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織.月♬♫♪

關於部落格
暗殺教室、嘎修中心
  • 76991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假戲真做②(業渚,BL有)

 








手機設定的鬧鈴很盡責地準時響起,將它的主人從睡夢中喚醒。
被窩裡的水藍髮少年發出帶有濃濃睡意的呻吟,伸出一隻手摸索自己的手機,
就在潮田渚找到手機把鬧鐘關掉時,理性告訴他必須抵抗睡意,
於是他坐起身,揉了揉惺忪的湖藍色雙眸,過肩長髮順勢垂下。
 
夏天天亮得很早呢。
早晨柔和的陽光已經盈滿室內,潮田渚藉著明亮的光線驅散自己的睡意,
他伸了個懶腰,下床準備梳洗。
 
 
「早安,渚同學。」手機螢幕浮現一名年紀和自己相仿的淡紫髮少女:
「渚同學今天起得比較早呢!是有什麼事嗎?」
「啊,小律早安。」少年對著手機說道,
「至於為什麼比較早起這個問題……」語氣滿滿的無奈。
 
 
 
還不是昨晚在複習功課時,某隻巨型章魚怪突然出現在窗前,
說什麼既然是在交往就幫業同學準備愛妻便當什麼的啊,
邊說還流下兩行清淚,本來心腸就軟的渚雖然百般不願意,最後還是勉強答應了,
總覺得不照做會被揶揄「連遊戲規則都不好好遵守沒有資格成為暗殺者」之類的話。
 
不過昨晚最後還是有回敬殺老師一把匕首啦,只是還是被接住了。
 
 
 
 
水藍髮少年梳洗完畢走出房間,室內空無一人,
餐桌上擺了用保鮮膜封著兩個匆匆捏就的三角海苔飯糰,
還有一碗已經快冷掉的味噌湯,霧氣在覆蓋著碗口的保鮮膜上凝成了水珠。
 
潮田渚輕輕嘆了口氣。
最近媽媽的公司業務繁忙,導致她必須早出晚歸,
這幾天和自己的母親唯一的交集就是餐桌上的早餐。
 
——其實媽媽可以不用這麼忙的,我可以自己準備早餐啊。
 
 
但是這句話和這份貼心因為一直遇不到對方而無法傳達。
 
 
 
 
 
潮田渚搖搖頭,現在沒有太多時間可以沉浸在自己的思緒裡,
他一邊解決自己的早餐,一邊動手準備中午的便當,
他熟練地從冰箱裡挑選自己想料理的菜,從清洗、刀工到火侯以及成品一氣呵成,
感嘆著這因為母親總是把自己當女孩子養而熟練的料理技能。
但就在渚拿出雙層大便當盒的時候,他的動作突然停滯了。
 
 
……業君喜歡吃什麼呢?
 
 
 
渚努力地回想,平常中午業君會吃什麼,
但記憶中不外乎是草莓歐蕾(偶爾會心血來潮換換口味,但一定是歐蕾系列的飲料),
有時候可能會有在小賣部買的熱狗麵包或炒麵麵包之類的,
幾乎沒有好好的吃一頓正常的中餐過。
至於早餐,依照業幾乎都在第一堂課快開始前才到教室的習性來看,大概也沒有吃吧。
 
為什麼三餐都沒有正常吃還能長那麼高啊……
渚大嘆造物主實在太不公平了。
 
至於草莓歐蕾,渚曾經好奇業為什麼喜歡喝歐蕾系列的飲料,
得到的答案是「適量攝取糖份有助於大腦思考,還可以順便補充熱量」,
只是那照三餐外加點心喝的份量應該不叫適量了吧。
 
 
 
「……突然覺得,我很不瞭解業君呢。」
渚自言自語道。
不過離該出門的時間越來越近,沒有時間猶豫了,
他將所有的菜色盛裝好,暗自祈禱業君不會嫌棄自己的手藝,
簡單收拾一下廚房,便匆匆出門上學。
 
「……我出門了。」
潮田渚對著空蕩蕩的家輕聲說道。
 
 
 
 
 
 
 
 
 
 
 
 
 
 
雖說現在時序漸漸進入秋季,但天氣依舊炎熱。
位於山腰上的破舊木造校舍並沒有冷氣,
因應這種炎熱的天氣,班上的同學到校時間大致上分為兩種——
像潮田渚這樣,抓緊朝陽還沒發揮它真正威力,還算涼快的時候到校,
也有直到上課前一刻才會到教室的人,比方說赤羽業。
 
