不過只有一天的時間根本就沒辦法往返兩地。

他苦笑,最後決定先想盡辦法將時間排出來,
如果沒辦法的話,也只能拒絕了。
手邊還有學生的論文等著他去閱讀,
清麿什麼都沒多想,也沒有注意到他下意識空下來的日子,
也就是這個星期五,對自己而言究竟有著什麼意義。

 

自從那個夜晚之後,清麿就讓自己保持著忙碌的狀態,
剛好最近測驗和論文報告比較多,
多到令自己沒有多餘的心力去想其他的事。

去回想那深情的擁吻,溫暖的懷抱,低沉柔和的嗓音,
還有那真切的眼神。

一切的一切都和以前不一樣了,因為兩人都長大了。
唯一不變的,是兩人的個性,
他還是一樣開朗,有點笨笨的;
而自己還是沒有辦法學會坦白……

 

 


——……清麿。

——嗯?


映入眼簾的,是金髮少年熟悉的笑容。

 

——你……喜歡我嗎?

 

 


被鬧鐘的鈴聲驚醒,清麿的思緒還沒有從剛剛的夢境跳脫出來,
右手下意識地搜尋鬧鐘的所在位置,終於找到開關按下它,
這才停止了那吵雜的聲音。


如果剛剛的夢境沒有被打斷的話,那自己接下來會如何回答呢?
……找不到答案啊。

 

雖然今天並沒有排任何課程,不過為了學生的論文,
清麿還是到學校去了,如果有什麼突發狀況的話還可以應付。
臨走前他看見答錄機的燈號,他按下收聽鍵,
這次的電話是真理子打來的,和山中一樣是聚會的邀請。
清麿再次抬頭看向月曆,今天到學校去再看看能不能把一些預定事項排開。

 

 

 

 

金髮少年再次穿越魔法陣,他聞到一股熟悉的氣味,
這裡是清麿的房間,他來過好幾次了的。
書本排列得整整齊齊,整個房間的陳設就讓人有一種嚴謹的感覺,
公事包不見了,看來清麿已經出門上班去了。

賈修習以為常地拉開衣櫥,換上在人界的普通裝扮(T恤和牛仔褲),
決定到清麿任職的學校去找他。

 


教職員室聚集了一些學生,清麿被他們圍在中間,
他們正在討論論文的內容,以及未來主要研究的方向。
學生很喜歡和清麿一起討論,除了年紀相去不遠頗具親和力的原因外,
清麿的見多識廣與獨到見解也是主因之一,
經過與清麿面談而修正的論文,連教授都頗為讚賞。


談話稍微告一個段落,口有點渴的清麿起身想去裝些水來潤潤喉,
正好與出現在門口的人四目交接。

賈修的金髮在豔陽下閃閃發亮,
不輸給陽光的耀眼程度令路過的人忍不住駐足一會;
橙色的眼瞳也是少有的顏色,清秀的面容和高挑的身材引來不少女生注目。


「午安,清麿——」
他露出和金髮一樣燦爛的笑靨,完全無視於清麿一臉錯愕的表情。

 

 


「唔奴……好痛喔清麿……」
金髮少年按著頭上的腫包,用帶淚的嗓音撒嬌。
「不是說過不要擅自跑到學校來的嗎。」話說回來這傢伙是怎麼找到自己的……
清麿正在整理桌上的書籍,沒興趣搭理金髮少年,
冷淡的反應讓賈修噘起嘴,撒嬌撒得更勤了,
他突然從後方一把摟住清麿的腰,嚇得清麿書本散落一桌。

「……笨、笨蛋,快放開啦!」
被限制住行動的黑髮少年只能用手肘頂回去,
除此之外幾乎沒辦法使力,因為對方可是整個人都壓上來了。
清麿慶幸現在沒有其他人在場,不然事後要解釋可是會花上不少時間。
「不.要。」聽賈修的語氣,應該是在鬧脾氣。
「…………。」清麿只覺得自己的臉龐和耳根都快燒起來了。

「……好啦,等一下我整理好就和你一起出去逛逛,可以嗎?」
最終是黑髮少年舉起雙手投降。
「唔奴!」
金髮少年開心地回應,心甘情願地放開了手,
不過還是被架了一記手肘攻擊。

 

 

 

 

晚上返家的清麿再次收到一通語音留言,
山中和真理子的聲音令剛洗好澡經過的賈修駐足聆聽,
這次多了鈴芽的說話聲,不過她似乎對語音留言有些不習慣,
講話有些結結巴巴。
「清、清麿君,有、有空的話一定要回來喔。」

算一算時差,日本那裡應該是清晨吧?
就算現在立刻搭上飛機,就算趕上聚會的時間,也來不及回來。

清麿苦笑,他拿起話筒,要回撥語音留言的號碼時,
賈修的手突然覆蓋在自己的手上,把話筒按下。
清麿錯愕地望著對方,映入眼簾的卻是面帶微笑的表情。
「唔奴,放心交給我吧。」
笑得燦爛的金髮少年推著滿腹疑問的清麿回房間更衣。


