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織.月♬♫♪

關於部落格
暗殺教室、嘎修中心
  • 76991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戀心(業渚,BL)

 
 
 
 
 
 
在椚丘中學的畢業典禮後,已經過了四個月。
但在準備畢業的那段期間所發生的事情,潮田渚依然覺得歷歷在目——
尤其是在典禮前一天被大家合力暗殺,永遠缺席的殺老師,他最後的話語。
——大家都成為了不起的暗殺者了喔,這樣為師也沒有什麼遺憾了。
 
這讓E班的同學們在畢業典禮當天哭成一團,
而校內隨著風漫天飛舞的粉櫻和悠揚迴盪的畢業歌,
正象徵著這群莘莘學子即將離開母校,邁向人生下一個階段的開始。
 
 
 
從回憶拉回現實的潮田渚望著手機裡的簡訊,
這是來自班長磯貝的邀請——在去年夏天全班同學一起去過的普久間島開同學會。
 
暗殺成功後,世界政府和防衛省如實履行契約,將三百億這筆鉅額獎金給了E班的全體同學。
在大家一起討論後,每個人平分一部分,
剩下的金額的就用作同學會之類的共同支出,並交由大家都很信賴的班長磯貝悠馬保管。
 
「……不知道大家過得如何?」渚輕笑,自言自語道。
相信每個人都很期待這次的旅行吧。
 
 
 
不知為何,此時的潮田渚腦海裡卻閃現一幅畫面——
 
 
 
——畢業典禮當天,在落英繽紛的櫻花樹下,笑著和自己對視的紅髮少年。
 
 
 
 
 
 
 
「渚,我喜歡你,請你和我交往好嗎?」
 
 
 
 
 
 
 
 
 
 
 
 
 
 
湛藍的大海映著蔚藍的晴空,幾絲潔白的雲絮襯托熱情的太陽,
迎面拂來的海風帶著海水鹹鹹的味道。
海浪規律地沖刷著金黃色的沙灘,沙沙的聲響令人感到如渡假般的愜意。
舊地重遊,多多少少都帶有幾絲傷感,畢竟景物依舊,人事已非,
身為科任教師的烏間惟臣和伊莉娜.葉拉維琪因為工作的緣故無法前來,
不過對於再次相聚的E班同學而言,還是感到非常開心。
 
 
幾位同學在飯店架設的露天座位啜飲著果汁聊天,
活潑的日向和倉橋等人在不遠的海灘戲水,
寺坂一行人帶了幾顆大西瓜,正在玩矇眼劈西瓜的遊戲。
 
 
潮田渚是參與聊天的一員,現在的話題圍繞在大家的現況上。
 
大部分的同學都是繼續升學,
村松和吉田除了唸書之外還持續地鑽研經營學以備將來繼承家業之需;
奧田和菅原都因為自己的專才進入了化學和美術特殊班級;
好搭檔磯貝和前原一起就讀不錯的公立高中,
為了分擔家計的磯貝依舊是半工半讀,雖然辛苦但也樂在其中;前原則是參加了足球社團。
 
 
……每個人都在自己擅長的領域做自己喜歡的事呢。
潮田渚在心中下了這個結論。
 
 
至於業,他和中村、竹林一起考上不亞於椚丘高中的私立名校,
而在入學分班測驗後,業轉進資優班就讀,其他兩人則是在普通班。
渚自己則是在業的學校附近的一所以英語教學聞名的高中就讀,
因為兩人學校距離不遠,住家又是在同一個方向,
業就經常在放學時間來到渚的學校等渚一起回家,
他帥氣的面容,加上顯眼的紅髮和名校制服,常常引人注目,
不過本人似乎不太在乎這件事。
 
 
「話說回來,才過幾個月大家果然都沒什麼變呢,渚你也還留著雙馬尾,」
茅野楓不再綁著雙馬尾,任由一頭長髮披肩而下,髮色也染回原本的烏黑,多了幾分成熟:
「我還以為你會剪掉的說。」
渚笑了笑,但笑中卻帶有一些苦澀:
「嗯……可能是想留著什麼東西吧,或許這一剪就會失去了什麼……」
 
「……吶,大家聊得很起勁呢。」慵懶的嗓音從渚身後傳來,
名為赤羽業的紅髮少年毫不客氣地搭著渚的肩膀,打斷了渚的談話,
不過他似乎沒有要加入話題的意思。
「渚君,」赤羽業對著水藍髮少年微笑:「我想吹吹海風,要跟我一起走走嗎?」
 
