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織.月♬♫♪
關於部落格
暗殺教室、嘎修中心
  • 86489

    累積人氣

  • 17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偶爾的戀人(大人嘎清,BL,H,18X)

 

 

 

 

 

 

 

 

 

 

 

 

 

 

或許早該習慣了的。


那種必須分開的痛苦,以及分開之後的寂寞。
對於還能夠再次見面,即使沒有像從前那樣相伴左右,也該感到滿足了。

 

 

 

 

「我說,你可不可以不要一直搭在我的肩膀上?」
黑髮青年的語氣充滿了無奈,
而壓在他肩頭上的金髮少年卻是一臉疑惑。

 


托耶誕假期的福,清麿能夠回到冬青鎮好好地休息,
雖然他必須準備下學期課程的資料,
但對清麿而言,不過是舉手之勞。

賈修依然三天兩頭便跑來叨擾,
次數之多令清麿非常懷疑他在魔界到底有沒有好好地從政。
現在他整個人正壓在自己的肩上,
手臂環著自己的上身,臉頰就這樣貼在一起。

起初清麿還能夠無視,不過這樣黏得太緊終究還是會感到煩躁,
尤其是正在需要專注在某樣事情上的時候。

 


「唔奴……因為清麿都不理我嘛。」
青年不用回頭就,光憑少年的語氣就能想像他此時的表情——
像孩子般嘟著嘴,撒嬌。


就如同每次出現那樣,賈修興高采烈地湊過來向清麿打招呼,
剛開始清麿會回過頭對他微笑,
不過時間一久,尤其是清麿正在忙的時候,
回應賈修招呼的只有背影。

 

「……我在忙,」
清麿停止了敲打鍵盤的動作,轉過頭與金髮少年的視線相對:
「抱歉,等我忙完之後再陪你好嗎?」
他伸手去撫摸少年那耀眼的金髮,
像撫慰孩子般地稍稍施力按壓少年的天靈蓋。
從少年還噘著嘴的表情看來似乎不太服氣,
就在電光火石間,少年的唇瓣輕觸了青年的,
然後心滿意足地拋下一句「唔奴那我先去樓下等你~」,
留下還沒從突如其來的吻中恢復過來的清麿。


……可惡,終究還是又讓那傢伙得逞了嗎……
清麿捂著自己的唇,一臉不甘心。

 

 

 

 

賈修下樓換上人界的衣服,
在套上襯衫之後想想還是多穿一件鋪棉外套再出門比較好,
儘管他不覺得有多冷,但清麿千叮嚀萬囑咐要賈修的穿著不要太顯眼。
他出門到附近的超商幫自己和清麿買了晚餐,
賈修還記得清麿愛吃可樂餅和鰻魚,
他拿了一個便當和鰻魚飯糰,還有一大堆含有魚肉的食物走去結帳,
店員在一面刷條碼時忍不住好奇望了他幾眼,
最後賈修是提著三大袋的食物回家。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清麿見到他的反應似乎越來越冷淡,
他不是不明白青年的個性,他知道清麿不擅長直截了當地表達情緒,
而且當清麿專注於某樣事物上時,去打擾他反而會惹怒他。

但是……


賈修低頭凝視自己的手掌,
一片雪就這樣被接入掌中,被熱度所融化。
他想要牢牢地緊抱著黑髮青年的身軀、他的靈魂,他的一切。

現在在少年腦海裡盤旋的,是清麿紅著臉說喜歡他的畫面。


少年彷彿是下定決心了般握緊拳頭,連忙加快腳步向前走。

 

 

「我回來了——」
賈修轉開大門門把,一腳踏入玄關,
拍掉外套上還沒融化的雪絮,
從浴室傳來的淋浴聲也在此時嘎然而止,
接著傳來的是吹風機運作的嗡嗡聲。


金髮少年輕輕地笑,他走進廚房,
把買來的食物一股腦地塞進冰箱(反正很快就被吃光了,沒差。),
拎了幾個便當和飯糰就往客廳走,
打開電視機後出現的是新聞播報的畫面,
主播清朗的唸稿聲與吹風機的聲音混在一起,
但隨即又被切換,這次是一則不知道在宣傳什麼的廣告。

少年百般聊賴地轉著電視頻道,
一手拿起剛剛買回來的魚肉料理就往嘴裡塞,
他打開電視不過是要打發等青年過來的時間罷了。

 

「清麿——」
果然當青年的身影一出現在少年視線內,
少年立刻像看到主人的大狗一樣直往對方身上蹭,
也不管自己的身高比人家高了一個頭,
也不管自己擁抱的力道已經惹惱青年,
少年就是希望能夠像現在這樣,緊緊地擁著對方。

 

 

 

 

「我吃飽了。」
清麿放下筷子,順手將桌上的食物包裝袋收拾乾淨,
順手抽了本書閱讀。
一旁悶悶不樂的少年懷裡揣了個抱枕,
兩眼無神地對著電視螢幕發呆,
頭上剛才被青年敲出了一個腫包。

 

清麿好冷淡……

被打而心有不甘的賈修嘟著嘴,
眼角餘光偷偷瞄向青年的側臉,
他的表情依然令人難以猜測內心真正的想法。


是因為覺得自己很煩,所以才對自己愛理不理?


