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織.月♬♫♪

關於部落格
暗殺教室、嘎修中心
  • 76991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花ノ都——之十三、覺醒











 

 

魔物、邪靈們在周圍徘徊,牠們的目標是一名迷路了的金髮女孩。
她看來不超過五歲,身上的衣著看得出她的身份不凡,
但她似乎是在人潮中與牽著自己的侍女走散了,
噙著淚用模糊的視野四處搜尋侍女和下人的身影,卻無所斬獲。

她看得見圍繞在她周圍,對自己不懷好意的形體,
自有記憶以來,她就看得到這一類的東西。
女孩將這能力視為秘密,截自目前為止只有和父親分享過,
那時父親對她說了什麼已經不復記憶,而她一直認為是讚美的話語。


「不要過來!」
女孩尖叫並拔腿就跑,但小孩子的腳程是無法掙脫邪靈的包圍的。
她不小心被一顆突出的岩石絆倒,痛得爬不起來。


就在她害怕地閉上眼睛,準備遭受來自四面八方的邪靈攻擊之時,
四周的地表掀起了一陣陣波瀾,
彷彿是要保護似地以女孩為中心築起了一道土色圍牆,
她有聽見許多物體撞上土牆的撞擊聲與哀號聲。

 

當時的她還不曉得這就是屬於她的力量。
而這力量保護了她,讓她躲過一次又一次的浩劫。

 

 


 

 

陰陽寮正殿底下的土地開始劇烈地搖晃。
古老的封印正閃現它的光芒,壓抑住正要破土而出的東西,
但白髮少年漆黑的血正在侵蝕咒印,眼看即將撐不住。

「別想逃!」
老者的手指結出刀印,米白的符咒從手中急速飛出,
目標自然是見已達成目的而準備撤退的白髮少年。


咒符在白髮少年周圍停了下來,泛出的金光連結所有的符紙,
隨著老者喃喃唸咒的聲音,儼然形成一道結界。
但白髮少年不但沒有露出一絲驚慌,反而還一副饒富興味的表情。

「……沒有用的。」
彈指間,咒符就被漆黑的力量侵蝕殆盡;
若不是中田閃避得快,下一個遭殃的可能是他的手臂。
「你還是擔心你腳底下的東西吧。哼哼……」

正殿的木質地板就在此刻碎裂,木屑遮蔽了視線,
一隻巨大的手從中伸出,整棟建築物是搖搖欲墜。


白髮少年冷哼了聲便縱身一躍,從中田的視線消失。

 

古老的封印在發出如迴光返照的強烈光芒後,隨即被破壞殆盡,
木製地板已經沒有可供站立的空間,
正確地說,整棟建築物被摧毀了大半,
那被封印的傢伙露出一隻手臂,
那深土色手臂光是手腕就有兩個成年男人合抱般粗,
肌肉的線條與尖銳的指甲給人隨時都有可能丟掉性命的威脅感。

老者連忙逃出正殿,古老的封印完全失去了它的作用,
從地底傳來如猛獸般的低吼聲,
那蘊含的渴求是復仇及不斷地殺戮……


終於,完全破土而出。

 

「師傅!」
山中背著清麿交給他的弓箭,正巧撞見古老的怪物重見天日的時刻,
他連忙攙住隨著建築物毀壞而被摔出來的恩師,
在看到那比自己還高出五、六倍的牛角野獸時,
整個人楞在原地無法動彈。

「還是沒辦法阻止嗎……」
老者的語氣充滿了無奈。


牠震天的吼聲足以撼動大地,木屑灰塵漫天飛舞,
山中只覺得自己的雙腳如同生了根,完全動彈不得。

那野獸咧嘴,露出白森森的一排利牙,
牠似乎已經注意到腳下有活生生的獵物,
低沉陰森的笑聲迴盪在空氣中,令人有置身於地獄的錯覺……
而後,巨掌直劈而下,尖銳的爪子露出陰冷的兇光。


「奴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金髮男孩無所畏懼地一躍而上,
嬌小的身軀雖然護不住背後的老人與少年,
但他的氣勢令那巨爪遲疑了下,金色的雷柱直擊掌心,
照理說應該能使對方感到麻痺及灼痛的感覺,
卻只有掌心的部份被雷電燒成焦黑。