 
 
 
 
 
 
 
 
 
 
 
 
 
兩人赤腳走在潮間帶上,沁涼的海水輕吻他們的腳掌,
他們的足跡一前一後地留在沙灘上,而後漸漸地被海水撫平,
這裡是去年夏天,烏間老師指揮部下將殺老師埋在水泥塊裡的地方。
潮田渚凝視著眼前紅髮少年的背影,
原本以為已埋藏至意識最深處的記憶又再度被翻了出來——
 
 
 
 
 
「渚,我有事想跟你單獨聊聊,好嗎?」
自從兩人的心結消弭之後,雖然一時之間改不了名字後面加上敬稱的叫法,
不過在單獨相處,或是要正經談事情的場合,業都會省略敬稱,
久而久之渚也習慣了,跟著直呼其名。
 
兩人步出禮堂,延伸至校門口的兩排櫻花樹正恣意地揮灑自己的色彩,
在畢業季望著整片的粉色,突然有種說不出的感傷。
一陣風拂過,隨著風擺動的枝椏撒下了更多的櫻花瓣,
在一片粉色的世界裡,屬於赤羽業的那抹鮮艷的紅更加顯眼,
渚無法忘記,那個時候的赤羽業,金棕色的眼瞳漾著柔和的光,用溫柔的語調說出的話。
 
 
 
「渚,我喜歡你,請你和我交往好嗎?」
 
 
 
潮田渚一愣,想張開嘴說什麼,卻只能「欸?」一聲。
 
「……當然,渚君可以慢慢考慮,不用急著答覆。」
業又用回敬稱,他故作輕鬆地聳聳肩:「我只是想趁著在這裡的最後一天表達我的情感。」
「嗯……」渚似懂非懂地點點頭。
 
 
 
 
上了高中之後,兩人還是經常碰面,不過赤羽業再也沒有提起這件事,
兩人的相處模式也像一般朋友那樣融洽,渚也漸漸地將這段回憶越埋越深,
直到現在。
 
 
渚自己對赤羽業懷抱的情感,
從一開始的憧憬,自覺無法和對方並行產生的自卑,到理念衝突過後的和好如初。
而現在呢……?
現在在心中湧現的對業的情感,是否就和業對自己的情感相同?
 
 
 
陷入深思的渚不自覺地停下腳步,不知是觸景生情,亦或是突然明白了什麼事情,
湖水藍的眸子盈滿了滾燙的淚水,順著臉頰悄然滑落。
「渚君?」察覺到對方停下腳步的紅髮少年回過身,輕聲呼喚對方的名字。
「抱……抱歉,業君,我——」
水藍髮少年顯得有些慌張,他拚命地逝去自己的淚水,
但「沒事」兩個字還來不及說出口,就被紅髮少年落在自己唇上的一吻堵住。
 
彷彿全身上下所有對外在世界的感覺都被關掉似地,
海風的鹹味,海水的清涼,炙熱的陽光,潮田渚都感覺不到,
只有赤羽業溫熱的氣息,抹去臉頰上的淚水以及輕撫著水藍髮絲的手指觸感,
還有相互依戀繾綣的舌瓣。
潮田渚的感官世界就只剩下赤羽業這個人,他下意識伸出手臂環住對方的頸項,
此時此刻兩人都不想離開對方,彼此摟得更緊,
密合的唇瓣這才依依不捨地分開,舌尖牽著一條曖昧的銀絲。
 
 
「渚,」赤羽業深情地凝視懷抱中的人兒,
重複了四個月前在櫻花樹下的那句告白:「我喜歡你,請你和我交往好嗎?」
 
一開始只是興趣相投,中間因為有了心防而疏遠,在一次的理念衝突後再度成為朋友。
然而這份情感早已從朋友關係昇華,是什麼時候產生了變化呢?赤羽業自己也說不太準,
只知道自己已經沒辦法把眼前的好友繼續當好友看待,既然有了想法就該付諸行動。
 
 
「業,」潮田渚不再逃避,他終於明瞭方才在他心中湧現的情感是什麼,
湖水藍和金棕色的眼眸四目相對:「我也喜歡業……最喜歡了……!」
 
 
 