賈修雖然和清麿曾經相處過好一段時間,
但也經歷過一大段的空白,
導致現在的兩人重新相處時有些尷尬。
該怎麼做會比較好呢……

少年難得地陷入了思緒,對他而言這比處理政務還要難得多啦。

 

 

直到少年覺得自己的右肩多了重量時,他才驚覺時間的流逝。
「清麿?」
他轉頭望去才發現原本坐在身旁閱讀書籍的他因為承受不了疲累而打起盹來。
似乎已經睡得很熟了,對於少年呼喚的名字並沒有反應,
只是挪了挪身子,似乎要找個可以睡得更舒服的姿勢,
就這麼向賈修依偎得更近了。

少年噗哧一聲笑了,他放輕動作捧著清麿的上身,
讓他能夠順勢倒臥下來,枕在自己的腿上,
恰巧青年在這時轉了個身,
讓以為對方被吵醒的少年驚動了一下,
孰料青年只是調整姿勢,現在正好讓兩人面對面,只可惜清麿是睡著了的。
賈修凝視著那微微彎起的嘴角,那熟睡的臉龐,
而手指已情不自禁地撫著青年烏黑的髮絲,
指尖流洩淡淡的香味,那是洗髮精的味道。


那是屬於清麿的味道。

「……在這裡睡會感冒的啦。」
金髮少年露出無奈的表情,他小心翼翼地關上電視,
輕輕地抱起睡得安詳的青年,放輕腳步走上二樓的房間。

 

 

翌日早晨,難得一夜好眠的清麿被從窗外透進來的陽光喚醒,
他發現自己的身軀是蜷縮成一團,
他伸手一摸,旁邊的被褥有些凹陷,還帶著餘溫,
想必有人一整晚睡在他身旁。

但現在,房間內就只有他自己,沒有其他人了。


一股伸出手卻摸不著的空虛感頓時湧上來,
青年突然覺得鼻酸,卻賭氣翻了個身,將棉被裹得更緊。

 

 

 

 

因為,害怕孤獨。

寧願冷冷淡淡地保持距離,
也不願承受在親密接觸後湧上來的寂寞。


是的,能夠在見到面就已足夠,其他的,實在不敢再去強求……

 

 


「清麿?」
少年與青年兩人並著肩走在街上,
或許該正確地說,兩人還是一前一後地相隔一小段距離。
雪花片片飄落,增添了一股寒意,
通常在這種冷得刺骨的溫度下寧可選擇待在溫暖的室內,
但就是有人硬拖著自己說是要出來透透氣,
清麿在心中已經對此刻走在前頭的少年抱怨好幾次了。

而此刻青年抱怨的對象停下腳步,回過頭注視著,
神情充滿疑惑的少年呆楞了一會,然後綻出頓悟的笑容。
賈修走向清麿,沒等清麿答應便牽起他的手,
半強迫地讓兩人的手指互相交扣,
意外溫暖的手讓清麿微微睜大了眼。
少年挨了過來,將暴露在寒冷空氣中的手藏在兩人身軀之間,
讓這緊緊維繫的暖流不會中斷。

 

清麿發現自己的臉頰正在發燙,彷彿能瞬間溶解眼前的雪花。

 


「……。」
青年嘴唇動了幾下,似乎是在說些什麼。
「唔奴?」金髮少年偏過頭,一臉疑惑。
「……牽手就牽手,沒事十指交扣幹嘛……」
黑髮青年別過頭試圖掩飾紅得發燙的臉頰,
但語氣還是洩了底。
「……清麿也握得緊緊的不是嗎。」
金髮少年稍稍加了力道,讓兩人的聯繫更加緊密,
即使已經到了溫暖的室內,兩人的手依然沒有放開……


或許該正確地說,是不想放開。

 