巨大的魔物停下攻擊的動作,視線聚焦在自己的右手,
然後,發出低沉的輕蔑笑聲。


「就憑你這小鬼……」
那怪物的雙眼露出兇殘的光芒,額上浮出幾條粗大的血管,
背後如蝙蝠的雙翼遮住了大半的光線,
牠的周圍瀰漫著一股漆黑的氣息,
壓迫感之外還增添了一股詭異感。


「師傅!浩!」
黑髮少年的行動較男孩晚了一步,
在猛烈的攻擊到來前,少年連忙在師傅和朋友前架起冰壁,
在前方的男孩相當驚險地躲開,但卻受了傷;
而自己則是不斷地凝聚水氣,結成冰,
好不容易捱到這波攻勢過去,厚實的冰壁已被融去大半。


「賈修!!」
清麿三步併作兩步奔向男孩,連忙攙起手臂受了傷的他。
「唔奴……我沒事……」
男孩抹去嘴邊的血跡:「可是……那傢伙……不好對付……」

巨大魔物發出震天動地的嚎叫,
其衝擊力令清麿和賈修差點連站都站不穩,
戰慄的恐懼像冰水似地佈滿全身,並且漸漸奪去所有的感覺,
連一根手指都沒辦法動彈。

 

力量……差太多了啊……

 

 

 

 

「!」
雪莉.貝爾蒙特猛然睜開雙眼,映入眼簾的是自己寢宮的天花板,
然後是可可擔憂的神情。
她想起身,但才稍微動一下,頭部立刻感到劇烈的暈眩,
四周的景物彷彿扭曲了似地,令她不得不再度躺回床上。

「……元素力量才剛覺醒就使用過度,看來要休息好一陣子了。」
身旁傳來冷淡的男性嗓音,雪莉連扭頭望向聲音來源都覺得暈,
不過對方已經朝自己走過來了,
映入雪莉視野的是有著淡銀髮絲和一對湖綠色眼眸,面型較瘦長的少年,是帝夫。

「元素……力量……?」
雪莉對帝夫能夠不靠符令和法器就能操縱風的力量早就感到疑惑,
只是一直沒有機會詢問。
「地、火、水、風……這是構成整個世界的四大自然元素,」
帝夫用毫無感情起伏的語調說著:
「而能夠自由操縱元素的人,就稱為元素使。
「目前四大元素使已經到齊,雖然『地』的力量還沒有完全覺醒……」
湖綠眼眸瞟向雪莉:
「但我們已經……沒有時間了。」


「那傢伙」已經滲入這有古老結界保護的都城,
結界被破,是遲早的事。

而結界一旦破滅,阻止「那傢伙」的機會是微乎其微。

 

帝夫望向窗外,地面上蠕動爬行的漆黑物體數量雖然沒有剛才多,
但它們似乎是有意識地朝著某一個方向前進。
而從回到屋內之後一直感到不祥的氛圍,那陰冷刺骨的魔力究竟是……

他轉過身,連忙衝出房外,
烏雲不知何時已壟罩整個天空,甚至有闇紫的雲彩,
一道漆黑的力量緩緩直升天際,從那處傳來野獸的低吼。

「難道……」連向來冷靜的帝夫也不禁流下一滴冷汗。


「有個麻煩的傢伙甦醒了哪,」
一道銀色的嬌小人影出現在帝夫身後:
「那個被抓來的傢伙供出來的。」

「……傑昂。」帝夫沉思了片刻,喚了對方的名。
「嗯?」
「我們也……」

「不行!桑比姆先生說過不能離開床舖的!」
淡銀髮少年的話才剛說出口,就被屋內可可的喊聲硬生生打斷。
房門被打開了,雪莉拖著身軀倚在門旁,痛苦地喘著氣,
頭暈目眩的她是以意識在支撐自己不能倒下。

「公主殿下!」
可可追了出來,一把攙起虛弱的雪莉:
「請您回房……」
然而金髮少女卻舉起手制止可可繼續說下去,
她抬起頭望向帝夫,身體雖然虛弱地顫抖,
但那一對天藍色的眼眸卻出奇地堅定且銳利。

「你剛剛說……『沒時間了』……對吧?」
雪莉吐出的話語斷斷續續:
「那麼……請你……教導我……操縱元素的方法!」

 

 

 

 

