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織.月♬♫♪
關於部落格
暗殺教室、嘎修中心
  • 79535

    累積人氣

  • 67

    今日人氣

    12

    追蹤人氣

續.143回之後的腦補(BL,業渚)













潮田渚除了呆立在原地之外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
他對自己的拙於言詞感到懊惱,
對於自己有點一廂情願而傷害到他人的想法感到愧疚。
 
最重要的是,明明是要好的朋友卻沒辦法好好的表達自己的想法,好無力的感覺啊。
 
 
 
「渚!」
茅野楓出聲喊了他的名字,這才將陷入思緒迴圈的渚拉回現實。
她指了指業離去的方向,渚楞了一會才意識到自己應該怎麼做,
他咬咬牙,立刻邁開大步向前跑去。
 
 
 
 
「蠕呵呵呵呵,煩惱吧,衝突吧,然後才會有所成長,這就是青春啊。」
殺老師那招牌的彎月咧嘴笑容的弧度似乎更加上揚了些。
 
 
「說到底這件事還不是因為你而造成的!」
全班同學異口同聲吐槽。
 
 
 
 
 
 
 
「業君!」
渚追得上氣不接下氣,他充分體會到自己和和業君步伐的差距,
不過現在可沒有閒功夫去想這些,迫切想要見到對方的心情比什麼都來得重要。
「業君!」
渚終於見到熟悉的那抹紅,他停下腳步大口喘氣,
對方聽到渚的呼喚也停下腳步,或許是知道來人是誰,紅髮少年並沒有回頭。
 
 
 
 
 
 
……接著陷入一片沉默。
 
 
渚拼命地索盡枯腸,卻找不到適當的詞彙,
他不希望再挑起對方的怒意,可想到的話語卻只有——
 
 
 
 
 
「對不起,業君。」
「對不起,渚君。」
幾乎在同時,兩人說出了一模一樣的話。
 
 
「……欸?」渚一愣。
「剛剛太過氣憤……明明是渚君最在意的事情我卻脫口而出……」
情緒沈澱下來了的紅髮少年這才轉過頭,露出愧疚的微笑:
「雖然這麼說有點厚臉皮,不過我可以請渚君原諒我嗎?」
 
「……我……我也是……」
面對對方已經沒有怒意的表情,渚也鬆了一口氣:
「我明明知道業君和大家都很喜歡殺老師的心情,卻說業君討厭殺老師……」
「還有沒有顧慮到立場不同的同學們的感受……」
渚不安地絞著雙手,慚愧的低下了頭,
他知道班上的大家都很喜歡殺老師,只是選擇的手段不同,
卻不小心說錯了話,惹怒了對方。
渚縮了縮身子,已經做好會吃對方拳頭的心理準備。
 
 
 
「……噗哧。」
「欸!?」渚一臉錯愕地抬起頭,納悶為何業君會有這樣的反應。
「哈哈哈哈……」
業的笑聲聽起來一如往常般輕佻:
「雖然已經說過好幾次了,不過我還是想說,渚君真的很可愛呢。」
「等等為什麼是這樣的反應啊!」渚激動地吐槽。
 
「……話說回來,」業沒有理會渚的反應,
「這好像是我們認識以來第一次,因為意見不同而吵架喔?」
「是呢……」水藍髮少年嘆了一口氣。
「跟人一對一單挑卻被對方先發制人好像也是第一次呢,而且還是被渚君。」業輕晒。
「呃……」渚不知道自己該感到得意還是害羞:
「因為最近有跟烏間老師練習防身術,所以……」
「不過被渚君鑽空子我是沒什麼怨言就是了,」業吐了吐舌:
「因為渚君的暗殺能力真的很強。」
面對突如其來的誇獎,渚的兩頰倏地泛紅,連講話都結巴了起來:
「業、業君也是啊,單手就能把我整個人抬起來,而且要是那一拳沒有被杉野他們阻止,不知道我會被揍成什麼樣子呢……」
渚的語氣顯得有些慌張:
「還有我一直很佩服業君的謀略,即使居於少數的劣勢也能扭轉情勢的策略……」
 
——而且業君一直是自己所憧憬的對象。
潮田渚在心中偷偷補上這句話。
 
自己擁有的是暗殺能力的天份,而對方則擁有運用謀略將這天份發揮得淋漓盡致的才能。
渚突然有一種感覺,只要跟業在一起,再艱難的任務都能完成。
 
 
 
 
接著又是沈默不語。
不過氣氛卻迥然不同。
 
 
 
業與渚兩人相視而笑,經過這次衝突,反而能夠更進一步瞭解對方了。
 
 
 
 
 
 
 