「這個傢伙到底在打什麼主意啊……」
清麿走出房門外,發現大門是半掩著,
金髮少年的聲音從外面傳了進來,似乎是在喚自己出去。

他又換回在魔界時的華服穿著,一襲紅色的華服,
闇紅色的披風在他的身後微微起伏,
在一瞬之間因應它主人注入的魔力而變大,漸漸遮住兩人的身影。

「賈修……」
清麿在闇紅色的披風包覆住自己之時,
再度感受到對方擁抱的溫度。
他明白對方要做什麼了,
他知道在下一刻映入視野的,會是什麼樣的景象。
但對方的體溫催化了近日來感到疲憊的他的睡意,
在這寬廣得令人感到安心的懷抱裡,
清麿選擇了依偎,然後進入深沉的夢鄉。

 

「清麿?」
兩人順利地移動到日本冬青鎮,那充滿回憶的家。
東方的天空是一片魚肚白,柔和的晨曦灑入室內,
在幾乎沒有動過的擺設上鍍上一層明亮的輪廓。
賈修微微一笑,低下身將懷中的人兒攔腰抱起,
輕柔地放在柔軟的床舖,蓋上被子。

 

 

 

 

「生日快樂,清麿!」
直到聚會的時間,眼前幾位從中學時代就一直保持聯絡的好朋友們的祝賀,
清麿才意識到,今天是自己的生日。
他害羞地笑笑,輕聲道了謝,和大家一起舉杯,乾杯。

知道清麿要回來參加聚會,
聽說真理子還開心地拿出中學的畢業通訊錄,
只要是曾經同班的同學都沒放過,
搞得現在儼然是一場大型的同學會。

清麿很高興能夠再次見到大家,
而令他最感動的,莫過於他的好朋友還記得自己生日的事情。

「這是當然的囉!」真理子爽朗地回應。
「高嶺,下次回來記得多帶點伴手禮喔!」
山中頂了清麿的肋骨一下,沒有控制力道的後果是清麿痛得回敬他一拳。
「清麿君,有機會再見面喔。」
留了一頭烏黑長髮的鈴芽顯得端莊許多,
她靦腆的笑容浮上兩朵粉紅雲彩,揮手向清麿道別。

 

回到了以前居住的地方,清麿不禁想多繞繞,
夕陽染紅了所有的景物,這自己從小成長的地方還是沒什麼變,
除了迎面吹拂的風以外,時間似乎是靜止的。

他依依不捨地望著眼前的風景最後一眼,才踏上歸途。

 


「唔奴,清麿,歡迎回來!」
黑髮少年還沒來得及扭開玄關大門的門把,
金髮少年迫不及待地跳了出來,撲向來人又磨又蹭。

覺得有些難為情的清麿一開始有股衝動想推開這隻熱情的大狗,
後來還是選擇了回應金髮少年的擁抱,
他摟著對方的背,臉龐緊貼著對方的胸膛,滿足地閉上雙眼。
「……謝謝。」
謝謝你幫我這個忙,讓我見到許久未見的朋友。


好一陣子之後他便放開了金髮少年,只是金髮少年的臂彎還是環繞著他,
在餘暉下依然顯得晶亮的橙色眼瞳直視著。

「……清麿,生日快樂。」
金髮少年笑得燦爛,他的臉孔映在清麿的一對棕色眼眸上,好清晰。
隨後便在清麿的視野前失了焦,
從唇瓣上傳來溫柔的觸感,以及溫熱的真實感,
他們緊緊地摟著彼此,金髮少年的舌瓣伸向了黑髮少年的口,
就如他們的身影般彼此纏綿。


闇紅的披風再次回應主人注入的魔力,再次遮掩兩人的身影,
隨即如蒸發般地消失。

 

 

 

 

「唔奴,那麼就下次見囉,清麿。」
兩人回到時值夜半的英國倫敦,賈修放開了清麿的手,微笑道別。

金色的魔法陣浮現在他的背後,將整個室內照得通亮。

 

「……等一下!」
清麿跳起身,上前拉住賈修的手。

 

這次,不會再和上次一樣了,
絕對不要再錯過什麼。

「我……」
清麿只覺得自己的臉頰發燙,紅得可以滴出血來了,
緊握著對方的手正在顫抖,
心臟跳動得厲害,彷彿下一刻就會蹦出胸膛。
「唔奴?」
賈修雖然一臉疑惑,但還維持著笑容。


「我也喜歡————!」
金髮少年在這一瞬睜大了雙眼,
但驚訝的表情隨即轉為欣喜,笑得更開懷了。

賈修挪動了一下手指,原本互相緊握的雙手現在是食指緊緊相扣,
兩人的臉龐靠得非常近,近到失去了焦點。

「我也很喜歡清麿喔。」
賈修在清麿的耳旁輕輕留下這句話,
說話的氣息搔得清麿耳根發癢,臉龐再度泛上赭紅,
兩人的唇瓣再度親暱相觸,久久才分離。

 

 


……最後是帶著微笑,互相道別的。


或許過沒幾天他又會出現在這裡了吧?
想到這裡,清麿輕輕地「噗哧」一聲笑出來。

 

 

對方的體溫彷彿還殘留在指間,
似乎是在宣示著,就算分隔不同的世界,緊緊相繫的感情依然不變。

 

 

 

 

 

 

 


~End~
------------------------------------------------------
後記:
請允許我使用重點式。
○標題命名無能
○編劇能力大幅退後
○生文速度不是普通慢
○我不知道我在寫什麼(轟)
○告非我沒梗了(喂)

………………


總之感謝閱覽(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