「清麿!」
攙扶著中田師傅的山中擔心地呼喊黑髮少年的名字。
在他眼前的兩人,衣衫早已破爛不堪,身上的傷痕不計其數,
但那巨大的魔物幾乎沒有受到什麼損傷,
即使賈修盡了全力發射的電擊也只能灼傷牠的皮膚表層而已。


「帝魔魯度……」中田虛弱地吐出這一個名字:
「在亞族與美族的征戰中,讓人民死傷慘重的魔物……」

因為牠的出現,犧牲了無數的寶貴生命,以及許多優秀的陰陽使;
但也因為牠的出現,亞族與美族決定放下歧見,團結共處。


在耗盡當時所有陰陽使的力量下,才能夠將牠封印,
並設立培育人才的陰陽寮,藉以維持封印的力量。

如今封印被破,當時集眾人之力也無法打倒的魔物,
即使清麿是元素使,也沒有辦法擊敗它的!

 


正當中田要出聲制止時,山中卻先一步行動了。

他取出清麿託付給他的弓和箭,在箭尖刺上好幾張符咒,
接著他拉滿弓,和箭尖一樣銳利的眼神瞄準了帝魔魯度的頭顱,
但他沒有立刻放箭,他在等待時機。

此時帝魔魯度的注意力都放在清麿和賈修身上,
對牠而言,眼前的男孩與少年就像是揮之不去的煩人蒼蠅,
明明力量就很微弱,卻趕都趕不走。
當牠氣惱地張開血盆大口吼叫時,
山中抓緊了這個機會,在弦上的箭筆直地射了出去,
正好落在帝魔魯度的嘴巴裡。

而箭上的符咒也在接觸到目標後發揮效用,
拜清麿的箭矢附有水之靈力所賜,
山中刺上的冰凍符咒在頃刻間便凍結了帝魔魯度的頭顱,
奪去牠的五感。


「趁現在!清麿!!」

接收到山中的信號,清麿立刻從懷裡掏出好幾張冰凍符咒,
在巨大魔物盲目地揮擊時貼上牠的四肢,
與自己的水之靈力相呼應,冰凍的範圍從四肢末梢漸漸地擴張,
帝魔魯度的行動漸漸被冰封住,最後凍成巨大的冰雕。

「成……成功了嗎……」
耗掉了許多靈力的清麿大口大口地喘著氣,
傷口的疼痛與疲累在鬆了一口氣之後迅速湧上來,
差點連站都站不穩的他即時被賈修攙扶住才沒有倒下。

飛奔過來的山中臉上的表情藏不住喜悅,
緊繃的感覺也隨之鬆懈,
但在場卻有一個人依然緊皺著眉。

 

「……如果這麼容易解決……那倒也好……」
中田凝視巨大的冰雕像喃喃自語。

 

 

嗶啪。

冰雕出現了一道小小的裂痕。


「不妙!」
清麿扭頭,只見那道小小的裂痕如同蛛網似地漸漸佈滿冰面,
原本在地面爬行的漆黑物質從那裂縫中鑽了進去,
然而在接觸到帝魔魯度的皮膚時,就像冰碰到火焰一般溶解了。
而且隨著溶解的漆黑物質越來越多,圍繞在帝魔魯度周圍的漆黑魔力也跟著增加。


……可惡,居然忽略了在地面上蠕動的物體!

清麿正想反擊,卻發現身旁的男孩雙腳被牢牢地捆住,
任憑他怎麼拉扯都沒有用,而且它們還一點一點地往賈修的腦門上爬。
而包覆住帝魔魯度的冰逐漸碎裂,牠的尾巴與一隻手臂已經突破冰的箝制,
正襲向清麿和賈修兩人。


「清麿,小心!」山中出聲示警,同時再度拉滿弓。

 

……但,這聲警告來得太遲了。

 

黑髮少年連靈力都沒有催動,
情急之下的他以肉身擋住了帝魔魯度橫掃過來的尾巴,
側腹開了一個碗口大的洞,鮮血立刻噴濺而出,
目睹這一切的男孩震驚過度,只能徒然睜大那無神的雙眼,
即使全身是血的少年撫著他的額頭,他也毫無反應……

 

 

……在記憶深處,似乎有什麼正在騷動。

 

 

 

 

 

 

 

 

 

 

 


~To Be Continued~
-----------------------------------------------------
後記:
很久沒更新了對不起orz

感謝你看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