 
「……所以,你們要圍觀到什麼時候?接下來我可是要收門票了喔?」
業環視周圍的樹林,露出正在盤算什麼的,惡魔般的微笑。
 
「唉呀被發現了啊……」
「可惡氣氛正好的說……」
躲在樹叢或枝幹後面的同班同學一一現身,
「那個……中村同學?」
渚無奈地望著舉著手機的金髮少女,看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兩人的對話都被她錄進去了。
「別在意別在意,兩位請繼續——」金髮少女竊笑,舉著的手機並沒有放下來。
「怎麼可能繼續啊!!」渚立刻反駁。
 
「……我說,還有那邊的臭章魚也別躲了吧?」
業的視線停在他左方的樹林,不懷好意的笑容刻得更深了。
 
「欸——身為老師就是要關心一下學生的互動啊——」
殺老師有些不甘願地從最粗的樹幹後探出頭來。
「殺老師怎麼一副八卦記者的裝扮……」渚感到有些無力。
 
「你最沒資格講這種話好嗎!?說起來我們會對立還不是因為你!」
寺坂首先發難。
「就是說就是說。」不少人點頭附和。
「我看就擇日不如撞日,現在就殺掉殺老師好了?」
不知道是誰這麼提議,全班很有默契地亮出對老師專用武器。
「蠕呀——————!!」
面對亮出各種武器殺氣騰騰地朝自己衝過來的學生們,
巨大的黃色章魚慌張地逃竄,伴隨各種慘叫。
 
 
 
「唉呀唉呀……」
好整以暇地望著眼前一群人追殺黃色章魚的情景,業將雙手環繞頸後托著頭,一派輕鬆:
「看來是恢復到往常的暗殺教室了呢。」
「說得也是呢。」渚露出有些無奈的微笑。
 
 
 
 
 
在這次班級分裂的騷動平息之後,3年E班的學生們有了一致性的目標。
 
 
我等乃殺手,目標是……老師。
 
 
 
 
 
 
 
 
 
 
 
 
 
 
 
 
 
 
 
 
 
 
 
 
 
 
 
 
 
 
 
 
おまけ
 
 
 
 
 
 
 
 
 
 
 
 
 
 
 
「不過啊……果然還是有點不甘心啊,被渚壓制什麼的。」
3年E班的教室在椚丘中學本校舍後方的半山腰上,要上下學勢必要走一段山路。
稍早之前還是兩派對立中心的紅短髮少年與綁著雙馬尾的水藍髮少年一如往常地一起放學回家,
面對紅髮少年突如其來的一句話,水藍髮少年先是一愣,然後無奈的開口:
「呃……業君對不起啦。」真是會記仇欸,業君。渚不敢把這句吐槽說出口。
「嗯?道歉對我而言可能有點不夠喔,渚君。」
業又露出熟悉的,腦袋裡閃過惡作劇點子的笑容。
「業君又打算要做什麼……哇啊!」
渚還來不及把話說完,手腕就被就被對方扣住,往一旁的樹林深處拉去。
 
 
業不時回頭,似乎是在確認有沒有閒雜人等跟上來,
直到確定周遭除了茂密的樹林之外就只有他們兩人時,業才鬆開手。
 
 
「業君?」
渚一臉疑惑,不過現在心裡更多的是恐懼,
每次業露出那種笑容的時候十次裡有九次會搞得天翻地覆。
但紅髮少年沒有回應自己的疑問,
而在渚驚覺自己的水藍色瞳眸倒映在對方那彷彿能看穿一切的金棕色瞳眸裡時,
兩人的唇瓣早已交疊在一起,舌葉溫柔地繾綣,
業輕柔地撫著渚的臉龐,修長的手指把玩著柔細帶有淡淡洗髮精香味的水藍色髮絲,
而渚下意識地環住對方寬大的肩膀,好久好久才依依不捨地分開,兩人的舌尖牽著一條曖昧的銀絲。
 
 
 
「……這樣,業君滿足了嗎?」渚羞到臉頰都快燒起來了。
「嗯,滿足了,」
業舔舔嘴,無視滿臉通紅的渚,意猶未盡地輕啄對方小巧的鼻尖、額頭:
「不愧是bitch老師直傳的吻技呢——」
「業君!」渚有些惱怒。
 
「哈哈哈……」
業露出今天以來最燦爛的笑容,向渚伸出右手,示意渚牽著自己。
「一起回家吧?」
「……嗯!」
渚點點頭,伸出手與業十指交握,掌心傳來對方的體溫。
 
 
 
 
能夠和好真的是太好了。
 
 
 
 
 
 
 
 
FIN.
---------------------------------------------------------------------------------
其實我只是想寫おまけ而已(被打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