不過就在潮田渚快步跑到車站時,眼前卻出現了極低機率出現的景象。
 
 
赤羽業倚著車站的外牆,漫不經心地滑著手機,
那抹耀眼的紅髮在朝陽淡金色的光照耀下顯得更加張狂,
印象強烈到只要看過一眼就難以從腦海抹去。
 
 
「業君?」
停下腳步的潮田渚喘了幾口氣,呼喚眼前紅髮少年的名字。
「啊,渚君早安。」
業的視線從手機螢幕上離開,對著渚露出微笑,
不過才一抬頭,就注意到水藍髮少年手上那比平常大了一倍的便當袋。
 
忙著平緩氣息的水藍髮少年並沒有察覺到紅髮少年閃過一絲惡作劇的神情。
 
「業君今天好早呢。」渚跟著業一起通過電車閘門。
「嗯,因為天氣太熱被熱醒了,結果睡意全消,只好提早出門囉。」
紅髮少年一派輕鬆地說。
「不過,業君……」渚的視線順著自己的右手手臂往下:
「你一定要牽著我的手嗎?」
業打量著因羞赧而微微臉紅的渚,不由得噗哧一笑:
「因為渚君太小隻了,不好好抓緊的話會被人潮沖散的。」
「業君!」渚出聲抗議。
「抱歉抱歉,我知道渚君會不好意思,到了教室就放開,好嗎?」
 
 
 
 
不過當兩人同時出現在E班教室門口時,渚感覺到班上的同學朝自己射過來的視線不一樣了,
或許是因為業很反常地提早到班的關係,但是中村莉櫻臉上浮現意味深長的笑容是怎麼回事!
而另一名受到注目禮的當事人卻沒有多大反應,
赤羽業打了個呵欠,隨手將書包扔在自己的座位上,
悠閒地掏出剛剛路過主校舍在販賣機買的草莓歐蕾。
 
「啊,業你來得正好。」
坐在業前面座位的千葉龍之介轉過頭來,過長的黑色瀏海使得其他人都看不到他的眼睛,
他的嗓音給人一種沉穩的感覺:「昨天的數學作業,可以跟你對一下答案嗎?」
「OK——」
 
 
 
潮田渚望著眼前兩位數學高手討論解題的景象,露出欣慰的微笑。
——跟上學期比起來,業君已經能夠好好地融入這個班級了呢。
 
 
 
 
 
 
 
 
 
 
 
 
 
 
「吶,渚要不要跟我們一起吃午餐?」
轉眼間,一個上午的課程就結束了。
腦袋被授課內容塞滿滿的潮田渚覺得胃特別空虛,
不過面對茅野楓提出的午餐邀約,他想不到要用什麼理由表達他的不方便。
 
可以的話,渚實在不想在教室裡打開這很明顯是兩人份的便當。
 
 
正當渚在煩惱該怎麼跟茅野說時,一雙大手無預警地壓住他的肩頭。
「抱歉啊,今天渚跟我有約。」赤羽業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渚的身後:「走吧,渚君。」
渚完全摸不著頭緒:「欸?」
沒等水藍髮少年反應過來,紅髮少年已經一把攫住對方的手腕,
輕輕鬆鬆地把那瘦小的身軀從座位上拉起來,沒有忘記順手拿對方今早做的便當。
正在講桌前大啖甜食的殺老師對著眼前的這幅景象,整張臉又變成粉紅色的了。
 
「吶,我話先說在前頭,」
紅髮少年在離開教室前回過頭掃視整間教室,
那對金棕色帶有殺氣的眼瞳最後直勾勾地盯著殺老師:
「要是跟來的話……知道後果吧。」赤羽業不知道從哪「唰」地迅速拿出兩條芥末和辣椒醬。
「扭呀……」殺老師冒了幾滴冷汗,這小子真的有可能往自己吃的甜食裡加料啊……
 
 
 
 
 
離開教室後,業往教室後山走去,渚雖然疑惑對方究竟想帶自己去哪裡但還是緊緊跟在後頭,
原本沐浴在正午炙熱烈陽下的兩人被後山茂密的樹蔭所遮蓋,
加上徐徐微風,頓時覺得涼快不少。
 