一道時機不對的長浪向兩人直襲而來,
渚一個重心不穩,連帶拉著業一起跌落在潮濕柔軟的沙地上,
他索性躺下,也不顧海浪可能再度打來,
望著和自己一樣渾身溼透的紅髮少年,不由得哈哈大笑,
業一副「真拿你沒辦法」的表情,而後再度對渚印下深深一吻,
任由海水拍打兩人交纏的身影。
 
 
一開始的憧憬,一開始的興趣相投,
或許在那個時候,在兩人的心中已有某個情感正悄悄地萌芽,
而那份情感,就叫做愛情。
 
 
 
 
 
 
 
 
 
 
 
 
 
「生日快樂,渚!」
在磯貝的安排下,晚餐是在豪華郵輪內的頂級buffet,就和去年夏天一樣。
E班的其他人提早抵達,就等著渚開門走進來的那一瞬間,一起拉響手中的紙炮,齊聲祝福,
餐廳侍者在此時推出特製的大蛋糕,眾人鼓譟著要渚快點許願吹蠟燭。
 
「謝謝大家!」突如其來的慶生讓渚感到有些害羞,他沉吟了好一會,才開口許願。
「第一個願望,希望大家都能心想事成,成為心目中那個理想的自己。」
渚環視對著自己微笑的大家:
「第二個願望,希望每次舉辦同學會都能看到E班的大家,少一個都不行。」
「嘿——這個願望會越來越難實行喔,」在渚身旁的業用慵懶的語氣說道:
「畢竟將來大家一定事業有成,會很難空出時間的。」
就是嘛就是嘛。中村莉櫻幫腔,幾個人跟著點頭附和,更多人開心地笑出聲。
潮田渚跟著笑了幾聲,視線卻瞟向一旁的赤羽業,
兩人就這麼微笑對視了好一會,渚才回過頭繼續許願。
「第三個願望——」
 
 
 
 
 
 
 
 
「抱歉,讓你久等了,業。」
剛放學就匆匆離開教室奔向校門口的渚,在遠處就瞧見倚著門牆的紅髮少年,
那火紅的髮絲和金棕色的眼眸襯著晚霞溫暖的紅金色,彷彿能融為一體似的。
「我也才剛到而已,」業看見來人先是微微驚訝,而後露出溫暖的微笑:
「渚,你把頭髮剪短了呢。」
「嗯……是啊,」渚撫了撫自己柔細的水藍色短髮:「某方面來說應該是下定了決心?」
赤羽業輕笑了幾聲,伸出手和來人十指交扣:「那,我們走吧,渚。」
 
兩人才要離開,卻因為渚被身後幾位女學生叫住而停下腳步。
「潮田同學,他是你的朋友嗎?可不可以介紹給大家認識一下?」
其中一名比較膽大的女學生紅著臉開口問道,其他的女生激動地點頭附和。
 
「……嗯,可以呀。」
渚鬆開與業十指交握的手,伸出雙臂環抱對方的手臂,整個人直接依偎在業的身上,
對著這群女同學露出堅定且自信,彷彿在宣示所有物的笑容。
「……他是我的男朋友。」
 
在場所有人一愣,赤羽業先反應過來噗哧笑了一聲,留下一臉錯愕的女學生們跟渚揚長而去。
兩人的身影活像女方挽著手臂向男方撒嬌的小情侶。
 
 
 
「……看不出來渚這麼大膽呢。」離開了學校一段距離,赤羽業才笑道。
「哪、哪有!」渚這時才驚覺自己剛才做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
他覺得自己的臉頰紅到快燒起來了:「我只是想快點離開而已……」
「所以這就意味著,」業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
「我可以跟渚做更大膽的事情囉?」
「業!」渚氣鼓鼓地抗議。
 
 
 
 
 
 
 
生日的時候,壽星都會許三個願望,
而這第三個願望,是壽星當時內心裡最私密、最想達成的願望。
 
潮田渚剪掉了長髮,這是對殺老師的記憶作訣別,
並不是將之淡忘,而是不能一直緬懷過去。
 
在地球滅亡的危機解除之後,無限的未來正從自己的腳下開展,
他的願望就是在未知的人生旅程中,能和心愛的那個人,能和赤羽業並肩而行。
 
 
 
 
 
 
 
 
 
 
 
 
 
 
Fin.
-------------------------------------------------------------------------

遲到的小渚生日賀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