少年的手指在拍去青年肩上的雪絮時滑向了頸間,
兩人對望了好一陣子,直到少年的臉龐近到整個模糊失焦為止,
而唇瓣已經互相貼合,將受到寒風侵襲而變得冷冰冰的吻回復它應有的溫暖。
少年的舌瓣溫柔地伸入青年的嘴內,
在相互糾纏之下,兩人的理智逐漸朦朧,厚重的外衣也因此被解開。

即使青年的背正靠在冷硬的玄關牆上。


「……等等,不、不要在這裡……」
清麿硬是將賈修推開,將衣服拉攏,
他感到一股被強拉回回現實的暈眩,
但下面有一股奇妙的感覺,快要按耐不住的感覺。
賈修可不讓清麿有逃脫的空閒,一把撈起他的身軀,
讓他躺在自己的懷裡,連掙扎都沒有施力點。

「唔奴,那還是回房間好了。」
金髮少年的笑靨透著一絲邪氣,
清麿暗叫不妙,卻已經來不及了。

 

 


「嗯……」
躺在柔軟的床褥上,應該是一件舒服的事情,
尤其是在寒冷的天氣。
但前提是,沒有人在你的身上蹭來蹭去。

少年細瘦的手臂蘊藏了強大的力量,
青年被箝制得無法動彈,但他卻又不想離開少年溫熱的懷抱。
溼熱的舌瓣滑過耳後,以及頸間,
冰涼的感覺讓青年的身軀不住顫抖,吐息呵得他發癢。


「……清麿。」
少年停下了所有動作,雙手交叉伏在青年的胸口。
「……嗯?」
「……我不在你身邊的時候,你會想我嗎?」
注視著清麿的表情天真得有如小孩一般。

「……應該……會吧。」
清麿思忖了一會才開口,吐出的話語直截地連他本人都感到訝異。


因為分開之後會寂寞,會眷戀相處在一起的時光;
因為不能長相左右,在一起的時光便顯得快樂且短暫。

 

他們此刻緊緊相擁,距離近得能夠聽到彼此的心跳聲,
彷彿一鬆手,懷中的人而就會消失似地。

 

「……抱歉,我……」
清麿打破這片沉默,正想繼續說下去時,
被賈修的手指制止了。
「我能明白的喔。」
金髮少年甜甜地笑了:
「畢竟我已經待在清麿身邊這麼久了嘛。」

並不是因為厭惡而刻意疏遠,
而是怕分離後會加倍思念,並感到加倍的孤獨。

 

少年繼續舔舐的動作,而後用手指撥弄著青年胸前那淡淡紅暈的突起,
他很享受黑髮青年無法按耐住的嬌喘,以及顫抖的身軀。

青年的下身腫脹得難受,受不了少年手指的搓揉,
白濁色的液體就這麼傾瀉而出,從少年的指縫中流出。
少年饒富興味地舔了一口,隨即將青年的下身含入自己的口中,仔細地舔舐,
耳邊回盪著青年的喘息。

 

「……清麿。」
少年改變姿勢緊緊摟著青年的腰,在耳邊輕輕地喚青年的名字。
「……嗯?」
仍喘著氣的青年已經沒有力氣拉開正在親吻自己後頸的少年。
「……我進去囉,可以嗎?」
少年的手滑向青年的雙腿之間,
隨即湧上的是被填滿的充實感,以及能將意識掩沒的高潮快感。

 

 


隔天清晨,先一步回到魔界的賈修對睡眼矇矓向自己道別的清麿再度獻上一吻,
說著「下次見」的闇紅色身影隨即消失於金色的魔法陣中。
空氣中還殘留著少年的氣息,被褥中還保存著少年的體溫,
青年沒有多想什麼,很快地再度沉入夢鄉。

 

 

 

 

「唔奴,清麿你看你看!」
這次隔了比較長的時間,大概有兩個多禮拜沒有見面了吧。
金髮少年才剛走出魔法陣,隨即撲向正在寫報告的青年。
「唔呃。」
少年的猛烈力道讓青年難受地悶哼,
在撞擊之後的青年不可免俗地敲了少年一記,注意到少年手上的東西。
「那是……」

從外型來看是手機,一模一樣的兩支手機。


「有了這個,就可以隨時聯絡對方喔!」
賈修顯得相當開心:
「這是我讓基度發明的,經過測試之後確定可以收到異界的訊號,
「只要我想念清麿,我就可以撥電話和清麿說話了!」

「這樣啊……」
清麿似乎受到賈修的心情感染,嘴角也跟著牽動,勾勒出彎月形。

 


「謝謝你,賈修。」

 

 


謝謝你,所給我的一切,所為我做的一切。

 

 

 

 

 

 

 

 


~FIN~
---------------------------------------------------------
我沒梗了(哭)
我到底在寫什麼啊我orz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