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織.月♬♫♪

關於部落格
暗殺教室、嘎修中心
  • 76991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假戲真做①(業渚,BL有)

 
 
 
 
 
 
「……那麼,接下來才是重頭戲,」
木造的舊講台上,一隻比成人還高的的黃色章魚發出蠕呼呼呼呼的笑聲,
被學生起名為殺老師的他晃著手上的紙箱,從裡面抽出兩張紙籤:
「抽到的兩位同學要當一個星期的情侶喔!」
 
 
殺老師一定是因為暑假在沖繩沒有湊成班對才會玩這個遊戲的吧!
不少人在心中補上這句吐槽。
底下的學生無不「這隻臭章魚是玩夠了沒」半無奈半惱怒的神情,
有幾位同學已經在交頭接耳,準備接下來的暗殺行動。
 
 
 
「蠕呼呼呼呼……那麼是哪兩位幸運的同學呢……15號和21號!」
無視於底下逐漸凝聚的殺意,殺老師原本黃色的臉逐漸轉變成粉紅色,
在學生看不見的後腦杓上浮現了一箭穿雙心的「情侶成立」圖案,
蠕動的觸手將抽到的紙籤翻過來讓學生們看個清楚:
「在這一個星期裡要相親相愛喔,蠕呼呼呼……」
 
 
「……呃……」
一名紮著水藍色雙馬尾,不論身形還是外表看來都比同齡男生嬌小秀氣的少年有些汗顏地望著手中的紙籤。
「渚,怎麼了嗎?」一旁的綠髮少女湊過來,也看到了紙籤上的號碼。
「抽、抽中了……」少年無奈地垂下肩膀。為什麼這麼剛好抽到自己啊啊啊啊——
「看來其中一位是渚同學了呢——」殺老師一臉害羞的粉紅表情,環視其他同學:
「那,另外一位是誰?」
 
「啊,是我。」
站在水藍髮少年的右邊,有著在這班級裡相當顯眼的一頭紅色短髮,
名為赤羽業的少年嘴裡咬著草莓歐蕾的吸管,晃了晃手中的紙籤含混地回答。
他放下飲料鋁箔包,在轉頭看向渚時,發現渚也面對著他,
兩人就這麼四目相對了好一會兒。
 
 
 
 
「……欸?」
 
 
 
 
 
 
 
 
 
 
 
 
 
 
 
讓我們把時間回到稍早之前。
 
 
為了慶祝在全校集會上公然反抗理事長和學生會長指示的竹林同學回到E班,
殺老師決定今天早上停課,並準備了零食飲料,就在教室裡辦起小型派對。
 
 
 
椚丘中學三年E班——這個由在主校舍成績表現不良或是行為偏差的學生組成的班級,
他們上課的教室是座落於主校舍後方半山腰上的木造破舊建築,
本校舍的學生對於轉到E班這件事情避之為恐不及,
就算有只要成績達到標準就能夠回到原班級上課的規定,
但在這學習環境惡劣的情況下,想要回主校舍的可能性幾乎等於零,
所以被分發到E班的學生們都是帶著絕望的心情,度過國中最後一年。
 
然而這屆E班卻有所不同,在眼前的暗殺目標帶領之下,
學生們不僅在課業上有了顯著的成長,彼此之間也締結了很深的羈絆,
相較於主校舍死氣沉沉的氣氛,這裡顯得有生氣許多,
也難怪原本有機會回主校舍上課的竹林同學會選擇回來E班了。
 
 
 
「那麼,我們就來一個餘興活動吧!」
殺老師不知道從哪拿來兩個用紙箱做的籤筒:
「每個人抽一個號碼。」
學生們不曉得殺老師葫蘆裡是賣什麼藥,
抱著「既然是餘興節目那就玩一玩吧」的心情抽了籤,
連小律也用機械手臂抽了一張。
 
 
殊不知,這才是地獄的開始。
 
 
 
 
 
「我說那隻死章魚到底是從哪來這麼多鬼點子的啊!」
寺坂宏亮的大嗓門從教室後方傳來。
殺老師不曉得從哪弄來一套大尺寸的黑底滾白荷葉邊的女僕裝,
但在身材結實的寺坂身上還是顯得略小,繃緊的衣服彷彿隨時都要炸開,
在他身邊的跟班們一副想笑卻不敢大笑的表情,
只有狹間輕輕的補了一句「其實還滿搭的嘛」。
 
