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織.月♬♫♪

關於部落格
暗殺教室、嘎修中心
  • 76991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143回之後的腦補(欸

 
 
 
「……看來,最後的決定是殺了為師呢。」
 
 
 
生存遊戲勝負已定,由主張殺掉殺老師的一方勝出,
身為被暗殺對象的殺老師語氣卻沒有多大的情緒起伏,
或許已經有心理準備了吧。
 
遊戲規則一開始就講清楚了,由勝出的一方決定E班未來的行動,
不過有些人臉上的表情難掩落寞,特別是一開始主張要拯救殺老師的學生們。
 
「這樣真的……太殘忍了……」
茅野和幾位女同學忍不住捂面低泣。
 
「……我們……真的只能這麼做了嗎…………」
潮田渚緩緩站起身,他的胸口有一大片鮮紅的油墨,
乍看之下彷彿是被人狠狠地捅了一刀而濺出的鮮血。
 
渚望著眼前的那抹鮮紅,那抹紅髮的背影,名為赤羽業的少年。
 
 
業不發一語,緩緩鬆手任由方才刺殺成功的油墨短刀掉落,
渚對這股凝重的沉默感到非常不自在,他試著輕聲呼喚對方的名字。
「業君……」
 
 
 
 
 
碰。
 
 
 
 
 
赤羽業掄起的左拳狠狠地砸向一旁粗大的樹幹,
受到驚嚇的鳥兒慌亂地吱吱喳喳飛離原本牠們休憩的地方,
樹葉被震得沙沙作響,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在場所有人都噤了聲。
 
 
「…………其實一開始聽到渚君說要拯救殺老師時,我是很開心的喔,」
業像是在隱忍著什麼,嗓音顫抖著:
「想著『啊,果然是渚君會有的想法呢,跟渚君的想法一樣呢』。」
「既然如此,那為什麼……」
渚感到訝異,業一開始是抱著跟自己一樣的想法。那為什麼最後會選擇對立?
 
「『拯救』這個詞講起來是很輕鬆,但是具體要怎麼做呢?」
業依舊背對著渚,背對著眾人:
「寺坂一開始也說了,我們並沒有對於『反物質』的相關知識,更別說是仰賴奧田或竹林的科學知識了。」
「所以……」現在開始尋找。
渚沒能來得及說出最後幾個字,就被業打斷。
「要查資料嘛,國內外的科學書籍也沒有相關的資料,雖說是涉及人體實驗有可能有國家資助什麼的,但也是見不得光的研究吧。」
「連相關資料都沒有,你還希望我們這群中學生能研究出什麼?」
「唔……」渚語塞。
「既然如此,」一旁的茅野開口:「如果能夠找到當時的研究人員的話……」
「目前對『反物質』這種東西瞭解透徹的人,這世界上大概就只有殺老師,跟那個叫柳澤的研究人員吧?」
業的聲音低沉,但在這靜謐的場合下說出的話語卻很清晰:
「或許應該要把那位叫『白』的傢伙算進去,以他帶糸成和殺老師對戰的行為來看,他應該也對反物質有一定程度的瞭解。」
「……不過那個白啊,我看八九成就是那個叫柳澤的吧?行事作風什麼的太過相似了。」
 
茅野倒抽一口氣,在遠處的殺老師野感到背脊發涼,
白等於柳澤這件事情,E班大概只有殺老師和茅野知道。
 
「大家也都從殺老師講述的回憶裡聽到了,那個柳澤對殺老師恨之入骨,就算他有除掉反物質或是失去作用的技術也不會提供給我們的吧。」
「而且那傢伙巴不得讓殺老師死,就算我們要對他逼問什麼的,那傢伙應該寧願選擇自盡等殺老師自爆也不讓殺老師苟活吧。」
「就算還有那傢伙底下的研究人員好了,他們的對於反物質的知識有比柳澤或殺老師專精嗎?」
 
 
全班一片愕然。
就連渚也不曉得該怎麼開口。
 
 
 
 
「……難道,你們以為,我們這些決定要『殺』的人,真的什麼都沒有思考過嗎?」
業的嗓音彷彿已壓抑到極限,隨時都有可能爆發似地:
「至少在這個寒假,我可是把能想到的,有些微可行性的方法都考慮進去了喔。」
「可是渚君你知道嗎,越是思考就越發覺自己能選擇的手段越來越少,只剩一條路可走的絕望感嗎?」
「業君……」渚想上前,卻被接下來的吼聲釘立在原地無法動彈。
「你明白要拼命地還欠那隻章魚的人情,卻只能選擇殺掉他,那種不甘心的感覺嗎!?」
「想法天真的人真是好啊,只要跟著情感走,把話講一講就沒事了,卻沒有想過壓抑著情感做痛苦抉擇的人的感受,」
「我以為渚君在提出想拯救殺老師的想法時,是不是有考慮到我遺漏的部份,結果呢?」
業深吸一口氣,全身因憤怒而顫抖,接下來的怒吼就像利刃般深深刺進在場每個人的心裡。
「不要隨便拋出一個不負責任的希望啊混帳!!!」
 
 
 
 
 
面對盛怒而憤憤離去的業,渚完全說不出話來,雙腳彷彿是生了根似地無法動彈。
 
 
 
 
 
業離開前最後一句話除了憤怒的大吼,還帶了些許的……哽咽。
 
 
 
 
 
 
 
 
一向好強的業他……流下了眼淚。








--------------------------------------------------------------------------------------------
未完待續(欸
從看完連載之後的腦補已經快滿出來了(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