渚深深吸了一口氣,享受被綠蔭圍繞的舒適感,
怪不得業君蹺課的時候常常往這裡跑啊。
 
這座後山哪裡舒適涼快,業君一定瞭若指掌吧,渚心想。
 
 
最後兩人在一棵五人合抱的大樹前停下,
強烈的陽光在蓊鬱的叢林下只剩滿地的金色小點,
樹葉在微風的吹拂下颯颯作響,偶爾有鳥鳴蟲鳴點綴,很是愜意。
 
 
 
兩人倚著樹幹席地而坐,在這裡不會有人來打擾,
這粗大的樹幹剛好擋住教室的方向,也不用擔心會被某隻巨型章魚怪用變焦眼偷窺。
渚在內心感謝業的設想週到,一邊打開便當盒。
 
 
「哇,看起來很好吃呢。」面對眼前豐富的菜色,業不由得讚嘆。
「……我還怕被業君嫌棄呢。」
渚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後腦杓,另一手將一雙筷子遞到對方眼前:「請、請慢用……」
 
 
然而赤羽業接過了筷子,卻沒有動手的打算。
 
「呃……業君?」
「吶,我希望渚君能餵我吃呢。」帶著壞笑的紅髮少年眼裡閃著惡作劇的光芒。
「欸……欸!?」渚只覺得自己的臉頰一熱。
「沒關係啦,反正在這裡不會有人看見啊,而且……」
紅髮少年笑得燦爛:「我也會餵渚君吃喔。」
「唔……」
「再不快點午休時間就要結束了喔,渚君。」
業這句話有如最後的補刀,渚自知已無路可退,只好乖乖拿起筷子,
大樹下的兩人就這麼你一口我一口分食,業的視線一直沒有離開過渚,
那挾起食物送到自己面前的害羞模樣真的可愛至極,忍不住掏出手機拍了幾張。
「業君不要拍照啦!」
渚想要衝上前奪下業的手機,卻徒勞無功——都是因為那可恨的身高差,
反而被業趁機塞了滿口菜。
潮田渚心有不甘地咀嚼口中的食物,賭氣似地扭過頭不看對方,
只是那氣鼓鼓的臉頰令赤羽業手癢偷戳了好幾下。
 
「……渚君的手藝真的不錯呢。」心滿意足地將便當分食乾淨的業輕笑。
「……欸?呃……謝謝……」
突然被稱讚的渚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如何反應,只好小小聲地道謝。
「其實在準備午餐的時候一直擔心一件事……」渚囁嚅道。
「嗯?」
「怕準備到業君不喜歡吃的菜什麼的……」
渚實在不敢正視業,因為實在太不好意思了啊啊啊——
「哈哈,渚君在說什麼呢,」業反倒是一派輕鬆:
「基本上我沒有特別討厭吃的東西,而且——」
此時的業注意到渚的嘴角沾了一粒飯粒,他湊近對方的臉龐,戲謔地將飯粒舔進口:
「只要是渚君做的料理,我都喜歡吃。」
 
 
潮田渚覺得自己快燒起來了。
 
 
 
「吶,午休結束前在這裡休息一下吧,渚君。」業揉了揉渚那細柔的水藍髮絲:
「這裡比教室涼快多了。」
「……嗯。」渚綻開笑顏,和對方一起享受微風輕拂的舒適感。
 
 
 
 
 
約莫十分鐘過後,水藍髮少年抵擋不住睡意,倒在也漸漸進入夢鄉的紅髮少年身上。
 
 
 
 
 
 
 
 
而負責教授暗殺技巧的烏間老師發現沒去上課的兩人在這裡睡得正熟,已經是半小時過後的事情了。
 
 
 
 
 
 
 


----------------------------------------------------------------------------------------------------
TBC.

終於把愛妻便當梗寫出來了!!開心!!!!

下面還有喔↓





 
 
 
 
 
おまけ
 
 
 
 
 
 
 
 
 
「……你在這裡做什麼,暗殺目標?」
烏間老師那因將烏黑短髮向後梳理而露出的額頭爆出了青筋。
「扭呀!」手拿著枕頭和毛毯的巨型黃色章魚像做錯事被抓到的小孩般慌張失措:
「我只是怕他們感冒而已……」
 
被兩位教師的對話吵醒的業打了個大呵欠,渚則是揉了揉惺忪的睡眼。
 
 
「你們遲到了,快去換衣服。」烏間老師命令道。
「是——」「抱歉,烏間老師。」業和渚同時應答。









--------------------------------------------------------------------------------------------
其實就是這張動畫雜誌圖的腦補XD
感謝你看到這裡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