「好像是殺老師從昨天看的綜藝節目得來的靈感……」
身材圓潤的原回答了寺坂的問題:「小律剛剛說的。」
「小律,麻煩妳以後慎選給殺老師看的電視內容……」
長瀏海幾乎遮住上半臉的黑髮少年語氣顯得無奈。
「好的,抱歉啊大家。」巨大機械螢幕上的女孩行了舉手禮,這是她收到指示的慣有動作。
 
 
「突然覺得跟寺坂比起來,我還算好了……」
坐在前排的男生班長——磯貝,頭上多了一個很明顯是女性飾品的緞帶蝴蝶結,
就綁在如新芽般分成兩撮的呆毛根部。
 
「夠了——死花心色鬼你不要隨便亂摸!」
「我什麼都沒做好嗎!」
教室的一角,身材嬌小纖瘦的黑短髮少女和比她高一個頭的金髮少年吵得不可開交。
少年的左腳和少女的右腳被繩子固定住,一副要參加兩人三腳比賽的樣子。
「前原同學和岡野同學不要吵架嘛,」罪魁禍首的臉上閃著粉紅色的紅暈:
「這學期有運動會,剛好可以先練習啊。」
「那你手上的相機是怎麼回事!」被整的兩人很有默契地異口同聲吼回去。
 
 
 
 
 
「哈哈哈……」
望著教室裡被殺老師惡整的同學們,潮田渚只有苦笑的份,暗自慶幸自己還沒被抽到。
「欸——殺老師玩得真起勁呢。」
慵懶的長音從渚的身後傳來,赤羽業同樣也是沒中籤的幸運兒,
就如同說話的語氣般悠哉悠哉地晃步到水藍髮少年的身旁:
「為了提昇我們對他的殺意,還真是辛苦他了。」
「欸?」渚眨眨眼,一臉疑惑。
「我們在暑假精心策劃的暗殺計畫不是失敗了嗎?當時的挫敗感還真不小呢,對許多人而言。」
業淺笑:「所以那隻章魚才用這種方式來給我們打氣吧……大概。」
「大概?」
「雖然我覺得主要目的還是想惡整我們就是了。」業聳聳肩。
貓耳髮箍(岡島表示這是他人生中最大的恥辱)、
美甲工具(「我說為什麼是章魚燒的圖案啊!」中村莉櫻和片岡惠同聲吐槽)、
搞笑變裝用的鬍子眼鏡(竹林居然還能冷靜地像平常一樣推了推眼鏡)……
還真是什麼打磨用的工具都用上了耶。
 
業收回環視周圍的視線,好整以暇地啜飲手中的草莓歐蕾。
 
 
 
「……那麼,接下來才是重頭戲,」
殺老師晃著手上的紙箱,發出蠕呼呼呼呼的笑聲,從裡面抽出兩張紙籤:
「抽到的兩位同學要當一個星期的情侶喔!」
 
 
 
 
 
 
 
 
時間拉回現在。
 
 
 
 
 
和業四目相對的潮田渚完全不知道該做何反應。
 
「唉呀……居然抽到兩個男同學呢……」
殺老師的語氣顯示出他的心情有些低落,不過誰來解釋一下那快變成桃紅色的色大叔臉是怎麼回事?
「不過遊戲規則就是要遵守,既然籤都抽出來了就請渚同學和業同學交往一個星期囉——」
「等等啊殺老師!」渚這時才回過神來:「兩個男生交往什麼的……!」
「啊,渚同學不必擔心,」殺老師轉眼間就從寬大的教師服裡拉出一本可以媲美休學旅行指南厚度的精裝書:
「老師早就整理好熱戀中的情侶應該會做的事情囉。」
 
果然是預謀好的嗎!
這是全班同學一致的心聲。
 
 
「喔——真是夠了,殺老師!」情緒激動的渚漲紅了臉:「業君你也幫我說說話——」
渚再度望向業,這才發現眼前的紅髮少年一直沒有移開視線,手托著下顎,像是在思考什麼的神情。
「……業君?」彷彿是在確認對方是否和剛才的自己一樣失了神,渚再一次呼喚對方的名字。
「嗯……我正在想啊,這個星期應該要叫渚君『小渚(渚ちゃん)』嗎?」
紅髮少年依然是一派輕鬆的語調,卻露出惡作劇時的慣有笑容。
「嗚……拜託跟平常一樣就好了……」水藍髮少年無力地垂下了頭,此時的他欲哭無淚:
「我不該期待業君提出什麼反駁的……」
「有什麼關係嘛,一個星期很快就過去了,而且——」
業俯身在渚的耳旁輕聲說道:「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啊。」
幾綹紅色的髮絲和說話的吐息撓得潮田渚耳根發癢,嬌小的身軀不自覺地顫了一下,
這極小的反應沒有人注意到,除了赤羽業之外。
 
 
 
 
 
 
 
 
 
 
 
 
 
 
「那麼,今天的課就上到這裡,」講台上巨大的黃色章魚闔上教科書:
「想暗殺老師的,歡迎在放學後來找我……不過應該還是殺不成的吧蠕呼呼呼呼——」
原本黃色的臉轉變為黃綠相間的輕視表情。
 
 
 
真想宰了這隻臭章魚!
特別是今天被惡整的同學,這個想法最為強烈。
 
於是前一秒還是充滿知識氣息的教室,在轉眼間成為子彈齊飛,匕首亂舞的殺戮戰場。
 
 
 
「渚,」座位在渚正後方有著健康小麥色肌膚的短髮少年正把玩著手中的棒球:
「今天有社區球隊的練習,我先走囉。」
「嗯,」潮田渚停下收拾書包的舉動,回頭微笑:「杉野再見!」
「明天見!」
 
「那,我要跟倉橋她們去一家新開的甜點店,」
和渚髮型相似的綠髮少女背起書包,朝教室門口正期待著吃甜點的短捲髮少女走去:
「明天見!」
「茅野明天見!」
目送茅野她們離去的渚收拾好了東西,習慣性地朝身後的座位一瞥。
不知道只是巧合還是刻意安排,平常一起回家的同學今天都突然有事……
等等,所以今天只有業君跟自己一起走?
 
「渚君,走吧。」業拎著書包朝著渚走過來:
「還是你也想參一腳?」
水藍髮少年順著紅髮少年的視線看過去,
是個班上同學對著一隻黃綠相間的章魚怪進行刀槍混戰的場景。
「不、不了……」渚無力地回應。
 
「等等,那邊的兩位少年!」
殺老師一邊閃躲磯貝和前原的刀子,還不忘衝著兩人露出春意蕩漾的粉色笑臉,
伸出兩隻同樣是粉色的觸手碰在一起:
「情侶啊,就是要手.牽.手一起走喔,蠕呼呼呼呼……」
「殺老師你夠了!」渚漲紅了臉,正想繼續反駁下去,卻被人一把攫住手腕。
赤羽業對暗殺目標回敬了一把匕首(理所當然被躲開了)後,
不發一語,只是拉著潮田渚的手腕往外走,離開了木造建築。
 
 
昏黃的夕陽撒下溫暖的橘色調,少了日正當中時的酷熱。
 
紅髮少年放開水藍髮少年的手腕,取而代之的是握住了對方的手。
在這一瞬間潮田渚覺得像是通電一般有什麼東西從對方的手掌心傳了過來,
若不是在夕陽餘暉下,可能就被對方發現自己有微微臉紅了一下。
 
他抬起頭,望向身旁比他高出許多的紅髮少年。
陽光把他的輪廓鍍上一層金色,那抹紅髮和晚霞有著說不出的適配感。
 
……為什麼突然有一種怦然心動的感覺?
 
 
像是察覺到了渚的視線,業帶著微笑回望,輕聲問怎麼了。
 
「……不,沒什麼。」
 
 
 
……其實從以前放學一起回家的時候就有察覺到了。
因為身高差的關係,自己的步伐比較小,但業總是配合自己的步伐,和自己並肩而行。
這樣的感覺,在牽著手一起走的時候更是強烈。
 
 
潮田渚很喜歡赤羽業這樣若無其事的,淡淡的溫柔和體貼。
 
 
 
 
 
業和渚的家都在同一個電車站,只不過出了站之後是反方向。
 
「我陪你一起回家吧,渚君。」
「欸?不用啦……」
「我可以在回家的路上解決我的晚餐。」
「……嗯,好吧。」
 
 
 
 
兩人在渚家公寓的樓下道別。
望著業離去的背影,渚感覺自己的體內有什麼東西正在起化學反應,
然而現在自己還察覺不出是什麼變化。
 
 
 
 
 
 
 
 
------------------------------------------------------------------------
TBC.
 
 
 
 
 
於是這是第一篇業渚同人文!
還請大家多多指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